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阜陽市潁上縣群眾的信訪路線 透視當地信訪制度和干部作風

發布時間:2019-11-14  來源:中國法治法制新聞網  字體大小[ ]

阜陽市被全黨通報后,有改進嗎?

從潁上縣群眾的信訪經歷看阜陽市作風問題

潁上縣群眾在上訪路上為何走得如此艱難?

   我叫朱全山,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魯口鎮人。從2015年我家房子被強拆、耕地被違法建筑強占、還因拒絕賣房賣地而被惡勢力毆打,反映至今已有4個年頭。2019年以前我一直向鎮上反映情況,但無人理會,甚至遭到惡勢力團伙人員辱罵、欺壓。直至今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進駐我省安徽,我向督導組遞交了反映舉報材料,之后魯口鎮信訪辦才通知我受理了我的反映情況,這也是我反映六年來,政府部門第一次對我的反映有了回應。

  歷經四年的上訪,至今無果。

  群眾在上訪路上,為何走不到盡頭?

  以下是我向我地信訪部門反映情況的艱難歷程:

  2019年6月20日,我收到魯口鎮人民政府“關于朱全山信訪事項的處理意見書”。

  但,魯口鎮人民政府作出的“關于朱全山信訪事項的處理意見書”內容袒護違法人員、為違法人員開脫、敷衍百姓、顛倒黑白,甚至對我反映的多個問題只字不提。

  2019年6月26日,我向潁上縣信訪局、政府辦郵寄了復查申請材料。

  2019年6月28日,潁上縣政府辦電話通知我,申請復議材料要寄給司法局法制辦。

  當(28)日,我立即向潁上縣法制辦寄了復查申請材料。

  2019年7月1日,潁上縣司法局來電話告知,已收到復查申請材料后,并要我提供魯口鎮人民政府“關于朱全山信訪事項的處理意見書”。

  當天(7月1日)下午,我就把魯口鎮人民政府“關于朱全山信訪事項的處理意見書”復印件寄出。

  2019年7月3日,潁上縣司法局法制辦來電話告知說,材料都收到了,但申請復查要到信訪局,不歸他們管。

  2019年7月5日,潁上縣信訪局一同志電話告知說我的申請材料不合格、要求太多、亂七八糟,讓我重新寫復查申請,否則就不會受理。

  我的復查申請材料是事實求是的陳述,用事實依據駁斥了魯口鎮顛倒黑白的“處理意見書”,除了實事求是陳述,我不知道群眾要如何寫申請書才能合格。

  2019年7月6日,我另寫了說明一并與復查申請,再次寄給潁上縣信訪局。

  2019年7月12日,我打電話給潁上縣信訪局詢問是否收到我寄的材料,潁上縣信訪局說“收到了,但你只能針對處理意見提出復查,你反映的處理意見書沒有處理的問題你不要寫,你重新再去反映,你的材料寫的不規范,不受理。”

  請問,一件事情,要群眾分開反映多少次?能不能少點形式、少點折騰、解決群眾反映的實際問題?

  魯口鎮在處理意見里袒護違法人員、為違法人員開脫、敷衍百姓、顛倒黑白!甚至對我反映的多個問題只字不提,我申請復查,就是因為魯口鎮沒有對我反映的問題進行全面的、認真的、依法的處理解決,所以我申請復查,如果按這位同志說的,只能針對魯口鎮回復內容申請復查,那我反映的其它問題魯口鎮在回復里只字未提的,就要我放棄嗎?或者讓我因為一個事情向無數個部門無數次的交材料反映嗎?然后,當我再向上級部門反映的時候,你們是不是又會說,我申請復查材料里沒有提出來,又成了我的責任?

  2019年7月15日,潁上縣信訪局電話告知,讓領取不予受理告知書。原因是:未能按要求補正復查申請及相關材料!

  我向潁上縣三個部門寄了四次復查申請的材料。潁上縣政府辦讓我給法制辦寄材料,法制辦又讓我找信訪辦,信訪辦又讓我重寫復查申請!最后得到的結果是:材料沒寫好,不予受理!

  魯口鎮政府顛倒黑白、敷衍百姓的回復,甚至對反映的主要問題只字不提,當我向潁上縣信訪局申請復查時,潁上縣信訪局又稱,復查申請材料寫的合格、且只對回復內容進行復查,沒有回復的不在復查范圍內。這就是潁上縣和魯口鎮信訪部門的精妙配合!

  2019年7月16日,魯口鎮政府信訪辦打來電話索要我手機里收到的驗證碼,說是潁上縣信訪局要。魯口鎮政府信訪辦在電話里說:“你上訪的事項已經處理過了,需要你評價,潁上縣信訪局說你不會評價,讓你把短信發給他,你剛才應該收到一個信息,就是有一串的數字,你把這個數字發給我就行,我轉發給縣信訪局,你現在要申請復查復核要向縣里申請,我把復查復核辦公室電話發給你,你給他打電話確定一下,你先把你那個收到的信息內容轉發給我…..”

  掛了電話后,老實本份的我隨即就把手機里收到的信訪部門發來的驗證碼短信轉發給了魯口鎮政府信訪辦。

  2019年7月17日,魯口鎮政府信訪辦再次來電話第二次索要驗證碼。

  魯口鎮政府信訪辦在電話中說:“我們需要你那個驗證碼,要登記,你第一次上訪我們已經給你處理過了,你現在不是申請復查復核嘛,下一步就是縣里面對這件事情進行復查復核,現在就是要求你把那幾個驗證碼發給我。”

  我說:“昨天不是已經發給你了嗎。”

  魯口鎮政府信訪辦說:“你昨天發的那個不對,電腦一登記顯示錯誤的。你現在把幾個驗證碼都給我,我把它傳到上面去,然后下午就要進行復查了,你想要復核復查你就要把驗證碼發給我、配合我們的工作….”

  我不知道魯口鎮政府信訪辦兩次索要驗證碼的真實目的是什么?但很明顯的是,潁上縣信訪局頭一天電話通知復查復核申請不予受理,緊接著第二天、第三天,連著兩天魯口鎮政府信訪辦就來電話索要結案驗證碼。潁上縣信訪局和魯口鎮政府信訪辦是在唱搭臺戲給上訪群眾看嗎?

  無可奈何!逼著我在上訪路上往前走……

  2019年7月19日,我向阜陽市信訪局寄出反映材料、復查申請。

  2019年7月30日,我給阜陽市信訪局辦公室打電話詢問是否收到復查申請等材料,阜陽市信訪局告知已收到材料,并轉給了相關辦信科室,具體辦理情況要向科室打電話2260338了解。

  7月30日,我撥打了阜陽市信訪局辦公室提供的科室電話2260338,接電話的同志說沒看到我的反映材料,又詳細詢問了我反映的情況,并說會向魯口鎮信訪辦打電話再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2019年8月5日,村書記打電話通知說,鎮上領導讓我回去談話,針對我反映的問題當面商談處理。

  2019年8月9日,我請了假,從上?;氐紧斂阪?,在鎮政府一間辦公室見到了鎮、村領導,他們向我讀了一遍6月20日我已收到的魯口鎮人民政府“關于朱全山信訪事項的處理意見書”。然后問我是否滿意。說實話,當時我很無語,我都針對這個“處理意見書”向潁上縣、阜陽市兩級政府申請復查,我還能滿意嗎?我要是滿意,會有這次談話嗎?讓我從上海趕回安徽潁上縣就是為了給我讀這份兩個月前我就已經收到了的“處理意見書”嗎?很明顯,魯口鎮、村領導讓我回去談話是走過場、走形式,好交差。

  2019年8月14日,我撥打了阜陽市信訪局辦公室提供的科室電話,反饋了魯口鎮通知我回去談話的情況,接電話的領導說,他再打電話了解一下。

  2019年9月10日,我再次撥打阜陽市信訪局辦公室提供的科室電話,接電話的領導說他再打電話了解一下,并問魯口鎮有我電話沒有,我說有。

  2019年9月16日,我再次打阜陽市信訪局科室電話,這一次,接電話的領導讓我打復查復核辦公室的電話2290889詢問。我隨后給阜陽市復查復核辦公室打電話,接電話的同志說沒有收到我申請材料,我只能再次給其寄了我的申請材料。

  2019年9月25日,我再次給阜陽市復查復核辦公室打電話,詢問我寄的申請材料收到了沒,接電話的楊姓領導說剛收到。楊領導說:“你的房子被強拆,完全可以去起訴,現在的情況是你的住房已經被強拆了,你不在信訪事項復查復核受理范圍。你要求魯口鎮政府復耕復綠,你要到法院去告他……”

  拆除違建、復耕復綠要農民去打官司?難道我們阜陽與國家法律法規及全國各地都與眾不同?

  我既無奈又無助,自己的合法權益在朗朗乾坤之下被侵害卻無處說理。無奈的我只能在這條上訪路繼續走……

  2019年10月7日,我向安徽省信訪局寄了反映材料,同時在安徽省信訪局網上信訪窗口投遞了反映內容。

  2019年10月10日,魯口鎮信訪辦給我打電話說:“你在網上信訪的信訪件,就不受理了,以前已經給你處理過了,現在打電話就是告知你一下,不受理了……”

  終點又回到原點……

  或許,一件事例并不能體現全貌,但也足以管中窺豹可見一斑了。

  如此走過場、走形式,浪費人力、財力、物力。我地信訪部門干部們拿出一點責任心、拿出一點擔當來處理群眾反映的問題,真的就那么難嗎?

  我家房屋宅基地、耕地七畝多先后被魯口鎮政府與惡勢力團伙以新農村建設為名強拆強占建房,還因拒絕賣房賣地而被惡勢力毆打受傷住院(公安派出所有報案記錄),我請求我地政府部門依法對被違法侵占的耕地進行復耕復綠并歸還我家耕地、依法處理違法犯罪人員并督促賠償等,如此簡單明了、事實清楚、于法有據的事情,為啥一推二拖三踢?為啥久拖不決?……要養家糊口的群眾哪經得起這連環折騰?

  我鎮領導們口口聲聲說“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把你的問題合理的解決掉,各個部門都協助解決,國家的政策一切為人民、心系人民,都是為人民服務,一些歷史問題,逐步在改善逐步在解這個問題,我們配合信訪部門盡快的解決好你的訴求……”。這話說的比唱的都好聽,我聽著也真的很感動!但讓人悲憤的是這好聽的話都停留在紙上談兵,光說不做!當面說一套、背后做一套,純屬對黨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我地領導干部如此作風,問題怎會不上交?如此作風,群眾怎會不上訪?如此作風,怎會不成為“反面典型”?

  幾個月前,阜陽市因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突出問題被中央在全黨通報。我省也隨之進入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模式。當前,從我親身經歷來看,阜陽市、潁上縣形式主義、不作為頑疾似乎根深蒂固,依然困擾著我們當地民眾、苦不堪言、反映問題得不到解決。我地一些干部不作為、懶政怠政、形式主義的行為,導致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群眾被迫繼續走在上訪之路上。

  夜深人靜之時,總會被上訪維權的艱辛困擾而徹夜難眠,我在思考,我偌大的安徽信訪系統如此多人員,每級信訪部門都設有無數科室、人員眾多,而群眾反映的問題卻沒有一個人帶著責任、用心的去解決,僅是天天都在琢磨同一件事:如何把上訪群眾繞走!信訪的套路,浪費的是國家財力。既然不辦事,何必在崗?在這轉來轉去中,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情越來越多,“越級”上訪的人越來越多,最后地方就這樣把上訪群眾都交給了京城。。。

  以上反映情況句句屬實,如有不實,我朱全山(身份證掃描如下)承擔所有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與本網站無責。

反映投訴舉報人:朱全山

2019年11月10日

  相關閱讀>>>

  安徽副省級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被中央點名全國通報

  安徽省委開展“三個以案”警示教育增強主題教育針對性實效性

  阜陽市潁上縣魯口鎮村民反映“地頭蛇”強占村民房屋財產、耕地建房銷售 相關部門視而不見 放縱違法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闻喜配资 五分彩万位的破解方法 河南22选5除五走势图 黑龙江体彩11选五查询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_百家乐软件 吉林快3专家推荐号码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期 江苏十一选五的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