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國有林區內現規模驚人神秘“莊園” 目前已立案偵查

發布時間:2019-03-20  來源:央視網  字體大小[ ]

  原標題:國有林區內現規模驚人神秘“莊園” 目前已立案偵查

   央視網消息:郁郁蔥蔥的山林中,有樹也有湖,看起來還挺美。這是哪里呢?坐標是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西北郊的森林深處。再來看下一張,記者實景拍攝的照片。仿古的城樓建筑,大門上方有兩個字“曹園”。透過圍墻往里看,可以看到里面規模驚人的建筑群,看起來像是一個旅游景區。

1

  那么,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這是一處毀林削山,挖湖建設的私家莊園,據說已經存在了十余年。那么,當地相關部門是否知情呢?尤其是它所處的地方屬于國有林區,這片建筑又因何能一直存在呢?

  氣勢磅礴的城樓,仿古的徽派建筑,還有面積不小的人工湖,建設在牡丹江市國有林地中的這幢私人莊園,究竟是有多大的規模?又有多神秘?

  記者試圖進到“曹園”里面,但被門口的保安攔住。根據“曹園”的官方網站顯示,“曹園”位于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西北方,張廣才嶺的大森林中,距市區約10公里,總占地2.3平方公里,始建于2005年。不僅是記者,14年的時間,這個神秘的私人莊園,普通人一直很難進入。

1

  村民一:不是一般人肯定進不去。

  村民二:曹園不對外開放,個人家的。你要有錢,這山買了想干啥干啥。人家買了,就都圈起來了。

  村民三:建挺長時間了,不讓進,他修的都不讓外人進。

  “曹園是哪個富豪的家?”在牡丹江市,很多網友都在問這個問題。而在網上搜索關鍵詞“曹園”,也大多是外界對這座建筑群的背景議論紛紛。

  央廣《中國之聲》記者管昕:“在走訪當中我有這樣一個非常深的感受,就是這件事情其實在牡丹江相當一部分人那里,人盡皆知,而且這件事情性質惡劣,很多老百姓就說這么很明顯的這么嚴重的給你時間這么長的毀林的這么一種行為,那么長時間得不到拆除或者得不到有效的制止,老百姓看在眼里其實心里很明白。”

  根據“曹園”官方網站顯示,此地現在已經建成“三園一館”,宣稱以保護、傳承中國建筑文化為主。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針對“曹園”曾想搞旅游開發的設想,牡丹江市文化旅游局相關負責人稱,“曹園”壓根不具備旅游開發的任何條件。

  牡丹江市文化旅游局相關負責人:“它不符合景區的相關條件,不符合條件我們也沒有給它(審批),后來他們就自己放棄了??赡苓@里面還涉及到旅游基層設施的投入,資金上也有問題,就沒有再申報。”

  盡管沒有審批手續,但是,“曹園”還是建成了。根據當地相關部門的調查,“曹園”存在違法違規占地建設的問題,而且牡丹江市自然資源局曾經分別在2009年、2015年、2018年對曹園下達過行政處罰決定書,勒令其拆除,并且做出相應的罰款處罰。但顯然,到目前為止,“曹園”依然沒有拆除。

  就在去年十月,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也介入調查,相關負責人稱,“曹園”確有部分毀林的情況。初步查實,曹園建設和水面占地19公頃左右,目前,已對曹園涉嫌非法占用農用地進行立案偵查。

1

  昨天(19日),記者也在“曹園”附近進行了采訪,來看記者稍早前發回的報道。

  央視記者王海樵:“曹園”的大門一直閉,沒有人員車輛進出。這里四周都是山林,附近沒有居民居住,曹園的大門就建在路面很明顯的位置上,來往的行人車輛很容易就能看到。從圍墻范圍看,我們駕車沿著圍墻行駛了大概一公里左右,之后圍墻就像山林深處沒有路的地方繼續延伸了,我們目測很難到邊際,這也說明,曹園內部的面積也很大,之后我們在高點位置也看到了園內的一些景象,里面有大概三座仿古建筑,都是比較大型的房屋,而且園內還有大面積的已經封凍的水域,另外我們回到牡丹江市里,我也在街頭走訪了幾位當地市民,有的人表示不知道,也有的人表示雖然聽說過,但也只是在路邊見過大門口的樣子,根本進不去,里面到底是什么樣子很少有人知道。我們也在網上查詢過曹園的相關信息,其網站介紹,這里是黑龍江曹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投資興建的,這里總占地2.3平方公里?,F已建成“三園一館”的格局,園區有參觀游覽、餐飲住宿等功能。但我們在現場看到的是這里并沒有對外開放營業的跡象,普通人是無法進入到曹園里面的。

1

  這一事件被媒體報道之后,黑龍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成立督查組,責令牡丹江市成立調查組,迅速查明事實真相,認定違法違規事實,嚴肅處理相關責任人,并及時向社會公布調查結果和處理意見。

  據前方記者了解,國家自然資源部以及黑龍江省自然資源廳昨天(19日)已趕往牡丹江。而近年來,類似的事件,也讓整個社會付出了巨大代價,犧牲的,也不僅僅是生態環境。

  在河北省會石家莊,一個總占地面積120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23萬平方米的西美金山湖小鎮,不久前也被媒體曝光。類似的問題是,這個項目,在2017年當地綜合執法局就做出過處罰,認定其擅自開工,罰款600余萬。同一年,當地的國土資源部門,也認定該項目存在違法占地情況。但是,部門的執法、處罰,還是沒能擋住這個項目的開發。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監管的軟弱,成為輿論最關注的的環節。

  更大的教訓,還有陜西秦嶺違建別墅事件,其中,這個占地14畝的超大違建別墅最為典型,毀掉的,也是林地。在秦嶺北麓西安段,一共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查處。而專為秦嶺違建別墅成立的專項整治工作組,也深刻的看到了在秦嶺違建別墅的背后,所存在的深層次的問題。

中國法制網摘編 崯嶧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快3苹果下载安装 特四码公开资料 广西11选5人工计划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号 体彩福建36选7第20015期开奖结果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绩优蓝筹股有哪些股票 内蒙古11选5任五有几柱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