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給你最溫暖的擁抱
貫徹落實中央紀委四次全會精神 一體推進追逃防逃追贓
不同行業復工復產難癥結在哪? 李克強開會逐一解“結”

大學教師舉報湖南安仁縣李貴軍檢察長采納偽證 檢察院:組織核查

發布時間:2019-05-01  來源:澎湃新聞  字體大小[ ]

  4月28日,因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師公開發文質疑,湖南郴州市安仁縣去年7月發生的一起“故意傷害案”引起關注。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權威渠道獲悉,2018年7月22日,安仁縣城關鎮,因盧某涉嫌違建,張某平夫婦與盧某夫婦等人發生肢體沖突。之后,盧某的左腳受傷,經鑒定輕傷一級,張某平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縣檢察院批準逮捕。

  4月29日上午,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師、文章作者葉竹盛告訴澎湃新聞,網傳舉報文章是其本人所寫,他也是張某平的辯護律師。他從家屬提供的現場視頻看到,當時,盧某因站立不穩,左腳發生扭傷,系意外事件,其認為追究張某平的刑事責任沒有法律依據,應予以糾正。

  對于該事件,4月29日,安仁縣檢察院檢察長李貴軍回復澎湃新聞稱,案情暫不方便透露,但檢方肯定是在依法辦案,“(批捕)決定都是檢委會共同作出的”。目前,縣檢察院已向上級部門匯報相關情況,后面會有針對此事的回應發布。

  同日下午,澎湃新聞從郴州市檢察院獲悉,目前,該院已組織專門力量開展核查,相關情況待核查清楚后將向社會公布。

  華南理工教師網上發文質疑

  4月28日,微信公號“法治盛言”一篇名為《為一華工學生,我實名舉報湖南安仁縣李貴軍檢察長!》的文章在網絡流傳,作者為“葉竹盛”,其稱是華南理工大學教師。

  4月29日上午,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師葉竹盛告訴澎湃新聞,上述文章是他本人所寫,相關報道可引用文章所述內容。

  在上述文章中,葉竹盛稱,華工一位姓張的研究生向他求助,稱其父被“誣陷致人受傷”。他了解相關情況后,認為該案有疑點,決定當張父的辯護律師。

  葉竹盛表示,事件的起因是,盧某在安仁縣當地涉嫌違建,鄰居張某平到現場阻攔,要求停工,雙方發生了沖突。之后,盧某受輕傷,與盧某發生扭打的張某平被警方帶走,后被縣檢察院批準逮捕。

  葉竹盛認為,根據現場視頻,盧某腿部的骨折系系意外事件,據此逮捕張同學的父親張某平沒有法律依據。關于此案件的其他情況及證據材料等,葉竹盛表示,他作為辯護律師,不方便透露更多詳情。

  盧某的左腳

  經鑒定

  輕傷一級

  澎湃新聞另從權威渠道獲悉,上述事件發生于2018年7月22日早上,地點位于郴州市安仁縣城關鎮。

  權威渠道顯示,當日6時許,張同學的父親張某平聽說鄰居盧某在建違章房屋又在動工,便趕了過去。之后,張某平及其妻子與盧某及其妻子等人發生肢體沖突。當日7時許,盧某報警。民警到達現場處置時,張某平和盧某仍還扭打在一起。隨后,盧某稱他的腳斷了,后經鑒定,盧某的左腳輕傷一級。2018年10月,張某平涉嫌故意傷害罪,被安仁縣檢察院批準逮捕。

  澎湃新聞獲取的一段50多秒的慢放現場視頻顯示,在房屋前的一處空地上,兩名男子扭打在一起,其中一名穿格子上衣的男子(指盧某)倒在地上,另一名穿白色襯衣的男子(指張某平)被人拉開,一旁還有兩名女子扭打在一起。隨后,盧某準備站立,但瞬間又倒下,疑似受傷。

  市檢察院:已組織專門力量開展核查

  對于上述舉報文章的內容,4月29日上午,安仁縣檢察院一工作人員回應澎湃新聞稱,縣檢察院已將相關情況上報給市、省檢察院,官方的權威發布應該會很快對外發布。

  4月29日,安仁縣檢察院檢察長李貴軍回復澎湃新聞稱,案情暫不方便透露,但檢方肯定是在依法辦案,“(批捕)決定都是檢委會共同作出的。”

  李貴軍表示,葉竹盛撰寫的文章引發了輿情,湖南省檢察院、郴州市檢察院高度重視此事,他已將相關情況作了匯報。后面,官方會有針對此事回應的發布。

  4月29日下午,澎湃新聞從郴州市檢察院獲得一份官方回應稱,4月28日,微信公眾號“法治盛言”發表《為一華工學生,我實名舉報湖南安仁縣李貴軍檢察長!》一文,該院高度重視,已組織專門力量開展核查,相關情況待核查清楚后將向社會公布。

  上述回應還表示,“感謝廣大網民對檢察工作的關心關注,歡迎文章作者及其他相關知情人士向我們提供情況。聯系電話:12309,0735-2280313。”

  相關報道>>>

  一老師舉報稱一檢察長濫用職權 檢察院:已組織核查

  來源:北京青年報

 

  29日,湖南省郴州市人民檢察院通報稱,4月28日,微信公眾號“法治盛言”發表《為一華工學生,我實名舉報湖南安仁縣李貴君檢察長!》一文,檢察院高度重視,已組織專門力量開展核查,相關情況待核實清楚后將向社會公布。

  此前,華南理工大學老師葉竹盛通過微信公眾號舉報稱,安仁縣李貴軍檢察長等人濫用職權,采納偽證,起訴該校一名學生的父親。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李濤 張月朦

 舉報信全文如下:

關于湖南省安仁縣李貴軍檢察長等人濫用職權的舉報信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本文中除被舉報對象外,相關人員均為半匿名,但在寄送給相關部門的書面舉報信中系實名??紤]到案件仍在辦理過程中,相關材料不能對外公開,因此本文中涉及不能公開的案件材料內容均已隱去,但相關材料均已作為書面舉報信的附件。本人確保本舉報信每一句話均有事實依據,對本文的真實性負責。

  我見過很多荒唐的案件,但我沒見過這么荒唐的案件!

  上周,我們學校的張同學找到我,他是華南理工大學某學院的研究生,讓我一定要出面救救他爸。

  我經常接到各種求助郵件,郵件內容虛虛實實,一時難以辨明,因此我常常謹慎應對,大多婉拒了之。

  但這次求助的是自己學校的學生,我很快回復了,答應約他見面了解情況。我保持一個法律人一貫的謹慎,對他郵件中所講述的內容持懷疑態度,更不相信他爸完全是被冤枉的。因為我不相信都2019年了,還會有一個司法機關會漠視明顯的事實,故意冤枉一個人,把一個本來有體面職業的人,無故刑拘八個月之久。

  我讓張同學先把相關資料發給我,他發來一堆自己整理的案件材料,并告訴我,安仁縣檢察院很快就要起訴這個案件到法院了。

張同學發給我的資料目錄

  仔細看完資料后,我立即告訴張同學,這是一個明顯的錯案。從案發現場視頻上可以清晰看出,被害人盧某和張爸爸扭打在一起,被警察分開后,倒地的盧某伸手試圖繼續攻擊張媽媽,一邊伸手抓張媽媽的頭發,一邊將重心放在左腿上試圖站立,結果盧某右腳踩到了警察腳上,導致左腳重心不穩,扭折成了L型。在盧某受傷的過程中,張爸爸和張媽媽,還有其他圍觀的鄰居,均沒有觸碰到盧某的身體,更不存在對盧某的攻擊行為。

  視頻清晰顯示,盧某腿部的骨折系其自身在意圖攻擊他人的過程中不慎造成,系意外事件,不能歸咎于任何其他人。

  “幸好案發現場有視頻,否則你爸這次被冤定了”。作為法律人,我深知,這類現場打斗類的事件,如果沒有現場視頻,僅憑各方證言和供述,要還原事實真相太困難了。

  我問張同學,這個視頻是否已經提交作為證據。他當時不了解實情,跟我說這個視頻是檢察院第二次退回補充偵查時,公安機關才提交給檢察院。我心想,“可能是因為檢察院之前沒有看到這個視頻,所以做出錯誤逮捕決定,現在檢察院看到這個視頻了,應該足以做出無罪認定了”。

  由于案件明顯是一個錯案,我當即向張同學表示我愿意接受委托前往當地詳細調查本案,看看能否幫上忙。

  幾天后,我和助手一起前往安仁縣看守所會見了張爸爸。張爸爸是研究生學歷,經濟師,企業高管。案發視頻上看,他斯文、整潔。

  案發視頻截圖,張爸爸臉上的傷系盧某首先攻擊,用摩托車鑰匙劃傷

  但我在看守所見到他時,立即想到了去年被跨省追捕的譚秦東醫生。在看守所羈押了近八個月的張爸爸一臉胡茬,頭發凌亂,面容憔悴不堪。

  張爸爸知道我是他兒子的大學來的老師,本來還能冷靜講訴案情的他,兩眼立即濕潤了。他說,“葉老師,見了你之后,我心里終于安定了,感覺天都亮了”。

  會見結束后,我到安仁縣檢察院閱了卷。綜合各方講述的情況和在卷證據所證明的事實,我們得出唯一的結論,本案是明顯的無罪案件!

  更令我震驚的發現是,上述明顯足以證明張爸爸無罪的案發現場視頻,拍攝者就是出警的警察,且在公安向檢察院移送案件時,已經附卷作為證據移交給了檢察院。也就說安仁縣檢察院一開始就明知本案是無罪的!那么為什么安仁縣檢察院仍一意孤行,將本案往錯誤的道路上推行到底?

  昨天從安仁縣調查后回到學校,我本想這幾天先撰寫詳細的辯護意見書,論證本案不構成犯罪,提交給安仁縣檢察院,從程序上促使檢察院做出不構罪不起訴的決定。但就在今天一早,我還在講著課,張同學就著急地告訴我,他伯伯從醫院里被帶走了,檢察院不顧公安局的反對,徑直作出追捕決定。張同學還聽說,這個決定是安仁縣檢察院檢委會作出的。

  張伯伯身患冠心病、焦慮癥,因為他弟弟已被被羈押兩百多天,在這期間,安仁縣檢察院長期向他施壓,要求他們賠償一百萬元,張伯伯因此加重了病情,正在住院治療。今天一大早,公安直接從醫院將他帶走。

  案發時張伯伯也在場,但從視頻上可以清晰看到,他一直在旁勸架,根本沒有接觸到被害人的身體,更不存在傷害被害人的行為。

  作為偵查機關的安仁縣公安局曾向家屬明確表示,沒有證據證明張伯伯涉嫌犯罪,不應追訴。但安仁縣檢察院居然在張爸爸案件審查起訴期即將屆滿前數日,以檢委會之威,執意要追捕一個明顯無辜的人!

  前一天離開安仁縣時,張伯伯跟我說,他擔心本地司法機關會對他進行打擊報復,因為他們以為是張伯伯把我找去調查這個案件,給他們添亂了。

  我安慰高度焦慮的張伯伯說,檢察院不可能抓你的,如果他們抓你了,錯誤程度比抓你弟弟惡劣得多,檢察院很難收場的,畢竟現在是錯案終身責任追究制!

  顯然,我所奉行的法治常識還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安仁縣仿佛不在中國統一的法治體系之下,任何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到了安仁縣這個案件里,都失靈了。

  安仁縣檢察院,你實施的到底是哪個國家哪個朝代的法律?我201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這樣的法律!

  一縣檢察院本應該維護一縣法律清明,但卻成了法治最大的破壞者?這是為什么?

  昨天離開時,張伯伯的老婆悄悄跟我說,讓我一定要救他們,如果真的抓他,冠心病加上焦慮癥,他可能會死在里面。

  昨天調查完這個案件后,我安撫張同學和他家人時說,張爸爸會沒事的,這么明顯的冤案,我不相信安仁縣檢察院膽敢踐踏法治的基本尊嚴。

  我錯了。

  上午連續講了四節課,疲憊不堪的我,在悲憤的籠罩之下,當即決定要實名舉報安仁縣檢察院兩位違法亂紀的檢察長李貴軍和陳運青,以及經辦此案的檢察官過翠芳。

  這是一個華工學生家庭所遭遇的法治黑洞,我責無旁貸,愿意承受因這次舉報而導致的任何壓力。哪怕是安仁縣檢察院對我的跨省追捕!

  這個案子已經不是單純的訴訟問題了,這是安仁縣檢察院一意孤行,違法辦案,涉嫌濫用職權,制造冤案的犯罪問題!

  在此,我正式向有關部門公開舉報安仁縣檢察長李貴軍、副檢察長陳運青和本案的承辦檢察官過翠芳,要求追究該三人在辦理本案中的職務犯罪行為和違紀行為。

  本舉報信同時送達最高人民檢察院、湖南省監察委、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和郴州市人民檢察院。

  根據在卷證據、當事人家屬提供的檢察院相關人員談話的錄音資料和視頻資料,此次舉報的內容、事實和理由如下:

  1、張爸爸明顯無罪。本案在卷視頻和一些證人證言足以證明,盧某的傷系其本人意圖攻擊他人的過程中,不慎扭斷。盧某的診治醫生也提供證言證明,盧某腿部表面沒有外傷,不符合他人外力擊打造成螺旋式骨折的特征。舉報人已經委托著名法醫胡志強對此出具專家意見。

  2、當地政府包庇盧某違建是導致本案沖突的根本原因。盧某長期違建,準建三層的房屋,一度意圖加蓋到七層。采光權等受影響的鄰居多次舉報盧某,相關部門雖也作出處罰,但最終仍然默許盧某加建到五層。案發當天清晨六時,盧某搶建違章建筑。鄰居到現場阻攔,要求停工,并向縣違建辦舉報,要求到現場處置。但未及處置,沖突便發生了。如果當地政府沒有長期縱容和默許盧某違建,本案糾紛不會發生。

  3、盧某首先發起攻擊。在張爸爸等人等待縣查違辦派人現場處置的過程中,盧某首先向在場勸阻工人不要違法施工的張爸爸發起攻擊,用摩托車鑰匙戳傷其臉部,造成輕微傷。后張爸爸反擊,兩人扭打在一起,被趕到的民警拉開。拉開之后,張爸爸已停手,但盧某仍意圖攻擊張媽媽,其在此時不慎扭斷腿,并非任何他人外力所致。

  4、盧某及其部分工人提供偽證,涉嫌誣告陷害及偽證罪。根據本案在卷證據,盧某的陳述、其部分工人的證言,均與本案客觀證據不符,明顯屬于捏造,意圖對張爸爸和張伯伯進行誣告陷害。安仁縣檢察院不僅沒有依法不予采信這些虛假證詞,追究盧某及偽證證人的法律責任,反而無視本案客觀證據,單憑盧某及與其有利益相關人員的證言,逮捕張爸爸和張伯伯。

  5、安仁縣檢察院為盧某謀取非法利益。安仁縣檢察院多次向張爸爸及其家人表示,要求賠償盧某一百萬元,檢察院就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對于如此明顯的錯案,且盧某提出敲詐性的巨額賠償,安仁縣檢察院不僅沒有依法處理,反而有悖常理地偏袒盧某。據張爸爸陳述,檢察官提審時說,“如果你們不賠錢的話,這個案子不是你負責就是你哥哥負責,或者你們兩一起負責”。如此不合常理得偏袒,其中是否存在職務犯罪行為,請有關部門查明。

  6、安仁縣檢察院檢察長李貴軍、陳運青違法干預辦案,經辦檢察官過翠芳作為員額檢察官,本應承擔此案責任。據張爸爸陳述,經辦檢察官過翠芳在提審時向他表示,不起訴的決定她一個人做不了,要領導決定,事情很難做。過翠芳還告訴他,讓他請外地律師,暗示他這個案子只有安仁縣外的力量介入才可能依法處理。

  7、安仁縣檢察院違法追捕張伯伯。安仁縣公安局已明確認定,沒有證據證明張伯伯涉嫌盧某故意傷害案。安仁縣檢察院為繼續給張爸爸施加壓力,逼其就范賠償、認罪、和解,突破了法治底線,在有客觀證據證實張伯伯明顯無罪的情況下,仍然迫害張伯伯,對其進行追捕刑拘。

  基于上述事實和理由,舉報人要求有關機關對安仁縣檢察院作出如下處理:

  1、責令安仁縣檢察院糾正錯案,對張爸爸和張伯伯作出不起訴的決定,恢復兩人自由。

  2、責令安仁縣檢察院依據國家賠償法對兩人作出賠償,并賠禮道歉,恢復名譽。

  3、責令安仁縣檢察院、公安局追究盧某及提供偽證的證人誣告陷害罪和偽證罪的責任。

  4、追究安仁縣檢察院相關人員玩忽職守、濫用職權的法律責任。

  5、對李貴軍檢察長、陳運青副檢察長、過翠芳檢察官啟動檢察官懲戒程序,開除員額,追究三人違法檢察官基本職業倫理,違法辦案,踐踏法治的職業紀律責任。

  李貴軍檢察長,你在安仁縣實施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還是你一個人的法律?

  朗朗乾坤,一個偶發的不涉刑事案件的鄰里糾紛,先是因為政府執法不嚴,縱容違建;后因為檢察院知法犯法,濫用職權,制造冤案,最終釀成兩個無辜的家庭巨大的不解、悲痛和恐懼。

  李貴軍檢察長,如果你再一意孤行,一錯再錯,釀成更大后果,別說你是否構成職務犯罪,就問問你的良心過不過得去?

  一個沒有良心的人是不應該執掌一縣檢務的。

  會見快結束時,張爸爸告訴我,他一定會堅持不認罪、不賠償,因為他是無罪的。

  張爸爸說:“我會抗爭到底,否則檢察院這些人還會繼續害別人。我們這樣他們都敢害,普通老百姓他們就更敢害了。法治建設在基層成了一句空話,法律在他們手里成了橡皮泥”。

  張同學因為此案,一度心灰意冷,想放棄直接保送攻讀博士學位的機會。我安慰他,經歷這個案件,你應該更堅強,你應該更努力,讓自己更優秀,將來你才更有能力去幫助更多人。

  為了一個華工的學生,為了一個縣的法治,為了兩個不應該被冤的人——特此舉報!

  此致:

  最高人民檢察院

  湖南省監察委

  湖南省人民檢察院

  郴州市人民檢察院

舉報人:葉竹盛

張同學的老師,張爸爸的辯護人

二零一九四月二十八日

 

中國法制網摘編 崯嶧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