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四川威遠縣一女子百萬轎車被非法占有 報案后被民警嚇唬

發布時間:2019-09-30  來源: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  字體大小[ ]

百萬轎車被非法占有

法官警察充當保護傘

  百萬轎車被非法占有,向威遠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返還,人民法院在審理民事案件中明知有刑事犯罪事實而不予立案,也不移交公安、檢察機關。在審理本案中,只注重言證,未注重書證,只注重現證,未注重史證,認定事實不清,混淆黑白,適用法律錯誤,采信虛假證言,枉法判決:轎車合法!

  威遠縣公安局竟然將與受害人無任何關聯性的另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升級為刑事案件受案偵查,違反辦案取證規定,干預民事審判,違法受案、插手經濟糾紛,亂作為、不作為,并在調查取證時全程帶上非法占有者作陪!辦案民警詢問受害人時,更是強行要求受害人承認轎車不是自己出錢購買的,還威脅受害人“要坐牢”……非法占有者曾多次公開向受害人叫囂:“公安局倪xx和梁xx兩個領導都叫我告你們的詐騙罪。”……

  在依法治國、反腐倡廉、正黨風樹形象的新形勢下,而威遠縣法院、公安還在鐵板一塊為誣告陷害和侵占他人財產者充當著保護傘……

  我叫龍碧英,四川省威遠縣人,我于2012年以分期付款方式購買的一輛125.8萬元的奔馳轎車,在2015年1月24日被威遠縣XXXX公司老總王XX從我前夫的弟弟手中開走拒不歸還,并稱我前夫2014年1月2日向其借了60萬元到期未歸還,因此要開走我的車以抵債。但我對此并不知情,而且我與我前夫早在2009年8月14日已離婚,且轎車是在我離婚后以我個人自有資金購買所得,其借款債務與我及我所有的轎車沒有任何關系。

  我向法院起訴要求王XX返還轎車后,反被王XX控告詐騙。威遠縣公安局在毫無依據的情況下對此受案,并三次對我進行詢問,詢問的內容基本相同,每次都要求我承認車是我前夫的,面對我提供的機動車登記證,購車發票、轉賬憑據等票據,詢問民警卻說:“你這些票和證照,證明不了是你的車。”威遠縣經偵大隊一名姓尹的民警在詢問我時還威脅說:“你已經構成了合伙合同詐騙,數額大,要坐牢”。

  之后,威遠縣公安局為幫助王XX到法院起訴,又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書。王XX得以順利起訴,法院審理后準予王XX撤訴。但王XX依舊非法侵占著我的轎車拒不返還。

  后來,威遠縣人民法院對于我再次起訴的要求王XX返還原物案判決:王XX取得川KBD690轎車合法應當歸王XX所有。駁回龍碧英的訴求。

  這樣的判決讓我忍不住想問,公安、法院都成了某個人的了嗎?這還是人民公安、人民法院嗎?

  2016年9月13日我再次去威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請求立案調查,但辦公室里的尹姓警察對我提供的證據看都不看直接說:“立不了案,出去!”

  在威遠縣公安和法院的避護下,非法占有者開著我的轎車逍遙法外至今已20個月之久,拒不歸還,導致我嚴重經濟損失。我強烈要求:

  一、威遠縣法院公平、公正依法審判,侵占者立即歸還我的川KBD690奔馳轎車;并賠償因轎車被侵占造成的生意經濟損失。

  二、威遠縣法院應將涉及刑事部份移交公安局、檢察院,并追究王XX的刑事責任。

  三、因公安亂受案造成我的社會影響要求賠償。

  事件詳情:

  看威遠縣公安局如何將借貸糾紛案件升級為刑事案件受案偵查↓↓↓

  王XX非法占有我的個人財物奔馳轎車,并稱我前夫于2014年1月2日向其借款60萬元到期未歸還,用我的車抵債。

  我與我前夫早在2009年8月14日已離婚,王XX稱的2014年1月2日我前夫向其借款60萬元一事發生在我離婚五年之后!且王XX與我前夫發生借款關系時,我不在場,也不知情,更不是共同借款人,也不是擔保人。這借款與我何干?離婚證書如下圖:

  我于2015年10月8日向威遠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王XX返還原物之后,王XX于2015年10月20日以我涉嫌合同詐騙為由向威遠縣公安局提起刑事控告,威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在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受理此案。突然聯想到,非法占有者王XX曾多次說:“公安局倪xx和梁xx兩個領導都叫我告你們的詐騙罪。”借款糾紛案因此升級為刑事案件偵查!下圖是威遠縣公安局出具的“受案回執”:

  因威遠縣公安局2015年10月20日出具了這份“受案回執”,法院原定于2015年10月29日下午3點開庭審理的我起訴王XX返還原物一案,法院中止了審理。充分證明公安局明顯有干預民事審判的嫌疑。

  對于威遠縣公安局受理這起刑事報案,我有幾點質疑:

  一、報案人王XX提供了什么依據證明我與我前夫李天平構成合伙合同詐騙?威遠縣公安局以什么事實和法律依據受案?

  二、從王XX之后的起訴書可得知,其與我前夫只是借款糾紛。威遠縣公安局何以詐騙罪受案?

  三、無論是王XX與我前夫的借款糾紛還是王XX稱的合伙合同詐騙,與我都沒有任何關系。威遠縣公安局又以什么事實依據說我涉嫌合同詐騙?

  威遠縣公安局兩名警察在詢問時的行為是在為非法占有者炮制偽證嗎?

  威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受理王XX報案后,對我進行了三次詢問,第一次是一名姓尹的警察;第二次是姓羅的警察;第三次仍是羅姓警察,另外多了一個旁聽的,我不認識,警察也沒有作說明。警察每次詢問都要求我承認轎車是我前夫的,還要求我必須按照他們的要求回答問題。

  我向兩名詢問警察說明,車是我離婚后我自己的錢購買的,不是我前夫的,也不是夫妻共同財產,我有轎車的一切合法證照,并提供了購車發票、轉賬憑據等證據。

  但兩位警察兇神惡煞的拍著桌子說:“我叫了你拿這些東西呀!你只要說車是你前夫出錢買的就行了。你這些票和證照,證明不了是你的車。”

  姓尹的警察在詢問時還威脅說“你已經構成了合伙合同詐騙數額巨大,要坐牢喲。”

  經我確認了解,威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在對另外幾名社會人士進行了調查詢問時,報案人王XX全程參與“監督”!似乎擔心被詢問人員說了實話,與其想要的證言不一致!在后來從法院的判決書中采信的筆錄中看到,被詢問人員的說話都在撒謊。

  也不難理解,威遠縣公安局在詢問我時以威脅的方式要求我按照他們的要求回答問題的慣性做法,不排除,這幾個被詢問的人員也被要求了!

  威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如此形影不離的帶著王XX,符合辦案偵查相關規定嗎?我國哪條法律法規給了你帶著控告人詢問調查相關人員的權利?

  《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八條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應當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第五十七條公安機關必須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夠證實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無罪、犯罪情節輕重的各種證據。必須保證一切與案件有關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觀地充分地提供證據的條件,除特殊情況外,可以吸收他們協助調查。

  偵查了28天之后,2015年11月18日,威遠縣公安局又以無犯罪事實向威遠縣法院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書,如下圖:

  根據公安部相關規定,受案、立案都必須網上登記,以便報案人和其他案件當事人可以通過公安機關政務網站等自助查詢接報案、受案立案及案件辦理情況。上圖,威遠縣公安局出具的這份“不予立案通知書”的受案有無進行網上登記呢?沒有查到該受理案,威遠縣公安局對我及其他幾名人員的詢問難道是在辦假案?或者說是在以公安局的名義、警察的身份幫助非法占有者炮制偽證?圖謀將我納入王XX與我前夫之間的借款共同債務人,然后就順利的幫助王XX“合法”霸占我私有轎車。

  現在看來,威遠縣公安局之所以蹊蹺受案、非法詢問取證后出具不予立案通知書,或是因為王XX要到法院起訴與我前夫的借款糾紛。法院也就有了“善意取得,善意就是合法的”的說辭!

  《公安部關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見》規定對于群眾報案、控告、舉報、扭送,違法犯罪嫌疑人投案,以及上級機關交辦案件或者其他機關移送的案件,除性質和事實涉及國家秘密的以外,都必須進行網上登記?!兑庖姟返?二)條4項還明確:對于報案不接、接報案后不登記不受案不立案、受案立案后不查處,越權管轄、違法受案立案、插手經濟糾紛,以及虛報接報案和受案立案統計數據等違法違紀行為,依照有關規定追究相關領導和直接責任人員的責任。

  威遠縣公安局在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受案偵查,28天后又因無犯罪事實不予立案,這不僅對我造成嚴重的精神打擊,更是干預民事審判,違法受案、插手經濟糾紛,亂作為。

  報案人、王XX不僅故意非法占有他人財物拒不歸還,還涉嫌侵占罪而且捏造事實意圖使他人受到刑事處罰,涉嫌誣告陷害罪。公安機關應依據《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公安部關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見》等有關規定追究其責任。

  在威遠縣公安局的支持幫助下,2016年1月29日王XX就我前夫借款未還向威遠縣法院提起訴訟,法院于2016年3月15日開庭審理,于2016年3月25日裁定,準予王XX撤訴。

  不難看出,非法占有者為達到侵占他人財物的目的,利用其在威遠縣公安局的關系網,進行報案、公安受理偵查、再不予立案,又起訴、法院受理審理、又撤訴。這當中有多少權為己用、政商關系不清不楚,又怎會是我們普通民眾能知曉的?!我們普通民眾要想打贏官司、感受公平正義,在威遠縣還有希望嗎?

  威遠縣法院陷入縣公安局的關系網

  采信虛假證言枉法判決 非法占有變合法

  2016年3月4日,我以追究王XX誣告陷害和侵占財產的刑事責任向威遠縣法院提起訴訟。2016年5月11日威遠縣法院駁回了我的訴求。

  之后,我準備向內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威遠縣法院立案庭法官叫我把上訴狀交給他們,由他們到市中院、去立案。我便把上訴狀交給了威遠縣法院立案庭。過了段時間,市中院也不予受理。

  我又于2016年7月1日向威遠縣法院提起了返還轎車并支付車輛占用費的訴求。法院于2016年7月21日開庭審理。2016年8月29日作出了判決:王XX取得川KBD690轎車合法,應當歸王XX所有,駁回龍碧英的訴求。

  我起訴的是請求法院判令王XX返還轎車并支付車輛占有使用費,而威遠縣法院不僅駁回了我的訴求,還將我個人所有的川KBD690轎車判給了王XX!

  威遠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川1024民初1367號判決書不僅嚴重缺失公正,且不合常理,違背相關法規,用“經審理查明”表述法院從未調查過的、公安局全程帶著王XX參與做的詢問筆錄,當判案依據。判決書下圖:

  這是判決書的第2頁,威遠縣法院以“經審理查明”稱我“于2013年10月生育一子”,在第六頁“經審理查明”的內容里又稱我在“2014年還生育一個小孩”。我是機器呀?一年生一個孩子。我有幾個孩子?啥時候生的?借款發生之后我生過小孩嗎?你查明的內容,你查了嗎?你這是人民法院的判決書,常識都沒有,何來公正?拜托以后認真點!

  判決書第5頁,還是“經審理查明”的內容,畫紅線部份,說這是威遠縣公安局對XXXXXX有限公司經營者何XX的詢問筆錄,稱“2012年8月李天平來我公司辦理按揭貸款……”但是,何XX清清楚楚知道汽車是我龍碧英去按揭的,一切按揭款都是我去還的,保證金也是我在何的公司領的。我想問威遠縣人民法院,你們到底是如何查明的?威遠公安局在詢問何XX時,非法占有人王XX全程都在場,如此證言你也采信!正常嗎?

  這是判決書第6頁,同樣是“經審理查明”的內容,是威遠縣公安局對陳XX的詢問筆錄,稱我在“2014年還生育一個小孩”,判決書第2頁“查明”我“于2013年10月生育一子”,在此,我也不多說,既然是法院“查明”的,那就希望法院能真正查明,我啥時候生的娃,生了幾個,與他人借款糾紛及非法占有我轎車案有何關系。

  這是判決書第7頁,“經審理查明”的內容,畫紅線部份上接第6頁最后一段,是威遠縣公安局對修理店鄒XX的詢問筆錄,稱“李天平有一個奔馳350車子在2013年至2014年間經常在我的店子來維修保養……”暫且不說別的,我就問,鄒XX的修理店有資格做奔馳車的維修和保養嗎?有李天平去修車的證據嗎?如果都沒有,鄒XX說的話是真實的嗎?法院調查過嗎?法院能當作判案依據采信嗎?

  這是判決書第12頁,法院依據威遠縣公安局帶著非法占有者進行的詢問筆錄作出判決:王XX取得川KBD690轎車合法,應當歸王XX所有,駁回原告龍碧英的訴訟請求。

  《關于辦理刑事案件非法證據排除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明確規定:“采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脅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屬于非法言詞證據。”

  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作出了相應規定:一定情形下因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的獲取違反法定取證程序,予以“強制排除”。但是,威遠縣人民法院不但不排除,反而依據威遠縣公安局民警帶著非法占有者王XX詢問社會人士的筆錄作判案依據!

  該判決,嚴重違背事實、混淆黑白:

  一、2014年1月2日,王XX與我前夫發生借款關系時,我不在場,也不知情,既非共同借款人,也非擔保人。威遠縣人民法院依據什么判決我個人所有的轎車抵償該欠款?

  二、2015年1月,王XX占有我所有的奔馳轎車時,沒有取得我的書面或口頭同意,更沒有我同意以該車向王XX借款提供抵押的證據。威遠縣人民法院又憑什么說我同意以車抵債?

  三、王XX借款給我前夫、我自有資金購買轎車,均發生在我與我前夫離婚之后,因此,王XX與我前夫的借款關系是個人債務,不是夫妻共同債務,我所購轎車是我個人財產,不是與我前夫的夫妻共同財產。這是再清楚不過的法律關系,但威遠縣法院卻視而不見,顛倒黑白,在事實證據面前,硬是將我離婚后購買的轎車說成是我前夫所有的。

  四、威遠縣人民法院在審理該案時,明知有刑事犯罪事實,卻不予立案,也不移交公安、檢察機關。

  2016年9月13日,我再次到威遠縣人民法院找到本案的審判法官劉達科,劉法官首先就是一句話“對方是善意的,只要是善意的就是合法的。”作為弱勢群眾,面對公安、法院、有錢有勢的人我實在感到萬般無奈。

  威遠縣人民法院的枉法判決,是否受到“打招呼”的干擾、“關系網”的影響,只有威遠縣人民法院自己知道!

  綜上所述的事實證據清楚明了,能充分證明我沒有伙同李天平進行詐騙行為。我個人所有的轎車被王XX非法侵占,且使用至今,威遠縣公安局受案偵查我,法院還判令王XX的侵占是合法的,駁回我的訴求??h公安局亂作為辦假案,干預司法審判??h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枉法判決。

  相關證據資料附后,共81頁。

  以上反映投訴句句真實,如有不實,我龍碧英(身份證掃描如下)承擔所有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與本網無責。

投訴反映人:龍碧英

2016.9.13

投訴人基本資料:
投訴人姓名: 龍碧英 身份證: 51102419XXXXXXXXXX
手機: 131XXXXXXXX 固定電話: 0832-82XXXXX
QQ號碼: 92XXXXXXX 單位名稱: 四川省威遠縣XX鎮XX路XX號
地址: 四川省威遠縣XX鎮XX路XX號 郵箱:  
投訴IP: 182.XXX.XX.X 投訴時間: 2016-09-15 16:40:40
被投訴人基本資料:
被投訴人姓名: 威遠縣公安局胡小虎局長威遠縣法院劉應江院長 電話/手機: 局長1XXXXXXXXXX院長1XXXXXXXXXX
地址: 威遠縣公安局、威遠縣法院 被投訴單位: 威遠縣公安局、威遠縣法院

  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免責聲明:投訴報料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無關。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不對其進行任何編輯和修改,僅原文刊載,投訴報料人自愿對其真實性、完整性以及第三方承擔的連帶責任等由投稿人負責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本網站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但本網站會履行相應告知義務,告知投訴報料中相關各方。敬請相關各方及部門對反映的相關內容予以核實,也請讀者僅作參考。對投訴報料的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保持中立。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二分彩属于官方开奖吗 微乐江西麻将官网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吉祥棋牌下载官方网站 加拿大卑诗快乐8算法 赛车pk10多少分钟一期 快赢481号码500期 体育彩票网站 p62今天中奖查询 金蟾捕鱼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