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河北男子為保護妹妹打死妹夫羈押三年改判無罪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鳳凰網-新京報  字體大小[ ]

   原標題:河北男子為保護妹妹打死妹夫羈押3年改判無罪 獲賠32萬

  據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消息,2019年12月24日,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就賠償請求人田豐申請國家賠償一案作出國家賠償決定,決定賠償田豐人身自由損害賠償金人民幣270444.64元;在侵權行為影響范圍內為田豐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支付田豐精神損害撫慰金人民幣5萬元。本決定已依法于2019年12月29日送達田豐。

  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原二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田豐有期徒刑三年,判決生效后,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28日作出(2019)冀06刑申11號再審決定,決定該案由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2019年7月26日,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6刑再5號刑事裁定,裁定:一、撤銷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冀06刑終592號刑事判決書及保定市徐水區人民法院(2018)冀0609刑初60號刑事判決書;二、發回保定市徐水區人民法院重新審判。重新審理過程中,保定市徐水區人民檢察院以田豐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為由,于2019年8月22日要求撤回起訴,保定市徐水區人民法院予以準許。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規定,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作為該案賠償義務機關,對田豐因無罪羈押造成的損失予以賠償。結合田豐被羈押856天的法律事實,按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日平均工資標準315.94元作出賠償其人身自由損害賠償金270444.64元的決定;田豐因無罪被羈押,精神受到損害,決定為其在侵權行為影響范圍內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綜合考量該案侵權情形及損害后果等因素并結合本地生活水平,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5萬元。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河北男子田豐因保護妹妹打死妹夫被判故意殺人罪,后經再審改判為正當防衛被無罪釋放,于今年8月23日獲釋。10月21日,田豐委托律師向保定市徐水區檢察院申請77萬元國家賠償。

  早前報道:哥哥保護妹妹打死妹夫被判故意殺人 再審認定正當防衛無罪釋放

  2017年4月19日深夜,因為瑣事,河北省保定市男子趙某(化名)與妻子田某(化名)發生爭執。爭執的地點,位于田某哥哥田豐的家中。

  爭執中,趙某取出一把尖刀,刺向田某腹部;田豐見狀,舉起一把鐵鍬上前制止,雙方發生沖突。沖突過程中,趙某被打成重傷,最終不治身亡。

  2018年7月,保定市徐水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田豐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但屬于防衛過當,判處有期徒刑6年;保定中院二審時,同樣認為田豐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但屬于防衛過當,判處有期徒刑3年。

  田豐提起申訴。2019年7月,保定中院再審作出刑事裁定,認為原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撤銷原判決,發回徐水區人民法院重審。

  近日,紅星新聞記者從田豐辯護律師、北京富力律師事務所律師殷清利處獲悉,2019年8月,徐水區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認為田豐為使家人人身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暴力侵害,對攜兇器傷人的趙某,采取制止暴力侵害的防衛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徐水區人民法院準許檢方撤訴。

 

↑圖據東方IC

  妹妹遭尖刀捅腹

  男子用鐵鍬打死妹夫

  據案件資料,2017年4月19日深夜,居住在保定徐水區的男子趙某因為家庭瑣事,與其妻子田某在電話中發生爭執。二人先后駕車來到保定市徐水區郝王莊村田豐(田某之兄)家的冷庫。

  趙某下車后,在田豐家院門前,再次與田某發生爭執。趙某從車上取下一把尖刀。田豐見狀,到院里拿出一把鐵鍬。

  之后,趙某、田某的沖突升級,兩人拉扯在一塊時,趙某持刀刺入田某腹部。

  田豐搶上前,用鐵鍬拍擊趙某頭部數下。打擊過程中,鐵鍬頭脫落,隨后,趙某、田某一起倒地,田豐又持鐵鍬拍擊趙某頭部數下。

  隨后,田豐將趙某手中尖刀奪走,掖至一旁,又持鐵鍬柄擊打趙某上體、下肢數下。

  田某起身后,田豐又拿起另一把鐵鍬,打算擊打趙某,被妹妹和母親攔下。隨后,田豐開車將妹妹送往醫院救治。

  2017年5月1日,事發十余天后,趙某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趙某符合特重度顱腦損傷繼發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田某損傷屬重傷二級。

  據案件資料,2017年4月20日,田豐電話報警,“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事后,田豐家屬賠償趙某家屬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撫養人生活費和精神損失費共30萬元,獲得了趙某家屬的諒解。

 

↑徐水區人民法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田豐有期徒刑6年

  兩次審判均認定防衛過當

  以故意殺人罪獲刑

  2018年7月,保定市徐水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田豐在制止他人進行不法侵害時,使用暴力連續擊打他人要害部位,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他人死亡的重大損害后果,其行為侵犯了他人的生命權利,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但屬于防衛過當。”

  “在刀被奪下之后,危險情形已經消失,不法侵害已經停止時,仍然暴力打擊被害人的上體和下肢,從被告人的行為看,其對自己行為的判斷失去了理性,對可能致被害人死亡的行為后果持放任態度……應屬于防衛過當的故意殺人行為。”一審判決書中稱。

  徐水區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田豐有期徒刑6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保定中院二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田豐有期徒刑3年

  2018年12月,保定中院作出二審判決,同樣認定田豐的防衛行為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系防衛過當,“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原審法院定性準確,審判程序合法。”

  保定中院同時認為,原判決“量刑不當”,因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田豐有期徒刑3年。

  田豐不服二審判決,向保定中院提起刑事申訴,認為自己的行為出于防衛目的,無論是開始對趙某的擊打,還是后來的奪刀、進一步擊打趙某肢體等行為,目的都是為了救出妹妹、脫離趙某控制。

 

↑保定中院作出刑事裁定,要求發回徐水區人民法院重審

  再審認定正當防衛

  檢方撤訴

  2019年5月,保定中院作出再審決定。紅星新聞記者獲取的《再審決定書》內容顯示,本案中,二審出庭公訴人意見為:案發前田豐無犯罪動機,在被害人捅刺田某后,連續擊打被害人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田豐及其辯護律師亦認為,田豐行為屬于正當防衛。

  “故檢察機關對田豐的犯罪指控已不存在,不構成‘訴’。二審在此情況下判被告人田豐構成犯罪并處以刑法錯誤。”2019年7月,保定中院再審作出刑事裁定,認為原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撤銷原判決,發回徐水區人民法院重審。

 

↑徐水區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

  2019年8月,徐水區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認為為田豐為使家人人身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暴力侵害,對攜兇器傷人的趙某,采取制止暴力侵害的防衛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在二審、再審程序中,保定市人民檢察院均發表‘田豐系正當防衛(系無罪)’的公訴意見,在市院意見明晰的情況之下,結合現階段‘于歡案、寶馬男案、淶源反殺案’等案例所呈現的司法理念,本案已無繼續指控的必要。”徐水區人民檢察院在《不起訴理由說明書》中稱。

 

↑徐水區人民法院準許檢方撤訴

  2019年8月22日,徐水區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準許徐水區人民檢察院撤訴。

  殷清利告訴紅星新聞記者,2019年8月23日晚,田豐從河北省冀中監獄釋放,回到了家中。

  紅星新聞記者 王劍強 李文滔

中國法制網摘編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