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安徽墓地老板在博物館里開酒店 養巨型娃娃魚和孔雀

發布時間:2019-07-16  來源:鳳凰網-澎湃新聞網  字體大小[ ]

   幽暗密閉的空間里安置著堆砌在一起的雕花古床、床上和墻角安置的古裝蠟人、博物館角落里老板豢養的巨型娃娃魚總在不經意間發出如嬰兒啼哭般的撕叫……

  在安徽省馬鞍山市,這座有著國家4A級旅游景區的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風格有些讓人費解,而這座博物館留下的疑問并不僅僅在此。

  2010年底,48歲的墓地老板劉維以建古床博物館的名義,在馬鞍山市用1390萬元價格拿下2萬多平方米土地。而澎湃新聞發現,最終該博物館用地中只有約五分之一用于建設博物館,余下的建筑分別成了酒店、豪華私人住宅、以及殯葬一條龍等商鋪。

  而當地國土資源部門對此的回復是:“如果建設項目已通過了規劃和建設審批,則不管該建設項目做何用途,其均不能被看作是土地用途的變更,而只是建筑物用途的改變。”

  博物館還是酒店?

  4月29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了馬鞍山市雨山區銀塘鎮的德化堂古床博物館。

  博物館門外,豎著一塊“馬鞍山十佳文化旅游景區”的廣告牌,廣告牌上,德化堂古床博物館的照片被放置在了左上方最顯眼的位置,而與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并列“馬鞍山十佳文化旅游景區”的,還包括采石磯景區、天門山景區等。

  在古床博物館售票處的墻上,懸掛著多塊彰顯著博物館所獲榮譽的銅牌,除了由馬鞍山市旅游局頒發的“馬鞍山十佳旅游景區”銅牌和安徽省文化廳、安徽省文物局頒發的“全國首批十佳民辦博物館”銅牌之外,國家4A級旅游景區的銅牌被掛在墻上最中央的位置。

  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果是德化堂國際酒店的住客可以免費參觀古床,否則則要購買門票,成人票為每人60元。

  記者花費60元購了古床博物館的門票,站在博物館門前的工作人員示意記者從右邊開始參觀后,便走出展館自顧自與同事聊天,不再做任何引導或講解服務。而整個博物館的展覽區中,除了記者之外,便再無一名游客和工作人員。

  博物館內燈光極其昏暗,進門后首先便是一處用鐘乳石堆砌起的室內洞穴,沒有任何燈光照明,洞穴深處,站著幾個人影。走近一看,發現是身著清朝服裝的蠟人,在蝙蝠狀的鐘乳石掩映下,蠟人臉上幽幽帶著僵硬的笑容。作為參觀博物館的必經之路,記者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從蠟像旁穿過。

  進入展區之后,記者看到,博物館中的展品大多是清代至民國期間的木床,大多數木床呈上下兩層式疊放的擺放狀態,一張接著一張,在博物館走廊的兩邊木然排成兩排。在整個展廳中,很少有關于展品的文字說明,即使有也僅僅是介紹展品大致的年代。少數古床則會與座椅等其他老式家具組合展示。

  燈光昏幽、寂靜無人的展廳內,幾乎所有展區都會有古裝蠟人配合場景展示。似乎由于疏于維護,蠟人身上的清代古裝蒙著厚厚的積灰顯得陳舊,假的發辮則很多已經松散積灰。

  蠟像放置經常出現在雕花木床之內,或躺或坐,從場景顯示來看,有正在睡覺的男主人,門口守著侍女,也有的蠟像則被打扮成古裝新娘的造型,身穿大紅色的嫁衣、臉上蒙著紅布蓋頭,腳上一雙陳舊的紅色繡花鞋。

  參觀古床博物館時,空曠的博物館里,記者不時聽到幾聲如嬰兒啼哭般的叫聲回蕩在展廳內。仔細尋找后發現,嬰兒啼哭聲來自于古床博物館內畜養的動物:在博物館出口處的角落里,大型玻璃魚缸中畜養著如孩童體型般大小的巨型娃娃魚。而在古床博物館的三層室外平臺處,飼養著十余只孔雀。相關知情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古床博物館的老板有飼養動物的愛好,在博物館內辟出了相當一部分空間用于飼養孔雀和巨型娃娃魚。

  記者在大眾點評、攜程等網絡平臺上看到,對于這個博物館的體驗,游客評價并不高,“陰森”、“詭異”等成為了游客們點評馬鞍山德化堂古床博物館時頻頻用到的詞匯。

  “展廳比較空曠,光線不好,有點陰森森的感覺。很負責任的說,真的覺得不適合年輕人”網友“澳x西”評價;

  “很擔心孩子被嚇著,其實我被嚇著嘍,都沒敢仔細參觀!”網友“母xx途”說。

  另有許多游客則抱怨古床博物館不開燈、缺少服務、文字介紹簡陋、性價比差等。

  而根據記者的實地走訪,即便以極慢的速度游覽,參觀完整個古床博物館也只花了不足半小時時間。

  走出展廳時,記者詢問位于古床博物館北部與博物館展示區風格統一的建筑是否也可以參觀時,古床博物館工作人員明確告知記者,其他區域都不是博物館展區。

  澎湃新聞發現,博物館區域中,最顯眼位置屬于德化堂國際酒店,酒店巨大的招牌聳立在建筑的外墻上。

 

  記者在攜程上查閱馬鞍山市德化堂國際酒店的基本信息顯示,該酒店于2014年開業,2019年裝修,共有101間客房。酒店簡介中寫道:“馬鞍山德化堂國際酒店坐落于美麗的詩城馬鞍山,與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連為一體,是集食、住、行、會議、娛樂、健身于一體,兼有商務、會議、休閑功能的精品文化主題酒店。”德化堂國際酒店前臺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酒店的標間和大床房對外售價是每晚258元,但由于酒店已承接下了旅行團業務并經常承接各種會務,生意極好,客房經常被訂滿,留給散客的空房往往只有個位數。

  在德化堂國際酒店大堂外,門廊上的電子屏幕滾動播放著“熱烈歡迎觀摩馬鞍山市公安數據建模創新大賽的各位戰友。”

  記者看到,整個酒店共有7層,酒店大堂、客房、餐廳、會議室、咖啡廳、酒吧等一應具全,酒店內還開設了室內游泳池。

  澎湃新聞記者來到酒店內,發現酒店的3層加建了兩座空中連廊,可以直接通往古床博物館的頂層(3層)平臺。古床博物館的頂層正處于裝修中的狀態,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博物館的頂層曾被用作酒店的餐廳,酒店住客的早餐便是在古床博物館的三層享用。

  4月29日,澎湃新聞記者從馬鞍山市檔案局調取了德化堂古床博物館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拍賣出讓公告、出讓合同(下文簡稱“出讓合同”)、建筑規劃許可證等相關材料。

  根據出讓公告和出讓合同,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宗地總面積為20561.36平方米,坐落于馬鞍山市九華路與康樂路交叉口西北角(東至康樂路、南至九華路、西至煙山路),出讓價款為人民幣1390萬元,每平方米為人民幣676.02元。出讓合同中明確注明:該項目為博物館用地,開發建設后不得對外銷售;嚴禁受讓人改變博物館建設用地的土地用途,因故終止的,有國家依法回收后繼續作為博物館建設用地。該出讓合同的簽訂時間為2010年12月16日。

  從另一份項目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附件上可以看到,馬鞍山市德化堂古床博物館一期項目的總建筑面積為24722.83平方米,其中地上總建筑面積為20283.09平方米,含博物館A區(1)441.62;博物館B區10635.28平方米,博物館C區1115.19平方米,博物館D區6626.48平方米,展示廳1464.52平方米。

  此外,博物館的地下建筑面積為4439.74平方米,包含車庫3775.72平方米,設備用房526.02平方米,儲藏室138平方米。

  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附件上還明確標注了各區域建筑的用途。

  從記者拿到的德化堂古床博物館規劃圖可以看出,由南至北面的建筑分別為古床博物館A區、古床博物館B區、古床展示廳一、古床展示廳二(兩棟建筑)、古床博物館C區和古床博物館D區?,F在的酒店所在位置就是規劃圖上的古床博物館B區。

  展示區變私宅商鋪

  國土局:改變建筑用途不算改變土地用途

  從德化堂國際大酒店繼續向北,則到了規劃中的博物館展示廳區域。

  規劃圖上顯示,古床博物館的展示廳共分為兩部分:靠南面的一棟建筑為“古床展示廳一”;靠北面的兩棟建筑則為“古床展示廳二”。

  記者在實地看到,“古床展示廳一”的門外豎著“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馬鞍山工作站”的木牌,但大門緊閉,窗簾也完全拉上遮住了室內場景?,F場保安告訴記者,這一區域目前并沒有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員辦公,屬于閑置狀態。

  規劃圖中“古床展示廳二”的區域則為兩棟三層高的小樓,靠東邊的小樓正在內部裝修,而靠西邊的小樓外則有圍墻將小樓與外界隔開,圍墻上開著一扇古色古香的古銅色大門,頗為氣派。

  記者從古銅色大門潛入其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帶有涼亭和小橋的景觀式庭院,庭院中還樹立著一塊籃板,儼然是兒童活動游戲的區域,庭院內還放置著晾衣架,墻角停放著兒童三輪車,充滿生活氣息。

  與庭院連接的是一棟三層高的豪華別墅,別墅的大門并沒有鎖上,門口掛著一把折疊傘,透過別墅一樓的窗戶可以看到室內豪華的家裝和擺設,別墅一樓除了客廳之外,還有一個琴房,放著一家鋼琴,鋼琴上方有一個相框,是一位小男孩的照片。

  別墅的一樓還建有陽光房,陽光房中養殖著花草并晾曬著大量衣物。

  正在記者仔細觀察別墅周邊環境時,一位穿著圍裙、手持掃帚、保姆裝扮的中年女子走出了別墅。她告訴記者,記者所在的是私人住宅,并不是博物館的公共區域,并示意記者迅速離開。

  記者又向門外的保安詢問兩棟別墅的用途,保安明確告訴記者,靠西邊的小樓是德化堂國際酒店老板一家的住處,而東邊的小樓將被裝修為酒店的總統套房,對外營業。

  此后,又有一對手里提著菜的老人從別墅中走出,記者詢問別墅是否是博物館設施,并希望入內參觀。老人再度證實了“古床展示廳二”的區域為私家住宅,并拒絕記者入內。

  規劃圖中的古床博物館D區同樣蓋了一棟7層的建筑,D區與C區相連,記者在現場看到,古床博物館的C區和D區開設了多家商鋪。

  其中,較大的幾家商鋪包括:蘇皖水運、德潤坊翡翠原石私人定制、瀘州老窖、杰恩酒業、長洲跆拳道、四季少兒藝術培訓等。較小的商鋪則包括一些寵物店和書畫工作室,另有部分空間租給了企業做辦公樓。

此外,博物館D區的7樓還開設了一家射擊館,有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博物館老板的兒子愛好射擊,因此將整個7樓都打造成了射擊館,但為了“避嫌”,博物館D區的樓下掛上了“馬鞍山射擊運動協會”的牌子。

  一位在博物館D區的商鋪經營者告訴記者,整棟樓長期招租,且租金相當便宜:一樓門面房每平米每月租金僅20多元,如果是樓上空間更可談價,有意租賃的話可以聯系德化堂古床博物館的經理。

  除了私自改變項目土地用途之外,整個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項目還存在著違章搭建的現象。

  記者在規劃圖中看到,古床博物館的B區和D區都應為6層建筑。但實際上,如今被建了酒店的B區和作為商鋪的D區均多搭建了整整一層。

  澎湃新聞了解到,最早注意到土地性質與用途不符的是經營當地酒店的負責人。

  在馬鞍山德化堂古床博物開門迎客的一年之后,位于德化堂博物館規劃用地上的博物館B區開起了一家大酒店。

  最初,酒店使用過“德化堂床文化酒店”、“塞納河畔艾美酒店”等名字。記者找到了兩位曾經經營過該酒店的酒店管理公司負責人,兩位負責人向澎湃記者透露,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內的酒店自2014年開業起至少更換了三家酒店管理公司。

  其中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雖然古床博物館旁酒店的租金比市場價低,但是需要他自己投入巨額的資金用于裝修布置、廣告宣傳和銷售。由于該酒店已經有正規的營業執照,所以他從來沒有想到過酒店的用地居然不是商業用地。

  “酒店辦理營業執照,需要向工商部門提供經營用地的產證等資料,如果產證顯示是博物館用地,營業執照根本不可能辦下來。”該負責人說。

  根據由國務院頒發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第二十五條,“民辦非企業單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登記管理機關予以警告,責令改正,可以限期停止活動;情節嚴重的,予以撤銷登記;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其中的第六項情形便是:“從事營利性的經營活動的”。

  上述負責人回憶,在他把自己酒店管理公司的營業地址轉到德化堂國際酒店所在地址的過程中曾發生過一段小波折,“我們在工商的窗口辦理變更手續時窗口工作人員曾經不給辦,說是地址有問題。我們感到很困惑,就去找劉維,問他問題出在哪兒。后來,劉維的一個手下對我們說,如果不找關系,窗口的工作人員難免會刁難,他說他去找關系辦,果然,上午我們辦不成的事,下午他就辦成了。既然辦成了,我們也沒再多想。”該負責人說。

  “直到在準備開業了,消防等檢查卻經常不合格,根本沒辦法正常經營,我一開始百思不得其解,后來仔細查了才發現竟然是項目用地性質有問題。”該負責人透露。

  該負責人告訴記者,用地性質本身不是商業用地,這意味著無論如何整改,消防等問題都不可能解決,酒店具有極大的安全隱患。“萬一發生安全事故,作為酒店運營方,我可能要負刑事責任的。所以我不敢,也不可能再經營下去。”

  不過,更改土地用途的說法并沒有被當地政府相關部門認可。

  一份2018年12月馬鞍山市國土資源局回復的信訪事件處理意見書顯示,有群眾于2018年10月分別向馬鞍山市信訪局和國家信訪局網上信訪,反映馬鞍山市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違反土地出讓合同約定的“博物館用地”土地性質、違法改變出讓合同的土地用途為“商業”,希望有關部門能夠重視、加強監管。

  對此,馬鞍山市國土資源局在意見書中回復稱:“如果建設項目已通過了規劃和建設審批,則不管該建設項目做何用途,其均不能被看作是土地用途的變更,而只是建筑物用途的改變。”

  馬鞍山市國土資源局在意見書中寫道:“對于您舉報德化堂古床博物館改變土地用途的問題,因該項目建設已經規劃等部門批準,并通過規劃等部門驗收,不屬于改變土地用途。”

  至于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建筑物的用途是否改變,若改變該如何處理等,馬鞍山市國土資源局在意見書中卻沒有給出明確的答復,僅表示,“對建筑物用途的改變如何處理,城鄉規劃法未明確規定。”

 

  墓地生意發家的博物館老板

  那么,這個在博物館用地上,堂而皇之建造酒店、別墅、和商鋪的德化堂古床博物館老板究竟誰呢?

  在博物館規劃用地內開設的眾多商鋪中,其中有一家“東陽山陵園殯葬一條龍”便是博物館德化堂古床博物館老板的家族生意。這位老板名叫劉維,他因為壟斷了馬鞍山的墓地生意而頗具知名度。

  從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項目的《建筑工程規劃許可證》申請表上記者看到,該博物館的法定代表人為劉強,據當地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劉強正是劉維的兒子。

  網絡資料顯示,劉維1962年7月出生,任安徽省馬鞍山市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館長、馬鞍山市金龍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除此之外,他還擁有馬鞍山歷史與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馬鞍山市收藏協會副會長等諸多頭銜,甚至曾被《中國文物報》譽為“古床王”。

  在馬鞍山市人民政府官網上,澎湃新聞記者看到了一篇皖江在線于2013年6月對于古床博物館的報道,報道稱,德化堂古床博物館自2012年10月至次年6月,已經接待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參觀者近15萬人次,“德化堂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正逐步擴大,每逢周末或節假日,舉家游玩者甚多。”

  該報道透露,德化堂中國古床博物館是雨山區著力打造的文化產業項目之一,坐落在擁有五千多年歷史的煙墩山遺址公園旁,云集了全國各地300余張古床,是目前中國最大的私人古床專題博物館。

  報道還采訪了“正在忙碌的德化堂的主人——劉維”,劉維介紹,德化堂的名字取自《周易》“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希望熱愛中國文化傳統的人們“緣德而來,從德而為,和德而修能者能夠濟濟一堂”。在該報道中,劉維曾表示,古床博物館的二期將在2013年10月開放。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上述報道中德化堂古床博物館中有三百多張古床,但于2014年7月發布于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官網上的項目招商公告卻顯示,博物館收集古床僅153張。這比對外宣傳時的數據整整少了一半。

  不過,劉維在馬鞍山一帶真正為人們所熟知的并不是“古床王”、德化堂國際酒店老板等頭銜,在馬鞍山的當涂縣一帶,劉維的名字可謂路人皆知,因為劉維開設的東陽山陵園以及陵園內所設立的殯儀館幾乎壟斷了馬鞍山當地的殯葬生意。

  劉維的發家史同樣和“地下”有關,其第一桶金,來自于黃梅山鐵礦。而鐵礦業也是馬鞍山的知名產業之一。

  記者來到劉維老家所在的當涂縣黃梅山地區,一處約有1000平米的私宅便是劉維老家的住所,私宅兼具了中國古典園林和西式城堡的特色,外圈以高墻環抱,大門和側門口均安放有兩座石獅。

  私宅內綠樹掩映,亭臺樓閣具全,私宅內的建筑沿著一個斜坡層層向上,透過圍墻可以看到最靠外的陳設是一座私家廟堂,供奉著至少有真人高的關公像。

  當地村民告訴記者,劉維本人如今并不住在這座私宅內,私宅是劉維為自己父母建造的居所,村民透露,父親便在黃梅山的礦里工作,母親則是糧站的會計,劉維可以說是一位“礦二代”。

  劉維本人也并不避言其靠鐵礦發家致富的經歷。

  在安徽省殯葬協會網站上,記者看到一篇刊發于2012年8月的對劉維的訪談。在訪談中,劉維表示,自己是土生土長的當涂人,1985年到黃梅山鐵礦上班,后來老礦山瀕臨破產,他便開始創業,籌建了馬鞍山丙子山鐵礦。

  2000年以后,劉維用積累的資金成立了養殖公司,從事種植、養殖產業,劉維自稱“利潤客觀”。

  但此后,劉維將目光瞄準了一本萬利的殯葬產業,他與當涂縣民政局合作新建東陽山陵園。

  工商信息顯示,當涂縣東陽山陵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3日,注冊資本500萬元,法定代表人正是劉維。企業股東信息表明,馬鞍山市九龍山生態發展有限公司持有東陽山陵園55%的股份,而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第一大股東都是劉維。

  此外,東陽山陵園的股東信息也曾在2018年7月25日發生過變更,此前,當涂縣殯儀館持有東陽山陵園45%的股份,而變更后,當涂縣殯儀館退出,改由安徽青山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東陽山陵園45%的股權。安徽青山控股有限公司由當涂縣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100%控股。

  在上述訪談中,劉維曾透露東陽山陵園征地和修建的一些細節,他說,在陵園的發展過程中,征用土地是一個新項目啟動的難題,是一個攻堅戰。“連接新殯儀館的道路長達1600多米,涉及兩個村委會、四個村民組的大多數農戶,地類有水田、旱地、水塘、菜地、果林等多種類型,情況非常復雜。”

  劉維在訪談中表示,“我與征地工作組的同志一起,反復與村干部、村民組長、村民進行溝通交流,盡最大可能照顧他們的利益,取得信任和支持,很短時間便與農戶、村委會簽訂了征地合同。”

  訪談中還透露,東陽山陵園僅用了十個月時間便建成了,“得到了上級領導和社會各界的贊賞”。

  東陽山陵園共400畝,記者在陵園看到,墓碑層層疊疊排列在山坡之上顯得頗為壯觀。但即便如此,直至今日,東陽山陵園也尚未銷售完畢。

  有知情人士告知澎湃新聞記者,東陽山陵園還有進一步擴建的計劃。而記者詢問陵園周邊的農民時,有農民告訴記者,近期已經有人來各家各戶丈量過土地。東陽山陵園為劉維帶來了豐厚的回報,記者在陵園內咨詢了工作人員墓穴的銷售價格后了解到,東陽山陵園每個墓穴的大小大約在1平米左右,根據墓穴所處的區域,銷售價格分為四個不同檔次:1-2萬元、2-3萬元、4-6萬元和7-14萬元。估值3億元

  曾計劃轉讓博物館

  有跡象表明,劉維原本并不打算長時間持有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項目。

  記者從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官網發布的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床文化酒店招商公告,以及由浙江國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馬鞍山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德化堂古床文化酒店項目轉讓推介書上看到,劉維確曾有意賣掉整個項目。

  根據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官網2014年7月14日發布的信息,劉維提出的合作方式包括:股權或資產整體轉讓;股權或資產部分轉讓;增資入股等合作信息等。

  在項目轉讓推薦書上,還有對德化堂古床博物館整體項目的估值,估值高達3億元左右。

  推薦書上還透露:馬鞍山德化堂古床博物館將其擁有的該地塊使用權設定抵押登記、抵押額1500萬元整,該筆抵押款所得資金用來繼續投資博物館的建設和經營。

  也就是說,1390萬拿了大片博物館規劃用地,隨即抵押貸款了1500萬元,項目剛剛建成便打算用3億元的高價賣掉整個項目。

  兩份文件還透露了更多信息,根據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上登出的招商公告,整個項目實際總占地面積達32.78畝,公告中明確標明:博物館建筑面積為7099.7平方米;酒店總的面積為10635平方米,實際建筑面積為11743平方米,分別是一至三層建筑面積為7932平方米,四至七層建筑面積為3308平方米(每層827平方米)。另外四層增加的小舞臺建筑面積為173平方米, 員工住宿面積為330 平方米;酒店附樓建筑面積為6483平方米。展示廳建筑面積為1197平方米。門市房建筑面積為1045平方米。地下車庫建筑面積為4439平方米。

  從招商公告中還表明,即便是僅有的7099.7平方米算作博物館建筑的部分中,也有相當一部分并非博物館。

  公告稱:“博物館一層為古床陳列展示區,二層為主題館,三層設了6間VIP特色包廂,10間古床特色房,1間大套房,8間標房,游客來到博物館不僅能看到古床還能體驗睡古床的感覺,并且能享受到酒店里的美食,同時還購買到與古床息息相關的其它小商品。”

  新的生意:已經營業的度假村“沒辦過手續”

  至于劉維為何要賣掉整個德化堂古床博物館項目,在轉讓推介書上也做了明確的解釋。

  記者看到,在“轉讓原因”一項中寫著:劉維下一階段的重點是對馬鞍山市旅游規劃的文化休閑龍頭項目“大青山李白文化旅游區”進行投資建設,因此希望引入戰略投資者,以多種方式合作經營德化堂。

  顯然,當時劉維希望通過轉讓全部或者部分的項目股權,以獲取資金,投入到下一個旅游文化地產項目中。

  在由當涂縣黨史地方志辦公室編寫的《當涂年鑒》(2014)中,記者查到了劉維計劃在大青山李白文化旅游區投資的項目名為“安徽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該項目正是由劉維旗下的馬鞍山市九龍山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建設投資,并被列為當涂縣政府2013年重點招商引資項目。

  《當涂年鑒》(2014)顯示,安徽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總投資約4億元,規劃占地總面積約400畝。項目分二期建設,2013年開工,計劃2015年對外開放,是集溫泉洗浴、觀光旅游、休閑度假、康復養老、商務會議、休閑中心等功能為一體的旅游度假勝地。

  《當涂年鑒》(2014)中稱,該項目現已完成水壩施工、場地清理和部分場地復綠工程。

  當涂縣人民政府網站于2013年10月15日也發布了一則信息稱:近日,大青山李白文化旅游區管委會與馬鞍山市九龍山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簽訂了安徽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投資協議,標志著該區旅游開發項目進入實質性階段。

  該項目總投資約4億元,項目建設周期2年,計劃2015年12月底全部竣工。項目建設內容為龍潭門國際會議中心、龍潭門國際酒店、古家具博物館、溫泉洗浴休閑中心、康復養老療養中心、休閑度假公寓、防火通道、姑孰亭等。

  《當涂年鑒》(2015)中又披露了該項目的一些進展,年鑒寫道:至2014年底,該項目規劃調整已完成,待縣規土會審批,已累計投入約3000萬元,已完成水庫駁岸、土地平整、游客接待中心、部分景觀綠化等附屬設施建設。待規劃通過后,全面開工建設古建筑部分。

  然而,在2015年之后,便找不到任何有關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的建設進展信息了。

  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是否存在?帶著這一疑問,5月22日,記者來到了當涂縣大青山李白文化旅游區,在一片青山綠水之間,記者找到了這一神秘的旅游度假村。

  度假村外并沒有高聳醒目的標識,一圈繪有李白舉杯飲酒圖案的圍墻將整個度假村與周邊的山林隔開。

  與劉維旗下的德化堂、東陽山陵園以及私人住宅等建筑浮夸、搶眼的風格不同,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甚至沒有一個像模像樣的大門,簡陋的藍色鐵門儼然是一副未完工的狀態。

  鐵門左側的圍墻上,手寫有“龍潭湖山莊”五個藍色大字,圍墻下方還寫上了一個“訂餐熱線”電話號碼。

  記者在鐵門外叫門之后,一位門房大爺為記者開了門,在聽聞記者是來大青山游玩的游客,希望找用餐地點時,門房大爺示意記者進入度假村,并告知記者:里面可以吃飯。

  度假村內雖然同樣是未完工的狀態,但其中的風景卻可謂別有洞天。整個度假村將一面巨大的湖泊都圈了起來,在青山倒影在湖中頗有意境,沿著湖對面的山路一路向上,便可抵達傳說中李白的衣冠冢。湖邊??恐〈?,一群散養的雞若無其事地在湖邊行走著。

 

  順著土路往度假村內走去,便出現了德化堂特有的建筑和裝飾風格,各種石獸堆砌在土路兩側,一座帶有金色龍紋裝飾的中式建筑矗立在度假村的中央,從建筑顏色和風格可以看出,它與德化堂、東陽山陵園出自一位老板的手筆。

  中式建筑旁,還有一個如小型籃球場大小的巨大籠子,飼養著將近三十只藍色或白色孔雀。

 

  而在中式建筑后,則是大片被炸開散落在地上的山石,山體被炸開后植被全無,露出了灰突突、黃撲撲的山體本色。

 

  再向深處看去,可以看到湖的盡頭處筑有堤壩。一位知情人士曾向記者透露,劉維曾有計劃取大青山水源做礦泉水生意,為此已在大青山開山建壩。

  正在記者在度假村中瀏覽時,中式建筑里走出了兩位大約五十多歲的中年女子。聽聞記者周末有意帶十幾位朋友到大青山一帶旅游,想提前找好合適的午餐地點時,其中一位中年女子熱情地把記者迎入中式建筑內,向記者展示各個餐廳的包房。

  中年女子告訴記者,雖然“龍潭湖山莊”外部看似簡陋,沒有醒目的招牌,但里面各種餐飲、住宿和娛樂設施一應俱全,只要提前幾天預約,便能提供周到的服務。“想吃孔雀也可以,2000塊一只。”閑談間,記者詢問為何這一地理位置絕佳的度假村卻沒有大張旗鼓地營業。中年女子回答稱:“政府不讓搞”。中年女子解釋,度假村是自己一位朋友投資的,但建到一半,政府突然說要“還綠水青山”,于是度假村不得不停工了。

  中年女子稱,雖然度假村沒有建完,卻還是在對外營業的,大部分情況是做一些熟人生意,但也會接待散客。只是由于畢竟“政府不讓搞”,不能做得太過明顯。

  在度假村內,桌上擺放著印有“德化堂國際大酒店”字樣的紙巾盒。這位中年女子還透露,在大青山類似的度假村項目還有幾個,都是建到一半因為要“還綠水青山”而停工。

  在記者離開劉維的度假村后,一位大青山一帶的村民村民向記者表示,大青山包括“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在內的幾個項目都沒有規劃,村民稱,因為最近幾年報出了類似秦嶺違建等事,“上面查得緊了,才都停工了。”

  中年女子和村民的描述讓劉維的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顯得更為撲朔迷離。

  為了一探究竟,記者來到了當涂縣政府和大青山管委會,向當涂縣政府規劃部門和大青山管委會詢問“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進展。

  在當涂縣規劃局辦公室內,工作人員在聽聞記者來意后表示,“知道這個事情”但“項目還沒到申辦手續”。

  記者追問,“但項目怎么已經建了一半了?”

  “這應該沒有吧。”當涂縣規劃局工作人員略顯遲疑,他隨即表示,大青山管委會應該比較清楚,“具體可以去問大青山管委會。”并再一次表示,項目“沒辦過手續”。

  記者隨即來到大青山管委會,大青山管委會工作人員首先確認了劉維在大青山確實投資了“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但表示該項目暫時停工了,原因是“與規劃不符,規劃要調整”,但他隨即強調“到2020年就可以建了”。

  記者追問停工的具體原因,上述工作人員立即表示,“是與規劃有沖突,不是劉維的問題。”并稱具體為什么停工應該去問規劃部門。

  在記者的不斷追問之下,該工作人員再次告訴記者,等到2020年就可以了,因為“合同簽了,不可能不讓他建的。”

  記者繼續追問為何一定是等到2020年,該工作人員則又言辭閃爍,“以后的事情我們怎么知道呢,規劃有可能調整,又有可能不調整,規劃有可能不批了呢。我只能告訴你這個人是有的、項目也是有的,但項目目前停工,停工的原因是規劃的問題。”

 

  截至發稿,德化堂古床博物館的博物館用地何以堂而皇之地建起商業設施尚且是一筆糊涂賬,而大青山開山伐木建到一半的度假村更是讓人滿腹疑問。

  當記者離開大青山時,已是日落時分,在龍潭門國際文化旅游度假村項目的外墻上,豎立著“發動群眾依靠群眾堅決打贏掃黑除惡人民戰爭”的巨大標牌,斜陽灑落在標牌之上,映襯地標牌上的紅色字體分外顯眼。

 中國法制網摘編 崯嶧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