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朱全山反映耕地和宅基地被個人開發房產 安徽潁上縣相關領導不作為亂作為

發布時間:2019-04-23  來源: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  字體大小[ ]

 “地頭蛇”強占村民房屋財產、耕地 建房銷售從不辦手續

安徽潁上縣魯口鎮相關部門視而不見 放縱違法

村民反映四年無果 無地可耕、無家可歸

  我叫朱全山,男,19XX年X月X日生,漢族,農民,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魯口鎮筍莊村筍中自然村XX號。

  近年來,我們魯口鎮的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而這些高樓大廈大多都是占用耕地而建,房屋的建設也沒有經相關部門審批辦理相關手續,村民房屋、宅基地、耕地被強占、強賣,稍有不從就會遭到恐嚇、毆打,但我們魯口鎮政府職能部門領導們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放縱欺壓群眾、違法建房行為,甚至對違法行為進行包庇、保護。我們向鎮、村領導反映民房被強拆強占、耕地被強占至今已四年多,魯口鎮領導干部同樣視而不見、不管不問不制止,以致違法行為更加肆無忌憚,高樓大廈仍然在不停的增加,耕地卻在一天一天的減少。如今,我們全家無家可歸、無地可耕,被強占的房屋、宅基地、耕地也沒有獲得任何賠償。

  強占民房、耕地、欺壓群眾的人叫葉XX,是我們魯口鎮眾所周知的出了名的“惹不起”的人。葉XX,是魯口鎮葉橋村人,手下團伙有其家族親友和一幫社會人員,手下主要成員有:馮X海、馮X穎、馮X春、馮X友、王X見、高X學等。葉XX曾公開威脅老百姓“在潁上縣我的勢力范圍內,沒有人敢動我一根汗毛,潁上縣的任何風吹草動,我都了如指掌,誰敢招惹我,全家都不會有好下場。”多年來,葉XX及其手下團伙欺壓群眾、強拆村民房屋、強占宅基地、強占村民耕地,大搞房產開發,魯口鎮相關部門領導卻對此耳閉目盲。

  擔心遭到打擊報復,我們躲著、忍著、讓著,但是忍讓卻并沒有換來安寧,反而讓葉XX等人更加囂張跋扈、有恃無恐,我們回家無家可住,借宿在鎮上的賓館,被葉XX團伙人員看見,都會遭到辱罵,我報警也無用,魏警官說“我不可能派個人跟著”。

  多年來,以葉XX為首的違法犯罪團伙橫行鄉里、為非作歹、欺壓鄉鄰,是個不折不扣的“村霸”“地頭蛇”?,F將葉XX的違法犯罪事實舉報如下,請求上級公安部門調查嚴懲,鏟除地方惡勢力團伙及其“保護傘”,保護老百姓生命財產安全。

  詳情事實

  早些年,以葉XX為首的采砂船在淮河潁上縣段河道內日夜不停地非法采砂。這段水域是有關部門明確劃定的禁止采砂區。葉XX的采砂船主要??眶斂阪偰诖甯浇蜻M行違法采砂。后來,葉XX采取白天停工、夜間采砂等多種手段違法采砂。我地相關執法部門對葉XX違法采砂行為睜一只眼閉一眼。目前,在保護生態環境、嚴打非法采砂行為的大環境下,葉XX的采砂船終于罷停。但其并沒有受到相應的法律懲治。故而葉XX又集中“精力”盯上了老百姓的房屋、土地。

  大多數在外打工的老百姓都回鄉買房、建房,葉XX看到這個發財的機會,開始做起違法開發耕地大搞房屋建設。葉XX通過威脅恐嚇手段強買耕地、民房、宅基地,威脅毆打拒絕買賣的村民,大搞房屋開發建設銷售。

  不同意賣房,被打成重傷進醫院

  2015年3月17日,魯口鎮司法所羅所長電話通知我“到鄉政府談賣房的事”,我正在去的路上,又接到葉XX打來電話,葉XX說開車來接我去馮X海家里談,然后葉XX和一個年輕小伙(大概20歲)到馮臺渡口接上我一起去了馮X海家,隨后,葉XX叫其舅舅帶了一幫人、帶著刀棍等兇器來到馮X海家,葉XX聲稱1萬2千元買我的房屋,我當時拒絕了,但葉XX強行要我與他簽賣房協議,我仍然不同意,葉XX便開始出口辱罵,并指使其舅舅帶來的幾個人對我大打出手,一拳打來直擊我頭部,我的頭部當即出現血腫、頓時暈倒在地,幾個人又圍著對我拳打腳踢,馮X海和馮X穎都把我抱住、把我關在屋里,葉XX指揮著帶來的人對我進行毆打,葉XX一邊看著我被打倒在地,一邊對我辱罵。我現場報了警,魯口鎮派出所來了一名魏姓警官,魏警官到達現場后,葉XX的舅舅馮X春當著魏警官的面,公然說“非要把他打死”。之后,魏警官就把我帶到派出所,做了筆錄。不知派出所怎么處理葉XX及打人者的。

  由于傷情嚴重,我一個人去了潁上縣醫院檢查治療,經醫院檢查確定:頭部血腫,輕度腦震蕩,身上多處輕組織損傷。醫院要求我住院治療。下圖是魯口鎮派出所出具的傷情鑒定委托書:

  上圖,這份鑒定委托書上“受理人簽字”處沒有簽字,也沒加蓋公章,當時魯口鎮派出所一民警給我的,我就保存起來,我沒有文化,并不知道這份“法醫臨床學鑒定委托書”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是否符合法律程序?有何貓膩?

  放心不下家里,也無錢繼續治療,我住了兩天院就出院了,花去兩千元治療費,實在心痛?;丶液?,我去魯口鎮派出所詢問案件處理情況,但派出所民警以一問三不知的態度推諉,不進行立案調查處理。我還找了時任魯口鎮派出所劉所長,劉所長說“要告,你就去告吧”。該案至今也無結果。這也助長了葉XX的囂張氣焰,更加有恃無恐。

  我地公安機關對欺壓百姓的違法犯罪份子視而不見,放縱葉XX的惡行,充當起犯罪份子“保護傘”。

  打人者逍遙法外 村民有家不敢回

  自我拒絕把房屋賣給葉XX,被其毆打后,葉XX三天兩頭威脅、騷擾我們家,我甚至四處躲藏,不敢回家,農地無法耕種。無奈之下,我又只得返回上海打工。雖然這樣躲開了葉XX的威脅、騷擾,但家里的房屋、財產及耕地,卻讓我時刻擔心。

  外出打工躲避“村霸”威脅 房屋被強拆宅基地被霸占

  我的擔心果然發生了。在外打工的我從村民口中得知,2015年4月18日,當天我家中無人,葉XX私自將我的三間瓦房拆掉、推倒,家中家具、財物不知去向。葉XX強拆我家房屋后,又強占我家宅基地,新建房屋銷售。

  一直想要回家生活的父親,得知我家的房屋被葉XX強拆后,整日跟我埋怨不該把他接出來,終日郁郁寡歡。我已經被葉XX毆打、威脅、騷擾,不敢把父親獨自留在老家,擔心父親被葉XX傷害,帶著年邁的父親去打工也是迫不得已。在房屋被強占一個多月后的2015年5月28日,我父親在憂郁中去世。父親去世后送回老家安葬,都是在露天壩搭棚下葬。

  下圖是葉XX把我房屋強拆后修建的新房,現已經被葉XX賣了↓↓↓

上圖中,紅線所示區域,共13套房,全部是葉XX占用我家耕地所建。

  占了房屋宅基地又來占耕地 只為建房銷售斂財

  強拆房屋、強占宅基地后,并沒有滿足利益熏心的葉XX。葉XX看到我的基本耕地靠近路邊,地理位置又好,直接在我家耕地上修起了房屋!

  那都是我家的耕地啊,一共七畝多,被葉XX建房占去一大半,新建房屋周邊剩下的地均被破壞,嚴重影響耕種。

  上圖是安徽省財政補貼農民資金管理發放系統查詢頁面,查詢結果顯示,我家耕地面積7.53畝,現有一半多被葉XX強占建房。

  黨中央、國務院三令五申,決不容許損害農民利益,決不容許觸碰糧食安全底線和耕地保護紅線。而在我地占用耕地修建房屋的現象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

  上圖中紅線所示區域長120余米,均是強占我家耕地所建。原來這一大片全是耕地,后方那一排新建的房屋也都是我家耕地和我家住宅地,現被占用建房。我手指位置是界址。這一片就是我的耕地,七畝多耕地被占后只剩下這一點了,并且已被破壞。

上圖,我原有房屋旁的電樁及房屋上被拆下的瓦片。

  民以食為天,糧以地為本。耕地是糧食生產的載體,口糧安全的根本保障。而潁上縣的耕地上不種莊稼“種房子”,糧食安全怎么保障?村民靠什么生活、生存?

  簽訂違法協議 逼迫變賣違法建筑

  上圖是葉XX等相關人員利用我和父親不識字、不懂法,讓我父親與葉XX簽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協議”。該協議上載明“居委會蓋章生效。”但是這份協議上,大家都可以看到,并沒有居委會的蓋章,因此該協議屬于無效協議。更重要的是,這份所謂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協議”本身就屬無效協議、違法協議。這份無效的違法協議上說“合計賠償總款為21萬元”,但是葉XX并沒有實際支付給我父親,葉XX只給了我父親五萬,葉XX說到時給我父親一套房子抵余款。

  但是葉XX并不是真的要把房子補償給我父親抵余款。后來,葉XX告訴我們,房子建好了,可以交房了,但葉XX卻拒絕把房子鑰匙交給我父親,還逼著我們把房子賣給其指定的人,我們沒有辦法,已經被葉XX毆打過,不敢再拿生命開玩笑了,在葉XX的脅迫下房子被“賣”給了葉XX指定的人,葉XX他們拿著A4紙,說是賣房協議,讓我簽字,我只讀到小學三年級,不認識幾個字,我不知道他協議里都寫了什么,他們也沒讓我看,只跟我說房子賣的是21萬4千元,然后就讓我直接簽字。最后葉XX就只給了我們所謂的“賠償余款”18萬元。而這個葉XX指定的“買房人”叫馮X友,也是與葉XX一起強拆我房子的人。

  現在回想,葉XX是在掩蓋自己的違法行為,并且還設圈套讓村民為其違法行為背鍋!葉XX的違法“如意算盤”手段是:

  一、首先是威逼利誘,讓我父親簽土地轉讓協議,做出表面上:對占用耕地進行了賠償的假象。

  二、房子建好后,名義上把房子給了我父親,這房子就演變成了是給我父親建的,又做出一個:在我們的耕地上為我父親建房和既補償了現金又補償了房子的雙重假象!

  三、強迫我們把房子以指定的價格賣給早就“預定”好了的“買房人”,做出:我們自己在耕地上建房后賣給他人的假象。

  誰給了葉XX這么大的膽子?這些假象背后有沒有多方勾結?比如2015年3月17日,魯口鎮司法所羅所長電話通知我“到鄉政府談賣房的事”。

  我國法律有明確規定,耕地屬于國有,任何單位和個人無權轉讓和買賣;任何單位和個人都不能改變耕地的土地使用性質。法規明確禁止買賣耕地、禁止用來建房,我地相關部門應依據法律法規恢復耕地原貌,歸還我原有房屋及房屋內所有財產。我愿意為我父親不懂法而造成的違法行為退還這21萬元。

  根據《土地管理法》、《土地承包法》的規定,對于村集體成員承擔的耕地,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更不能私自買賣,變更土地用途。如果這樣做,就是違法行為。也不能辦理土地使用手續,必須退還耕地。買賣土地的行為自始無效。

  《土地管理法》第二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占、買賣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轉讓土地。第四十八條 無權批準征用、使用土地的單位或者個人非法批準占用土地的,超越批準權限非法批準占用土地的,批準文件無效,對非法批準占用土地的單位主管人員或者個人由其所在單位或者上級機關給予行政處分;收受賄賂的,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責任。非法批準占用的土地按照非法占用土地處理。

  領導口頭同意就可建房?沒那么簡單!

  葉XX在我鎮想修房就修房,想在哪里修就在哪里修,想修多大面積就修多大面積,無需辦理任何相關手續。那么沒有辦理相關手續,我們普通群眾也可以想在哪修就在哪修嗎?想修多大面積就修多大面積嗎?經向多位村民了解得知,“誰敢想修哪里就修哪里呀,要向國土所報告一下才行,國土所說修多寬面積就修多寬面積,包括魯口鎮街上都是這樣的,具體情況不好說了。”當然這些具體情況,我們魯口鎮相關部門是怎么操作的,只有上級主管部門才能調查真實情況,我們村民無從得知。

  我鎮多位村民告訴我,修房前到自己管轄國土所報告,修在哪里、修多大面積等,國土所的人會口頭同意村民修建房屋,但是不會出具任何手續,也不會辦理任何修房建屋應該辦理的證件。這或許也是導致我地大面積紅線范圍內的耕地被占用修房建屋的重要原因。

  我們全家自房屋被葉XX強拆強占后,就無家可回,我到魯口鎮國土所咨詢我要修房要辦理什么手續,并說明了我家的具體情況,朱所長說:“你修房子要縣國土局到現場來看了,到縣國土局申請,由縣上來批。”

  請問朱所長,葉XX建的那么多樓房都是縣國土局到現場來看了嗎?也都是由縣國土局審批的嗎?葉XX到處建這么多樓房是怎么批的?是誰批準他建房銷售的?是誰批準他建房進行轉讓?是誰批準他強占我的耕地建房銷售?其他新建房屋的農戶又是怎么批的?我們魯口鎮當前有大量的已建好的、或正在建的樓房(如下圖),也都是如朱所長所說“縣國土局到現場來看,到縣國土局申請,由縣上來批”的嗎?顯然不是!為何單獨針對我們一家,要我自己到縣上去批?這又是什么原因?

 

上圖,我們魯口鎮大量這樣的房屋拔地而起,都是如朱所長所說經縣國土局批了的嗎?

  按照朱所長“指引”,4月22日上午,我到潁上縣國土局咨詢辦理修房審批手續,一位專門分管建房審批的曹姓領導說,我應該去找魯口鎮國土所,由國土所拿一份表填好,然后由魯口鎮國土所拿表到縣國土局審批,不需要群眾自己跑到縣國土局辦理。

  魯口鎮國土所朱所長與潁上縣國土局的說法截然不同??磥?,在我們魯口鎮,要像鄉鄰們說的“國土所會口頭同意村民修建房屋”是有前提條件的,可能需要先向國土所管理人員“運籌帷幄”!

  在我們魯口鎮葉XX可以強占他人民房、耕地隨意建房銷售,但我們農民自己無房的情況下申請建房卻遭遇阻攔。

  修建房屋普遍不辦手續,誰的責任?

  經證實,葉XX強拆強占民房、耕地大搞房產開發,并沒有在國土部門辦理相關手續。葉XX修建賣給他人的房屋,也沒有任何房產證件。未批先建在潁上縣也并非個列,而是普遍現象,就連潁上縣城周邊,以及旅游景點周邊修建的房屋,也沒有辦理相關手續,如下圖:

上圖,是潁上縣八里河旅游區附近正在修建的房屋,據了解,也未取得相關手續,村民對此也極為頭痛,但毫無對策。

  按魯口鎮村民的說法,只需“國土所的人口頭同意”,就可以修房建屋,這里哪條法律規定的?祈求我地不要出現“曹園”、“袁府”這樣的建筑!

  根據《土地管理法》、《土地承包法》等相關法規,無論是建造新房還是修葺舊房都是要經過審批,任何沒有經過審批而先行建造房屋都是我國法律明令禁止的。

  四年來,我無數次向我所在的潁上縣魯口鎮政府、社區反映情況,請求歸還我的房屋和耕地,但都被“踢皮球”。曾多次找時任魯口鎮土管所鄒X所長,鄒所長總是推三阻四的敷衍了事。有一次,好不容易找到高鎮長,高鎮長打電話給派出所劉所長,隨后,劉所長來到高鎮長辦公室,劉所長叫我去派出所,而劉所長留在了高鎮長辦公室,我就自己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后,一個警察接待了我,警察說先作筆錄。只看見警察在一個本子上寫寫畫畫,然后就叫我簽字。但警察到底寫的什么東西,我全都不知道,警察也沒念給我聽,我只有小學三年級文化,不認識幾個字。這個反映情況材料也是我在上海打工遇上的好心人聽我口述,他幫我打字而成。

  我曾多次找魯口鎮、社區領導,領導說你們私了,結果對方晚上11點過打電話來罵我威脅我。我還曾多次去找魯口鎮政府胡廣新書記,胡書記說“你不是要告嗎,你去告去。”

  老百姓受了侵害都不敢說,即使說了不僅不管用,反遭報復。最可怕的是欺壓、侵占老百姓財產的人有“保護傘”,有靠山、有后臺,加之有的領導干部不作為、亂作為、失職、瀆職嚴重,以致這些“村霸”“地頭蛇”有恃無恐、無法無天,為害鄉里。這對村民的傷害,對黨和政府形象的殺傷力,不可低估。唯有狠狠打擊,斬斷其“保護傘”,方可震懾遏制。“村霸”不除,農村難以安寧。

  隨著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深入推進,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的進駐,幾天前,魯口鎮派出所林所長電話告知,葉XX現被拘留了,等待下一步偵查。那么,這么多年來看著葉XX違法的政府職能部門領導干部該不該被追責?要不要追責?誰來追責?我的房屋被強拆強占、耕地被強占至今沒有得到任何賠償、無家可歸,該由誰來埋單?

  現今,我們全家需要回家、孩子需要上學,但是,家和耕地全都沒有了,我們全家無處可去、無家可歸、無地可耕。無奈之下,只能冒險向領導們匯報情況,請求主持公道,嚴厲整治強拆民房、強占耕地的“地頭蛇”、“村霸”,嚴肅追究不作為、亂作為、失職、瀆職領導干部的責任,保護村民生命財產安全,維護村民合法權益:

  一、依法拆除違建,復耕。

  二、責令葉XX歸還強占我家的房屋和耕地。

  三、因我家房屋被葉XX強拆強占導致我全家回家無處可住,只能借住在賓館,支付我全家的住宿費用;賠償強拆強占我家房屋、財產、耕地造成的經濟損失、精神損失;并支付我因此到相關部門反映問題的車旅費用。

  四、責令葉XX支付毆打我造成的醫療費用及精神賠償,并追究其毆打他人的法律責任。

  五、堅決追究潁上縣及魯口鎮、社區、筍莊村相關領導干部的不作為、亂作為、失職、瀆職責任,并承擔多年來給我造成的一切損失的賠償責任。

  相關圖片如下:

  魯口鎮大量這樣的房屋拔地而起,據了解,基本都未取得相關手續,村民對此也極為頭痛,但毫無對策。

 

  以下是我到相關政府部門反映情況:

  

  以上反映情況句句屬實,如有不實,我朱全山(身份證掃描如下)承擔所有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與本網站無責。

反映投訴舉報人:朱全山

2019年4月23日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福建11选五5开奖 青海快三真的有技巧吗 江西多乐彩遗漏官网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宁夏十一选五购买 腾讯分分彩是腾讯的吗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技巧 山东11选5前三直遗漏 必贝证券 广西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