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春風又綠江南岸 ——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考察紀實
春天,匯聚復蘇的力量——寫在2020年首季中國經濟收官之際

四川多名退休官員與行賄人員簽假合同偽裝 以防組織審查

發布時間:2018-07-18  來源: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  字體大小[ ]

  鏈接:綿陽市國土資源局群眾信訪舉報和邊督邊改公開情況一覽表

 

四川:多名官員退休后秒變富豪 毀林采石更瘋狂

當前還正在變現兩項喊價超7億元的項目

情況特別緊急!數億資產、國家資源流入貪官腰包!

  簡況:

  原成都軍區聯勤部物質油料部部長、原成都軍區聯勤部副部長鐘世欽,原成都軍區技偵一局政委潘勇,原成都市城管局景觀處處長肖露秋等人利用權利和影響力成立公司開山毀林采石、騙取油庫資質倒賣獲利。鐘世欽用10萬元感謝費與原成都軍區聯勤部軍事交通運輸部部長肖XX(軍改后調任南部戰區聯勤部副部長)密謀,私自炮制了一份《復關于二郎廟鎮原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的函》,鐘世欽拿著這份“復函”讓其老部下四川省經信委運行處處長曾XX(二級巡視員,在職)向國家商務部遞交資料辦理成品油批發、儲存資質證書,曾XX明知鐘世欽的XXX石化公司沒有實際取得?;疯F路專用線使用權和油庫的情況下,一手炮制虛假材料欺騙組織和領導,違規幫助鐘世欽的XXX石化公司取得了國家商務部頒發的成品油批發、儲存資質證書。目前,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又正在商議著出售XXX石化公司資質及油庫資質,喊價1.2億元,砂石礦喊價6億元。當前,鐘世欽等人正在頻繁與山東、江蘇及四川等省商家談判…..情況特別嚴重!特別緊急!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與軍地官員相互勾結、利用他們各自的權利及影響力,大搞利益輸送,買山毀林采石、破壞生態行為同樣甚為嚴重。他們獲取采礦許可證、環評、安評許可證的二郎廟鎮高壩村329畝礦山,緊靠大公路邊,行人、車輛很多,離大河邊只有兩百米,當地政府禁止開山放炮,早在他們之前,當地人一直想開采,但就是辦不到相關手續,地方政府說有很大的安全隱患和環境污染。

  他們的采石廠與寶成鐵路、長江上游涪江支流河、民房僅一步之遙(現場圖片附后)。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在長江上游的涪江支流河邊及川陜公路、寶成鐵路、二郎廟古鎮旁邊大肆開山炸石,碎石打砂,不惜將青山綠水弄得滿目瘡痍,烏煙瘴氣,周邊群眾群情激憤,要求嚴懲貪官的呼聲極高。群眾多次上訪,造成了惡劣的影響。同時,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又即將在民房、涪江支流河、寶成鐵路旁新修油庫。

  近兩年來,潘勇數十次在不同會議和各種場合宣稱,他本人系西部戰區軍民融合領導小組的領導,XXX石化公司經營成品油批發和儲運、新修的油庫、新建的砂石廠等項目都是軍民深度融合的典范,此舉實屬典型的X騙行為。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的X騙行為還表現在利用倒賣巜復二郎廟鎮原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的函》丶騙取的商務部批準的XXX石化公司經營成品油批發和儲運的資質多次宣稱作價一億元,砂石廠環評、安監資質和采礦證作價6億元,以上述非法取得的資質作誘餌,誘騙四川、江蘇、山東等省近二十家XXX企業來收購以上資質,這些企業大多數都請潘、肖、龍等人吃喝嫖賭(打牌發底金還要故意輸給潘、肖、龍等人),其中四川南充的一家企業為收購以上資質花費在潘、肖、龍身上的資金即達二十余萬元,但因潘、肖、龍要價太高致使收購未果,這些企業都大罵這些貪官胃口太大,貪得無厭(XX市老板王XX:189XXXXXXXX,為受害者之一可以作證)。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在采石廠內打出的標語透著強烈的諷刺意味。一邊鄭重其事地掛著“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碧水藍天”,一邊晝夜不停地開山采石毀林!難不成這就是善于偽裝的“兩面官員”?只是別人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而有些人已把“人后一套”都囂張地搬到了“人前”。

  上圖就是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即將新修油庫的地點,而在這旁邊就是民房、長江上游涪江支流河、寶成鐵路。油庫屬于易燃易爆場所,設置前必須經過消防部門審核、驗收,還必須有防雷設施等,不知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即將修建的油庫有無完善相關手續。

  涉及人員情況:

  鐘世欽,原成都軍區聯勤部物質油料部部長、原成都軍區聯勤部副部長(副軍職、少將軍銜,已退休)。

  鐘世欽利用自身影響力、行賄官員、偽造材料騙取成品油批發、儲運資質證書。截止目前,鐘世欽名下至少有五家公司,總注冊資本高達8500萬元。五家公司分別是:綿陽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綿陽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江油XX水泥廠、四川XX商貿有限公司、江油市XX建材有限公司、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其中,綿陽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原屬成都軍區聯勤部XX水泥廠及其329畝土地、5000平米左右房屋系鐘世欽利用其原分管軍隊水泥廠的影響力,以580萬元的低價收購而來,收購明細里還包含了礦山及近萬平方米的地面附屬物。當前,鐘世欽已把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又轉賣給他人(還未過戶),鐘世欽對價值過億的329畝土地也正在物色買家(329畝土地上有礦)。鐘世欽以580萬元的價格購得價值過億的資產,這里面有貓膩嗎?據查詢,XX建筑公司成立于1999年2月,當時鐘世欽系成都軍區聯勤部副部長,XX建筑公司于2000年成立的分支機構XX水泥廠礦山和土地均系前法人王XX從成都軍區聯勤部手中購得。不知這是否是鐘世欽能超低價收購該公司及其分支機構的原因?相關紀檢部門應該查清楚。

  潘勇,原成都軍區技偵一局政委(正師職,大校軍銜,已退休)。

  肖露秋,原成都市城管局景觀處處長(已退休)。

  潘勇和肖露秋系夫妻,二人找到肖露秋擔任成都市城管局景觀處處長、環衛處處長時期相互勾結、承包全市大量環衛清潔業務而大量非法獲利的四川XXXX環境管理公司法人楊X平、股東王X生,由王X生、楊X平實際出資4000萬元注冊了法人為鐘世欽的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潘勇和肖露秋二人得到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25%的干股,工商登記為二人的兒子肖X杰,肖X杰為西部戰區西昌訓練基地現役正營職少校軍官。潘勇和肖露秋二人還撐控了多家公司,工商登記大多為其子肖X杰。王X生、楊X平是肖露秋的心腹財主,肖露秋擔任成都市環衛處長期間,肖露秋手中的好工程項目全是給王X生干,王X生的背景也非常硬,其父親也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肖XX,原成都軍區聯勤部軍事交通運輸部部長,軍改后調任南部戰區聯勤部副部長。

  曾是鐘世欽的老部下。鐘世欽給肖XX10萬元,二人合謀秘密私自搞了一個《復關于二郎廟鎮原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的函》(附后)。

  曾XX,四川省經信委運行處處長,二級巡視員(在職)。

  曾XX系鐘世欽和潘勇在任時的老部下,鐘和曾還是老家同為四川新都區石板灘鎮的近老鄉。曾XX向國家部門報送虛假材料(XXX石化石化公司實際并未取得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使用權,原成都軍區聯勤部房管局四川分局現任局長楊XX可以證明,楊的電話:136XXXXXXXX),違規違法幫助鐘世欽的XXX石化石化公司獲得成品油批發、儲存資質證書。曾XX得到的好處是:以其弟弟曾X清的名義收受XXX石化石化公司8%干股(證據附后),后又怕露了馬腳,將曾X清8%干股對應的200萬元股金用現金行賄曾XX。據查,曾X清還曾是在鐘世欽的四川XX商貿有限公司的股東(該公司即是專門為辦理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的資質和新修油庫而注冊的,可見行賄曾XX是鐵的事實),后于2016年6月30日,四川XX商貿有限公司進行了股東變更,取消了曾X清的名字。

  龍運武,成都軍區聯勤部總醫院市內口腔醫院軍隊在職職工(系鐘世欽在職時專職司機)。

  鐘世欽無論是在任時還是退休后,很多勾當都是龍運武出面。鐘世欽把軍用油庫低價租賃給龍運武;開礦、批地、周旋關系龍運武干得不亦樂乎。龍運武的好處就是,鐘世欽的公司都有龍運武的股份(工商注冊部份用的是龍運武第三任妻子的名字:易X琪)。龍運武也倚仗鐘世欽的權利到處耍“官威”、撈好處,比如,龍運武利用鐘世欽的影響力及鐘世欽專職司機的身份低價購買了XX市XXX區原成都軍區聯勤部XXX的一座小水電廠,目前正在經營,但龍已轉手高價出讓部分股權,非法攫取利益。

  楊X平,四川XXXX環境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

  王X生,四川XXXX環境管理公司股東、監事。

  王X生和楊X平系姘居關系。二人在肖露秋擔任成都市城管局環衛處處長時長期與其相互勾結,肖露秋將全市大量環衛清掃保潔業務承包給王X生和楊X平二人持有的XXXX環境管理公司,而大量非法獲利。因此,當潘勇和肖露秋讓其出資注冊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時,王X生和楊X平也就慷慨大方拿了4000萬出來。王X生和楊X平二人在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的股份由二人的兒子王X民、女兒王X蘭持有。王X生、楊X平還涉嫌向國家機關和軍隊人員巨額行賄,為掩人耳目,王X生、楊X平分別與鐘世欽、肖露秋、潘勇、龍運武簽訂了由其代為墊支投資款的協議,后王、楊又分別與上述人員簽訂了投資款不用以上人員償還的協議和承諾書。

 

  上圖為XX市XXX鎮原成都軍區聯勤部所轄的油庫鐵路?;穼S镁€和火車站,現在依然掛有“XXXXXX”的牌子。2011年9月3日,鐘世欽利用其影響力將其租賃給了自己的專職司機龍運武掌控的四川三義能源開發有限公司(見附件1、2),租期10年。鐘世欽于2015年找到自己多年的老部下、時任原成都軍區聯勤部軍事交通運輸部部長肖XX(軍改后調任南部戰區),二人合謀于XXXXX2015年12月30日,未經上級領導批準,私自搞了一個巜復關于二郎廟鎮原部隊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事的函》(見附件3),鐘承諾給肖十萬元感謝費。由于擁有了所謂軍隊?;穼S镁€共用權,潘勇、肖露秋利用影響力鼓動王X生、楊X平實際出資4千萬元注冊了四川XXX石化石化公司,同時鐘世欽又利用其原分管軍隊水泥廠的影響力,以580萬元的低價收購了距上述鐵路專用線1.5公里左右、原屬成都軍區聯勤部的XX水泥廠和礦山及近萬平方米的地面附屬物,改造成了大型砂石礦。鐘世欽、龍運武(工商注冊是其妻易X琦)、潘勇和肖露秋(工商注冊是其子現役軍官肖X杰)、王X生和楊X平四方各占25%的股份,其中鐘、龍、潘和肖三方未出一分錢,即擁有實際價值超千萬元的收入,可謂秒變千萬富翁。

  目前,上述五家公司由潘勇擔任董事長,肖露秋擔任總經理,潘勇和肖露秋夫妻二人獨攬五家公司大權,龍運武擔任副總經理,法人代表為鐘世欽,但鐘世欽已被駕空。

  詳細事實:

  鐘世欽利用自身影響力和關系 行賄在職官員

  密謀偽造虛假材料騙取國家成品油批發、儲存資質證書

  鐘世欽利用曾任原成都軍區聯勤部物質油料部部長和聯勤部副部長的權力和影響力,于2011年9月3日將位于四川省江油市二郎廟鎮明鏡村范圍內的軍用油庫低價租賃給自己曾經的專職司機龍運武掌控的四川三義能源開發有限公司(見附件1.2),租期為10年。

  接下來,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分工明確,鐘世欽負責弄“官方文件”和打通上層關系,龍運武則負責到地方拉攏相關官員拿地。潘勇、肖露秋負責找出錢的人,同時在江油市活動關系。

  2015年,龍運武帶著幾個軍地官員來到我們二郎廟鎮高壩村找相關負責人,說是成都軍區要在當地買土地,建設一個新型建材廠,揚言他們已納入了江油市政府招商引資的重點企業,要求當地老百姓支持土地。通過這幾個軍地官員的多方活動,很快就把我們高壩村的329畝土地礦山弄到手了。直到2018年我們當地人才知道真相,哪里是軍隊建廠,而是打著軍隊牌子他們四人合伙建汽油、柴油、儲銷庫,聽說他們通過北京的關系,在國家經信委、發改委、地方政府取得了批文,同意在我們地區建設一個年儲量20萬噸的油庫,從事對西南地區銷售成品油。

  龍運武、潘勇、肖露秋叫江油市政府向成都軍區運輸部打報告文件、請示軍隊支持地方建設,把原來成都軍區的軍運鐵路專用線,通過成都軍區運輸部出文,變為軍地兩用專線,也就成了XXX石化石化公司的鐵路專用線。XXX石化石化公司取得了軍隊鐵路專線,他們甚至公然宣稱自己的油庫價值上億了,土地也變成了幾個億。

  成功叫江油市出了文件打了報告,接下來鐘世欽登場!

  鐘世欽于2015年12月找到原老部下、原成都軍區聯勤部軍事交通運輸部部長肖XX(軍改后調任南部戰區聯勤部副部長),鐘世欽與肖XX合謀于鐘世欽XX2015年12月30日,私自搞了一個《復關于二郎廟鎮原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的函》(見附件3)。鐘世欽承諾給肖XX10萬元感謝費。

  軍用油庫低價拿到手、又擁有了所謂的軍隊?;穼S镁€共用權,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首先要在四川省江油市二郎廟鎮明鏡村新修油庫。四川省經信委明確規定,新修油庫報批手續必須要有鐵路專用線。鐘世欽等人打起了江油市二郎廟鎮部隊油庫的主意,即在部隊油庫旁邊約1000米的地方買下329畝原部隊水泥廠的土地修油庫,巧妙地從部隊油庫接一根輸油管為自己新修油庫卸油所用,既節省了新修鐵路專用線所需上億元資金,又在出售轉讓新修油庫時號稱部隊油庫的鐵路專用線為自己所有,此舉涉嫌詐騙!

  為了辦理新修油庫有關手續,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為此專門成立了四川XX商貿有限公司,注冊資本:2500萬元,股東有:曾X清、王X生、鐘世欽、蘇X、楊X平、易X琪、肖X杰。后于2016年6月30日,四川XX商貿有限公司進行了股東變更,取消了曾X清、蘇X的名字。

  新修油庫需要購置土地,購置土地新修油庫又要擁有等同于中石油、中石化的成品油批發經營許可證,鐘世欽又與潘勇密謀,由潘勇和肖露秋出面找人出資再成立一家公司。

  2017年1月,潘勇、肖露秋利用影響力鼓動王X生、楊X平實際出資4000余萬元(注冊資金2500萬元,因王、楊所持有的四川鐘世欽X環境管理公司,系肖露秋在任成都市城管局環衛處處長時長期與其相互勾結,將全市大量環衛清掃保潔業務承包給該公司,而大量非法獲利,王、楊對肖、潘才會如此慷慨大方)注冊了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和大型砂石礦(公司地址與王、楊的環境管理公司為同一院落內,公司辦公樓由王X生出資購買和裝修,共花500多萬元)。其中王X生、楊X平僅持有25%股份,工商登記為王X生和楊X平的女兒王X蘭、兒子王X民;鐘世欽收受25%干股。潘勇、肖露秋二人收受25%干股(工商登記為其子肖X杰,肖X杰為西部戰區西昌訓練基地現役正營職少校軍官),龍運武收受25%干股(工商登記為其第三任妻子易X琪,易為家庭婦女,無業)。王X生、楊X平還涉嫌向國家機關和軍隊人員巨額行賄,為掩人耳目,王、楊分別與鐘世欽、肖露秋、潘勇、龍運武簽訂了由其代為墊支投資款的協議,后王、楊又分別與鐘世欽、肖露秋、潘勇、龍運武簽訂了投資款不用以上人員償還的協議和承諾書。

  鐘世欽等人的操作是不是覺得在哪兒見過?落馬的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和相關人員統一口徑,把老板們出的購房款對外說成是“借款”,還訂立假合同進行偽裝,共守同謀,想規避組織審查。不一樣的是王三運進去了,鐘世欽等人還在瘋狂!

  有了油庫、《復關于二郎廟鎮原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的函》、公司,鐘世欽找到自己曾經的老部下四川省經信委運行處處長曾XX,讓曾XX幫忙辦理商務部頒發的成品油批發、儲存資質證書。

  曾XX和鐘世欽密謀后,曾XX在明知XXX石化公司沒有實際取得?;疯F路專用線使用權和油庫的情況下,以鐘世欽提供的《復關于二郎廟鎮原部隊油庫鐵路專用線軍地共用的函》這個通過勾結交易得來的函,炮制虛假材料欺騙組織和領導,違規違法支持XXX石化公司取得了國家商務部頒發的成品油批發、儲存資質證書,作為回報,曾XX先是以其弟弟曾X清的名義收受XXX石化8%干股(見附件4),后又怕露了馬腳,在將原公司注冊中有曾X清干股的公司注銷,將曾X清8%干股對應的200萬元股金用現金行賄曾XX。

  鐘世欽、肖露秋、潘勇等人的四川XXX石化公司取得成品油批發、儲運資質證書后,大量開展成品油批發業務,如與中石油一筆最小的業務就賺了18萬元。

  目前,潘勇、肖露秋正頻繁與山東、江蘇及四川等省商家談判,擬出售XXX石化公司資質及油庫資質,喊價1.2億元,砂石礦喊價6億元人民幣!

  違規違法開山采石毀林 面積每天都在擴大

  周邊群眾群情激憤 影響特別惡劣

  十八大以來,一系列強有力的制度安排和扎實舉措,有力推動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中華大地上的綠色傳奇正在歷史性呈現。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新時代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六個原則: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

  各地干部群眾都在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背水一戰的勇氣、攻城拔寨的拼勁,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奮力開創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新時代。

  但江油二郎廟鎮那一片青山,正在被瘋狂開采。開山采石過后,原本郁郁蔥蔥的山林被弄得滿目瘡痍。周邊群眾群情激憤,也有群眾在痛惜之余曾向當地主管部門反映舉報,但開山采石毀林仍在進行(有現場圖片和視頻為證)。是當地相關部門、領導干部們不知情嗎?還是視而不見?難道只因毀林破壞生態的是四川XXX石化石化有限公司?又只因其法人是少將軍官鐘世欽?當地老百姓和基層干部尤其痛恨的是,去年江油市政府向省上報了12家砂石廠一家未批的情況下,XXX石化公司順順當當拿到了砂石廠的環評、安評和采礦權證等,這里面存在相關部門和人員的貪腐行為,請上級紀檢部門徹查。

  鐘世欽利用其原分管軍隊水泥廠的影響力,以580萬元的低價收購了原屬成都軍區聯勤部的XX水泥廠和礦山及近萬平方米的地面附屬物,改造成了大型砂石礦,還籌措了大量資金修建一座萬噸油庫。鐘世欽、龍運武(注冊其妻易X琦)、潘勇和肖露秋(注冊其子現役軍官肖X杰)、王X生和楊X平四方各占25%的股份,其中鐘世欽、潘勇、肖露秋和龍運武三方未出一分錢,即擁有實際價值上億元的資產,可謂秒變億元富翁。

  那片正在被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開采的礦山,緊靠大公路邊,行人、車輛很多,離大河邊只有兩百米,當地政府不許可開山放炮,早在幾年前,當地人一直想開采,但就是辦不到相關手續,地方政府說有很大的安全隱患和環境污染。

  2015年,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通過影響力和利益輸送拿到地后,2016年他們就在當地國土部門改變了土地性質,把集體用地變成了國家倉儲用地,并很快就拿到了國土證和用地規劃許可證。采礦許可證、環評、安評許可證。這幾個高官太神通了,老百姓百年也辦不到的事,他們幾個月就搞定了。

  2018年,因市場上沙石價格猛漲,他們又投了上千萬元的新設備公然私自開山放炮采礦。2018年5月11日,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的礦山、沙石廠舉行了開業慶典,搞得驚天動地,前來祝賀的軍、地官員、地方大老板上百人之多。在江油城里大辦酒宴兩天兩夜。在全國上上下大力整治大操大辦、借機斂財不正之風的當下,此舉不可謂不囂張。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在長江上游的涪江支流河邊及川陜公路、寶成鐵路、二郎廟古鎮旁邊大肆開山炸石,碎石打砂,不惜將青山綠水弄得滿目瘡痍,烏煙瘴氣,周邊群眾群情激憤,要求嚴懲貪官的呼聲極高。群眾多次上訪,造成了惡劣的影響,雖然當地政府把群眾的反映作為維穩責任層層下壓,但紙終究包不住火!

  請求中央軍委紀委、西部戰區紀委、四川省軍區紀委、四川省紀委、四川省監察委、成都市紀委、成都市監察委等領導機關相關紀檢部門徹查貪官和行賄人,嚴厲懲治貪官和行賄人。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開山毀林、破壞生態、污染環境、資產過億等相關證據、圖片如下。

 

江油市二郎廟鎮原成都軍區聯勤部所轄的軍用油庫內長期有油罐車停放、進出。

上圖就是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即將新修油庫的地點,而在這旁邊就是民房、涪江支流河、寶成鐵路。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的采石廠與寶成鐵路、涪江支流河、民房僅一步之遙。在長江上游的涪江支流河邊及川陜公路、寶成鐵路、二郎廟古鎮旁邊大肆開山炸石現場圖片如下:

  上圖為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的采石廠入口,大言不慚地拉出“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碧水藍天”的標語,諷刺意味何等強烈。

 

  采石廠與寶成鐵路、長江上游涪江支流河近在咫尺,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為滿足貪欲無所不用其極。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的采石廠緊鄰涪江支流河,采石廠的門前、兩邊均是民房。采石廠、油庫都在河流的旁邊。那一大片山林,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花了500多萬元全部買下開山炸石。

 

紅圈處是采石廠作業點。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的采石廠緊靠寶成鐵路。

 

  紅圈處是該公司新修油庫,與民房、寶成鐵路非常近,是否符合相關規定。每當過年過節、婚喪嫁娶時周邊居民燃放煙花爆竹,再想想近在咫尺的油罐子,簡直不寒而栗。

采石廠作業點與寶成鐵路離得非常近。

 

  蔥蔥郁郁的青山已露出深深的傷疤。這一大片山林,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花了500多萬元全部買下以開采礦石,加工后出售。

  采石廠的設施設備。這一大片山林,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花了500多萬元全部買下以開采礦石。難以想像這片青山將不復存在……

采石廠的設施設備。

采石廠腳下就是涪江支流河,涪江支流河旁邊就是二郎廟鎮,采石廠的污染直接影響涪江支流河和二郎廟鎮。

該采石廠內存在很多安全隱患。

  采石廠與鐵路、涪江支流河、兩邊的民房錯落交疊。不僅采石廠的安全隱患、污染威脅著當地百姓和生態,采石廠晝夜不停歇地作業發出的噪音同樣嚴重影響當地百姓。

正在安裝的采石傳輸帶新設備。

這是采石廠的出料廠,占據在樹林之中。

 

  鐘世欽、潘勇、肖露秋、龍運武等人將開采的礦石加工成碎石等出售。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花了500多萬元將這一片青山全部買下用以開采礦石。

 

  采石廠與寶成鐵路、涪江支流河、兩邊的民房錯落交疊。不僅采石廠的安全隱患、污染威脅著當地百姓和生態,采石廠晝夜不停歇的作業發出的噪音同樣嚴重影響當地百姓。

采石廠房屋與寶成鐵路之間只隔了一條涪江支流。

如果放任鐘世欽、潘勇、肖露秋等人的貪腐之心繼續膨脹,這一片青山綠水,在不久后將不復存在……

鐘世欽名下五家公司的工商注冊登記情況如下:

綿陽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登記情況:

綿陽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江油XX水泥廠登記情況:

四川XX商貿有限公司登記情況:

江油市XX建材有限公司:

四川XXX石化有限公司:

 

  請求中央軍委紀委、西部戰區紀委、四川省軍區紀委、四川省紀委、四川省監察委、成都市紀委、成都市監察委等領導機關相關紀檢部門徹查貪官和行賄人,嚴厲懲治貪官和行賄人。

  以上反映情況句句屬實,如有不實,我XXX承擔所有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與本網站無責。

反映舉報人:XXX

2018年6月3日

  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免責聲明:投訴報料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無關。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不對其進行任何編輯和修改,僅原文刊載,投訴報料人自愿對其真實性、完整性以及第三方承擔的連帶責任等由投稿人負責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本網站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但本網站會履行相應告知義務,告知投訴報料中相關各方。敬請相關各方及部門對反映的相關內容予以核實,也請讀者僅作參考。對投訴報料的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保持中立。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