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全國首例“凍卵”案背后:政策法規滯后 不開口子

發布時間:2019-12-26  來源:央視網-第一財經  字體大小[ ]

   原標題:全國首例“凍卵”案背后:政策法規滯后,不開口子特別審慎

  現在馬上趕緊生,還是以后將來有條件生?這是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人們才會面臨的復雜選擇。

  12月23日10時,全國首例因“冷凍卵子”而引發的一般人格權糾紛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案件緣起于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拒絕為31歲的單身徐女士提供“凍卵”服務。

  徐女士聲稱,醫生經過檢查后證明自己的卵子是健康的,不過以單身女性不得接受凍卵為由拒絕對其予以凍卵,要求其自己生育。

  跟徐女士訴諸法律不同,45歲的投行女合伙人馬麗(化名)選擇到境外去“凍卵”,她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近期希望成行。

  跨境“凍卵”成為替代方案

  徐女士以侵害一般人格權將北京婦產醫院告上法庭。今年9月,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受理了這起全國首例因“冷凍卵子”而引發的一般人格權糾紛案。

  不過醫院發言人明確表示,凍卵技術只能在符合政府相關法律法規的前提下使用。

  該案預計將持續數月,不過在社交網絡上已經引起熱議。

民政部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單身人口已突破2億。圖為在婚博會上咨詢的年輕人。(新華社資料圖)

民政部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單身人口已突破2億。圖為在婚博會上咨詢的年輕人。(新華社資料圖)

  多數網友支持徐女士為單身女性爭取生育權的做法。徐女士在聽證后表示:“在法庭上,我并不認為只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像我這樣的眾多單身女性。”

  有律師表示,徐女士雖然勝訴的幾率很小,但是她的勇氣可嘉,將為法律政策的進步做出貢獻。

  所謂“凍卵”,就是冷凍卵子,從母體里把卵子取出來冷凍保存,這樣可以阻止卵子隨著人體衰老而質量降低,可以等到自己想生育的時再取出來使用。

  凍卵技術的發展也是近十年開始加速的。直到2012年前,凍卵在美國還只是一項實驗性技術,沒有完全向臨床放開。2012年,在玻璃冷凍技術成熟后,女性選擇冷凍卵子的數量有明顯上升的趨勢。數據顯示,2009年美國凍卵女性的數量僅為475人,2015年達到6207人。根據美國輔助生殖技術協會估算,2018年可能高達78000人。

  凍卵技術一經普及,很快就在中國引起反響。早在2013年,中國女演員徐靜蕾就宣布自己凍了9枚卵子,并稱之為“后悔藥”。當年,39歲的徐靜蕾在美國進行了凍卵,不過她表示凍卵的代價很高。

  在泰國,凍卵的費用大約10萬元人民幣,而在美國這一費用要高達20萬元。這還不包括保存卵子的費用。據介紹,單顆卵子一年的保存費用約幾百元人民幣,一般取卵數量為10枚左右,一年光保存費就要數千元人民幣。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目前只有具有一定經濟基礎,能夠擔負海外差旅并支付相關費用的女性,才能真正享受到凍卵技術帶來的福利。

  馬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自己近期希望去美國進行凍卵,并且已經接洽了相關的機構,不過她稱這一決定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父母對其的壓力。“我母親一直擔心我年齡越大生孩子越困難,現在去凍也是為了給將來留一條后路。”

  馬麗還告訴第一財經,她身邊也有很多年齡相仿的朋友有這個打算。

  不過工作繁忙的馬麗表示,即便是凍卵也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我不想因此丟失客戶,所以必須提前很久把工作都安排好。”馬麗表示。

  也有公司把凍卵作為女性員工的福利。去年,攜程宣布將在公司內部拓寬生育基金的內容與使用范圍,為中高級女性管理者提供10萬元至200萬元不等的費用,以及不超過7天的帶薪休假,使她們能享有凍卵等高科技輔助生育福利。

  在歐美或亞洲發達國家,政府法規和具體執行情況也各有不同。

  美國、加拿大均未為此設置法律紅線。蘋果和臉書(Facebook)早在2014年就宣布,女性員工若凍卵,公司最高可以為其報銷2萬美元的費用。

  在德國,沒有任何法律條文禁止單身女性冷凍卵子,但是醫生協會的章程要求只能對異性夫妻提供人工生殖技術服務。

  在鄰國日本,為了提高生育率,日本政府采取了鼓勵女性凍卵的政策,比如千葉縣和東京附近的浦安市已經提出公費補助女性凍卵。日本生殖醫學學會對健康女性冷凍卵子表示贊同,并發布了相關指南。

  由于地理優勢,日本也成為我國女性凍卵的首選地。已經有專門針對女性凍卵的服務機構出現,一般僅需赴日兩次就能完成。首次行程為前期綜合檢查,制定促排方案和取卵階段日程,并口服調整藥物,僅需停留2~3天,但價格高達3萬元人民幣;第二次赴日進行采卵和冷凍卵子,停留時間約兩周,花費人民幣8萬~10萬元,根據取卵數量不同略有差異。

  政策法規還停滯在十余年前

  技術已成熟,但政策跟不上,這是阻止很多先進技術惠及于人的主要原因。

  在我國,并沒有專門規范人工生殖技術的法律。早在1993年,原衛生部部長陳敏章在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長第五次會議上所作的《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優生保健法〉的說明》中指出,“制定有關法律的條件還不成熟,因此建議由衛生行政部門先行制定人工生殖技術管理辦法”。

  目前的輔助生殖相關技術仍然由這些近20年前的部門規章進行規范,而沒有直接的法律規定。

  2001年2月,原衛生部發布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下稱《辦法》),2003年10月又發布了《衛生部關于修訂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與人類精子庫相關技術規范、基本標準和倫理原則的通知》。

  單身女性是否具有冷凍卵子的權利?這背后更加深層次問題其實是單身女性是否擁有生育權。

 

在西安一家醫院,護士觀察早產寶寶身體狀況。新華社資料圖

  中國已經有地方注意到單身女性有生育訴求的個案,并準備在立法層面予以規范。此前有一位天津的未婚女性向吉林省全體全國人大代表都寄去了一封掛號信,希望吉林人大代表能提出“立法確認單身女性生育權”的議案,令《吉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關于單身女性生育權的規定在全國實施。

  2002年,吉林省出臺地方性法規《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二十八條明文規定,“達到法定婚齡決定不再結婚并無子女的婦女,可以采取合法的醫學輔助生育技術手段生育一個子女。”

  但一些法律界人士認為,吉林省制定的該條例有越位之嫌。也就是說,吉林省的地方條例與主管部門的規章(即《辦法》)相互矛盾。

  上海紐邁律師事務所方正宇律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吉林省的相關規定在這起案件中并不適用,畢竟是地方性法規。而且在涉及到上位法和下位法產生沖突的情況下,歷來就是采取不了了之的態度,很少會直接宣布一項立法的內容無效。在實踐中,吉林就是采取實際不批準的方式,不執行這條存在爭議的條款。”

  2017年12月,原國家衛計委曾對單身女性生育權的相關問題進行答復。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顯示,原國家衛計委曾回應稱,我國相關法律未否認單身女性的生育權,并注意到個別地區結合實際制定了有關規定。原國家衛計委表示,下一步,將會同有關部門廣泛深入調查,加強研究論證,密切關注“冷凍卵子”等技術發展,積極做好可行性研究,審慎推進臨床應用,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切實保障單身女性的合法權益。

  方正宇律師認為,婚姻制度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明確親子確定性的情況下,兩個人用一種法律形式,來共同撫養孩子,實現傳承,而現在既然科技水平已經能夠準確地完成親子鑒定,那么女性的生育就沒有必要以婚姻為前提,婚姻自然也不該成為女性能否享有生育權的條件。

  在日本,全年新生兒人數跌破90萬人,這是1899年以來第一次。日本厚生勞動省24日數據顯示,今年日本國內出生人數僅為86.4萬人,比去年減少5.92%。

  中國民政部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單身成年人口已經超過2億,獨居成年人口超過7700萬。在中國大城市,單身潮已是事實,低出生率也在迫近。單身女性能否獲得平等的生育權,隨著時間推移顯得愈加舉足輕重。

中國法治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