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給你最溫暖的擁抱
貫徹落實中央紀委四次全會精神 一體推進追逃防逃追贓
不同行業復工復產難癥結在哪? 李克強開會逐一解“結”

華能千萬噸煤電項目籌建十年仍未投產 千畝土地撂荒

發布時間:2018-03-24  來源:鳳凰網-中國經營報  字體大小[ ]

  原標題:華能千萬噸煤電項目籌建十年仍未投產 千畝土地撂荒

   王金龍

  兩個合計產能1600萬噸的煤礦,從2008年籌建至今仍沒有投運,這使得中國華能集團(以下簡稱“華能集團”)被當地詬病為“占而不采”。

  2018年2月,《中國經營報》記者實地探訪了位于甘肅省隴東地區規劃最大的兩個煤礦——華能核桃峪煤礦與新莊煤礦,這兩個煤礦均處于建設當中。煤礦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核桃峪煤礦投產日期為2019年,新莊煤礦投產日期為2022年。

  而按照華能集團在籌建上述煤礦時的規劃,核桃峪煤礦應在2013年下半年建成投產;新莊煤礦則在2015年年底建成投產。但未曾想投產計劃一再擱淺,延宕至今。

  煤礦投產延期

  2008年4月17日,時任華能甘肅煤炭項目處負責人、華能平涼發電公司總經理李富民,華能集團規劃部處長張凌燕一行6人來甘肅省慶陽市,就煤田開發一事與時任慶陽市市委書記張智全,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周強等主要領導進行了座談。

  而在此前一個月的時候,甘肅省政府已經就慶陽的煤炭開發與華能集團公司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一年之后,即2009年4月17日,華能慶陽1200萬噸核桃峪煤礦奠基。當時甘肅省多位政府工作人員、華能高層領導悉數到場。

  “在核桃峪煤礦奠基的時候,雙方都對慶陽的煤炭項目充滿信心。”一位參加當年奠基儀式的慶陽籍官員向本報記者表示,因為核桃峪煤礦是甘肅省境內規劃最大的煤礦,投產之后,對推進甘肅能源開發和經濟發展都有重大影響。因此,省領導要求慶陽市要為華能集團投資建設核桃峪煤礦和隴東能源化工基地創造良好環境,確保工程順利推進。

  公開資料顯示,核桃峪礦井田面積191平方公里,探明煤炭資源儲量21.16億噸,可采儲量11.76億噸,起初的設計年生產能力為1200萬噸/年,服務年限70年。后來,在審批手續的過程中,核桃峪煤礦將產能設計由1200萬噸/年降至800萬噸/年。

  繼核桃峪煤礦之后,華能慶陽800萬噸新莊煤礦于2009年10月20日奠基。按照華能集團當時的規劃,核桃峪煤礦應在2013年下半年建成投產;新莊煤礦則在2015年年底建成投產

  不過,2018年2月,本報記者實地探訪發現,上述兩個煤礦仍未建成投產。其中,核桃峪煤礦在2017年年底完成了一期、二期建設,2018年將開始三期建設,預計2019年建成投產。新莊煤礦預計2022年建成投產。

  另外,本報記者獲取的一份資料顯示,截至目前,新莊煤礦仍未獲得土地證、生產許可證以及環評變更手續。

  不過,慶陽市能源局煤炭科科長張志正則向記者表示,核桃峪煤礦與新莊煤礦應該已經獲得相關手續,但其無法向記者提供具體獲得各項手續的時間表。張志正解釋稱,慶陽市能源局成立于2016年下半年,而核桃峪煤礦與新莊煤礦建設較早,所以并不掌握手續方面的情況。

  另外,張志正表示,華能集團在慶陽的項目屬于甘肅省重點項目,而慶陽市能源局只是一個服務、配合單位,因此不曾在礦上設有監督管理人員,煤礦的審批手續等也不曾掌握。

  千畝土地被撂荒

  和很多能源城市一樣,慶陽市并不想單純的賣煤,也希望能夠在當地延長煤炭產業鏈,從而增加地方財政收入。

  在核桃峪煤礦與新莊煤礦相繼開工之后,按照華能集團與甘肅省之間的戰略協議,2012年下半年開始,華能集團啟動正寧電廠征地拆遷工作。按照華能集團彼時的規劃承諾,正寧電廠2013年8月開工建設,2015年4月一號機組投產,2015年6月二號機組投產。

  據上述慶陽籍政府工作人員透露,雖然華能正寧電廠征地是2012年下半年,但是直到2013年,國家能源局才正式復函同意甘肅華能正寧電廠工程開展項目前期工作。

  按照規劃,華能正寧電廠將建設2臺660兆瓦國產超臨界燃煤空冷機組,同步建設煙氣脫硫、脫硝和高效除塵設施。

  然而,隨著核桃峪煤礦與新莊煤礦的緩建,正寧電廠如期建成投產的愿望也隨之落空。2018年2月底,本報記者來到位于正寧縣周家鎮桌子頭村發現有連片的土地被撂荒。在村民燕?。ɑ┑闹敢?,記者找到一處已經破舊不堪的拱門,上邊除了標有華能集團的標志之外,左右兩邊還分別寫有“打造隴東能源基地、助推慶陽經濟建設”字樣,除此之外在這片土地上再無其他有關華能正寧電廠的建筑物。

  “以前,這里都是良田,主要種植玉米、小麥等農作物,2012年,華能在此建設電廠,就被征用了。”燕俊向記者表示,華能正寧電廠一共征地約800畝,主要來源于桌子頭村與燕家村,每畝地賠償不到三萬元。之所以農民能夠接受這么低的賠償款,是因為華能答應,在電廠建成之后,將優先解決當地的勞動力,并承諾安排畢業回村的大學生就業。

  “地就這么荒著,已經5年多了,也不知道還荒到什么時候,看著讓人可惜啊……”一位桌子頭村村民指著撂荒的土地向記者表示。

  記者實地調查發現,華能集團在慶陽撂荒的土地并不只正寧電廠這一處。在位于慶陽市西峰區石油東路北側、正寧東路南側、北京大道西側的華能慶陽辦公基地,同樣有上百畝土地也處于撂荒狀態,被圈起來的土地上,除了一幢12層的辦公大樓之外,其他地塊均處于荒廢狀態,由于園內土地未硬化處理,雜草叢生。

  慶陽市國土局一位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上述工程的開工日期為2012年6月12日,竣工日期為2014年6月30日,施工單位為湖北工程建設總承包有限公司,開工之前項目獲得了“三證”,即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以及建設工程施工許可證。2014年之后,由于華能在慶陽的煤電項目均未投產,所以辦公樓至今不曾使用過。

  另外,本報記者調查獲悉,位于甘肅寧縣新莊鎮米家溝村的新莊礦井選煤廠規劃占地42畝,其大部分地塊也處于荒蕪狀態。米家溝村民告訴記者,該地塊在2013年前后被征用,但是征用至今,不曾利用,長期處于撂荒狀態。

  根據《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條之規定,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閑置、荒蕪耕地。已經辦理審批手續的非農業建設占用耕地,一年內不用而又可以耕種并收獲的,應當由原耕種該幅耕地的集體或者個人恢復耕種,也可以由用地單位組織耕種;一年以上未動工建設的,應當按照省、自治區、直轄市的規定繳納閑置費;連續二年未使用的,經原批準機關批準,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無償收回用地單位的土地使用權;該幅土地原為農民集體所有的,應當交由原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恢復耕種。

  “能源重鎮”愿景落空?

  “如果從2008年,華能集團與慶陽達成戰略合作算起,至今已經十年了,慶陽市委書記已經換了四任,每一任領導都希望能夠在其任期之內,華能的煤礦能夠建成投產,但是終究還是沒有如愿。”慶陽一位已經離休的政府人士向記者表示,由于慶陽探明的煤炭資源豐富,甘肅曾經有意將慶陽打造成“隴東能源基地”,并有“隴電東輸”“隴煤東運”的設想。但是華能煤礦的緩建,仍未能讓這些藍圖變成現實。

  上述人士亦稱,慶陽屬黃土高原溝壑區,生態比較脆弱,稍有不慎就會給這個地區帶來后患。但為了能夠使得華能在慶陽煤電項目早日建成投產,慶陽仍然開“綠燈”,并在礦區水、電、路等配套工程項目建設上給予全面支持。

  根據甘肅省“十三五”能源發展規劃,將推動煤炭開發,加快促進煤炭清潔開發利用,預計2020年將形成產能5000萬噸。而慶陽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因為在“十三五”時期,甘肅省已開工的煤礦中,產能位居前三位的都在慶陽,分別是核桃峪煤礦(800萬噸/年)、新莊煤礦(800萬噸/年)、甜水堡煤礦二號井(240萬噸/年),三者合計產能占已開工產能的70%以上。

  記者梳理發現,從2009年開始,慶陽幾乎每年的政府報告中都涉及加快推進核桃峪煤礦與新莊煤礦建設的內容。其中,2017年慶陽市政府報告中就指出,爭取寧北、寧西礦區總體規劃獲得國家發改委批復,建成核桃峪、新莊礦井,做好毛家川、九龍川、錢陽山礦井項目前期工作。

  “慶陽市目前僅有90萬噸/年的劉園子煤礦正產投產,至于核桃峪煤礦、新莊煤礦都處在建設當中。” 張志正向記者表示,華能集團的上述煤礦正處于建設當中,之所以開工至今十年未投產,是因為華能煤礦開工建設之后,就迎來煤炭價格低谷,因此,華能集團放緩了建設速度。同時,在技術方面,由于核桃峪煤礦地下水系復雜,給煤礦建設造成了困難,目前該問題已經得到解決。至于煤礦配套的電廠項目沒有建設基于兩方面原因,一、目前煤礦并沒有投產;二、沒有確定好電廠建成之后電力將輸送到哪里。

  就華能核桃峪煤礦以及新莊煤礦建設緩慢的原因,以及煤礦、電廠的審批手續等問題,2018年3月21日,本報記者致函華能集團,3月23日,華能集團方面回復稱,關于手續問題,跨度時間較長,其間不乏有人事變動,集團公司正在積極準備回復,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其回復。

中國法制網摘編 崯嶧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