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貴州考察數據中心釋放什么信號?
各地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創新黨的理論宣傳紀實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從“經濟更加發展”品味我們的小康生活

5層活人墓高過民房村民投訴半年 鄉長:隨便告

發布時間:2019-04-01  來源:鳳凰網-封面新聞  字體大小[ ]

  原標題:5層活人墓高過民房村民投訴半年 鄉長:要告隨便告

   2018年9月,康某回老家——四川省南充市西充縣常林鄉花鹽河村,占用耕地和部分非耕地,在離同村村民楊娟(化名)家5米遠的地方,修起一座豪華活人墓。楊娟向當地鄉政府、縣國土局等部門口頭、書面乃至登門反映了近半年,希望拆除家旁的活人墓。但楊娟成為“皮球”被相關部門領導踢來踢去:鄉政府說鄉上沒有執法權,推國土部門;縣國土部門說鄉上有執法權,推鄉政府;有執法權、可采取強制措施的單位還把“球”踢給當地村委會,責成村委會負責限期拆除;豪華活人墓拆不了,當地干部給楊娟“表硬態”:“等人死了埋了以后,再連人帶墳一起給掏出來”。

 

五層豪華活人墓

  令人啼笑皆非還有:3月30日晚上,在南充電視臺“陽光問政”直播中,常林鄉鄉長趙勝利、縣自然資源局執法大隊隊長何光星、鄉國土資源所所長何倫涌等領導,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黨代表、媒體代表面前,在廣大電視機前的觀眾面前,堂而皇之的推諉、踢“球”,弄得主持人哭笑不得,應邀到直播現場的西充縣副縣長何涌泉如坐針氈。

 

問政考評團成員

  民家旁修起一座五層數高活人墓

  康某是常林鄉花鹽河村人。20年前,其戶口遷到在外地工作的子女處。2018年9月,重病在身的康某,希望葉落歸根,在老家花鹽河村其嫂子責任地中,提前修起了一座五層豪華活人墓。這活人墓在同村村民楊娟家旁5米遠的地方,這給楊娟一家帶來巨大陰影。

  從去年9月開始,楊娟多次向鄉政府、縣國土局、縣民政局反映,要求拆除這座活人墓,但沒有效果。

  10月底,楊娟將信訪件寄到國家信訪局。國家信訪局將信息反饋給西充當地部門處理。 10月31日,西充縣國土資源局接到信訪件后,給墓主人送達了責令改正行為通知書,要求15天之內恢復原狀。 11月底,常林鄉政府給楊娟出了一份答復意見書:據查,此土地一部分是耕地,一部分是非耕地,無林地。鄉國土所進行了調查和上報。

  《土地管理法》和《耕地保護條例》都明確規定不能非法占用耕地、基本農田進行修塘建墳。常林鄉發生占用耕地修墓,國土局、鄉政府都介入了,按理說拆除這個活人墓輕而易舉。

  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

  楊娟沒有想到,她仍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

  常林鄉鄉政府把“球”踢給國土部門:應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整改或者治理。 此后,國土、民政、林業等3個部門趕到現場查看。但沒有下文。

  2019年1月3日,楊娟又將信訪件寄到國家信訪局,并親自將相關資料送西充縣國土資源局、鄉政府。在國家信訪局的關注下,1月25日,西充縣國土資源局函告楊娟:已將信訪件批轉執法大隊調查核實后依法處理。1月30日,常林鄉政府也向楊娟出具了《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1月28日,鄉政府、國土所到實地查看核實了情況,責成村委會對修建人限期整改。如限期內沒有按照要求整改到位,將由縣級執法部門進行強制整改。

  就這樣,“球”又被踢給村委會、縣級執法部門。并且,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常林鄉政府《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中的“限期”,卻沒有規定具體時間。

  果然,楊娟去找到鄉政府。鄉政府部門的人說“初七(2月11日)上班后拆”。楊娟初七去找鄉政府,被告知“3月1日拆”。楊娟3月1日去找,被告知“3月10日拆”。楊娟3月10日去找,被告知“下周拆”……但一直拆不了。

  在楊娟的“強扭”下,3月21日,常林鄉政府組織人員只拆除了豪華墓頂,其他部位還是巋然不動。3月22日,楊娟只好給縣自然資源局執法大隊負責人打電話,這名負責人把“球”又踢給鄉政府。楊娟再次到常林鄉政府,找到鄉長趙勝利及相關部門。趙勝利及相關部門工作人員東拉西扯,就是不給楊娟一個何時能拆除活人墓的準信兒。期間已感到不甚其煩鄉長怒懟村民,要告隨便你告。與村民面對面時也態度惡劣。

 

常林鄉鄉長“理直氣壯”

  不過,3月21日,鄉政府綜治辦的一名干部是給楊娟“表硬態”:“等人死了埋了以后,再連人帶墳一起給掏出來。”

 

鄉政府工作人員表硬態

  電視直播中繼續相互推諉

  3月30日,在南充電視臺的“陽光問政”直播中,常林鄉長趙勝利、縣自然資源局執法大隊隊長何光星、鄉國土資源所所長何倫涌等領導,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黨代表、媒體代表面前,在廣大電視機前的觀眾面前,繼續理直氣壯的推諉踢皮球。

  作為問政對象,西充副縣長何涌泉也被請到直播現場。面對各方當場“踢皮球”,當主持人詢問何涌泉時,何涌泉怒不可遏:修墓非法占用了耕地,而且對周邊群眾的生產生活造成了影響,他們(鄉長、大隊長、所長等)今天在現場還在互相推諉,他們的答復和行為,我都不滿意,群眾肯定當然也不滿意。

 

何縣長怒斥“他們”相互推諉

  “最遲不超過4月15日,必須拆除剩下的墳地。”何涌泉非常氣憤地說,現在國家正在整治“大棚房”非法占用耕地,農地必須興農,農地不能非農化,《土地管理法》和《耕地保護條例》都明確說了不能非法占用耕地、基本農田進行修塘建墳,其實很簡單的一件事,為什么還要拖這么久?“這反映了我們工作不力,作風不實,執法不嚴,不敢擔當,慢作為,我作為縣政府的分管領導,雖然我之前不知情,但是不能作為解決不力的借口,所以我代表縣人民政府,向受影響的群眾道歉!”

  人大代表何龍、政協委員何欣萍、黨代表吳元偉、媒體代表徐潮江等現場問政考評團成員表示:簡單的問題為何要等縣長表態才能解決?我們希望相關單位和部門以后遇到問題能主動作為,別等到媒體曝光、領導過問,再去解決問題,讓群眾不滿意。

中國法制網摘編 崯嶧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至尊棋牌最新版 股票二维码微信群 波克棋牌单机下载 广东快中彩开奖结果 体彩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王中王精选四肖八码爆特 股票配资项目联系方式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下载 秒速时赛车预测软件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