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布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推進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紀事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在“浙”里看見美麗中國
李克強:全面壓實責任,扎實做好防汛抗旱工作

重慶被砸高三女生父母:編藤椅供女兒讀書 悲痛但選擇原諒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鳳凰網-澎湃新聞  字體大小[ ]

   原標題:重慶被砸高三女生父母:編藤椅供女兒讀書 悲痛但選擇原諒

  12月30日,小雨的遺體將進行火化。

  12月24日晚,武漢男子李某從重慶市沙坪壩區三峽廣場煌華新紀元3號樓30樓跳下自殺,砸中過路的行人小雨和小欣,三人經搶救無效身亡。

  小雨的父親霍兵告訴澎湃新聞,他和妻子在浙江金華靠編織藤椅為生,攢的錢基本全給女兒交了學費。

  對于李某,霍兵選擇了原諒。29日下午,霍兵買了三束花,一束獻給女兒,一束獻給小欣,另一束獻給李某?;舯f:“就算他賠我一百萬、兩百萬,我的女兒能回來嗎?我愿意放下,未來的路還很長。”

 

12月29日下午,小雨的朋友前往事發現場獻花悼念。 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圖

  外出時遭遇不測

  如果沒有“平安夜”的那場意外,小雨將在第二天下午考完表演專業后,結束藝考并回校進行體檢。

  小雨是重慶市綦江區三江中學高三學生?;舯f,小雨出生于2001年2月,奶奶在給小雨上戶口時,報錯了時間,導致其身份證上的出生年份為2004年。

  今年夏天,小雨在廣電新藝堂教育培訓學校報了培訓班,備戰12月下旬舉行的重慶市2020年普通高等學校影視藝術類專業(表演、播音主持)統考考試。

  在廣電新藝堂教育培訓學校,小雨結識了比她小一歲、來自綦江中學的小欣,兩人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12月22日上午,小雨結束了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的考試。24日晚18時許,小雨在朋友圈發了一張自拍照,并配了一個可愛的表情。

  兩個多小時后,小雨和小欣走出備考租住的地方——沙坪壩三峽廣場煌華新紀元3號樓27-20房間,乘電梯下到一樓,出了3號樓入口后,小雨和小欣手拉手并排走著,有說有笑。

  災難也在此刻降臨。

  12月19日,31歲的武漢籍男子李某入住3號樓30-9房間(酒店公寓)。24日20時20分許,李某從房間的窗子外跳下,砸到了小雨和小欣,三人全部身亡。

  次日,警方發布通報,稱李某系自殺,排除刑事案件。

  那天,小雨穿了一條短裙,配了一條白色褲襪。

  父親:想讓孩子有最好的未來

  小雨的父母接到警方通知時已是深夜。

  兩口子徹夜未眠,托親友幫忙購買了最早的航班回到重慶。

  45歲的霍兵告訴澎湃新聞,他和妻子是“粗人”,這幾年在浙江金華的一家藤椅廠打工,靠雙手編織藤椅。

 

霍兵的手,因編織藤椅導致變形。

  霍兵說,為了盡可能地多掙些錢,兩人早上五六點鐘就上班了,一直干到晚上九點才下班。除了吃飯,期間沒多少休息時間。

  即便起早貪黑、雙手被藤條壓到變形,兩口子一個月一共才能掙六千到八千元左右。除了日常開銷外,兩人的工資都存起來給孩子交學費?;舯f:“我們兩口子文化不高,就是想讓孩子有最好的未來。”

  霍兵介紹,小雨是家中的獨生女。小雨讀小學和初中時,他在外面打工,妻子在家照顧孩子。小雨高一開始住校后,妻子也隨他出來打工。

  在父親眼中,小雨獨立、懂事?;舯f:“孩子喜歡跳舞,喜歡主持,雖然學藝術花的錢很多,只要孩子有這個興趣,我們做父母的肯定支持她。”

  小雨的表姐告訴記者,小雨練功很刻苦,腿都磕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小雨還憧憬著,畢業后能當少兒節目的主持人。如果當不了主持人,去培訓機構當個老師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就在小雨即將熬出頭,離自己夢想更近一步的時候,生命戛然而止。

  失去唯一的孩子,讓霍兵夫婦倆難以承受。

  朋友前往事發地悼念

  小雨的朋友圈和抖音上,大多是自拍照片或視頻,記錄著日常生活的點滴。12月8日,小雨上傳了自己的證件照與搞怪照的對比視頻,并配文道:“我準備好了我準備好了我準備好了。”證件照中,小雨梳著中分,五官精致。

 

小雨抖音上發的證件照。 受訪者供圖

  在小雨的抖音視頻中,還出現了一名留著短發的女生的身影。畫面中,兩人一起乘坐出租車、逛便利店。經小雨的同學證實,這名短發女生就是小欣。

  小雨的一件遺物也反映出了兩人之間的感情:她給自己和小欣分別畫了卡通畫,并稱小欣為“欣欣妹妹”。小雨制作了多張卡券,有早睡券、消氣券等,還標注了有效期。

  小雨的最后一條抖音停留在12月21日。在那條自拍視頻下,有網友評論說:“小天使一路走好”“很抱歉以這樣的方式認識你,一路走好,我的公主”“世事無常,再世快樂”。

  12月29日下午,重慶告別了連日的陰雨天氣。只可惜,陽光再也灑不到小雨身上。

  小雨的數名朋友拿著鮮花,前往小雨遇難的地方悼念。

  小魏說,她和小雨是同學。在小魏看來,小雨屬于熱心腸的人,與同學的關系融洽。兩年多來,她從未聽說過小雨和他人發生過摩擦。得知小雨遇難的消息,小魏一度不敢相信。

  小魏記得,小雨曾告訴她說,父母掙錢不容易,她學播音主持花了很多錢,她一定要考一所好大學。

  小魏介紹,藝考前學校會組織大集訓,但需要花費不少錢。小雨曾擔心家里拿不出錢交培訓費。小雨說那個時候父母都沒拿到工資,就連她(2019年)8月份的生活費都是其母借的。

  “她說有錢就去參加大集訓,沒錢就不強求。”小魏說,小雨想考中傳(中國傳媒大學),也曾因武大(武漢大學)的櫻花美麗想考武大。

  小魏說,小雨身體不夠靈活,為了準備才藝展示,上完晚自習就去舞蹈室練舞,有時候她都準備睡覺了,小雨還在舞蹈室練習。

 

小雨制作的卡片。

  家屬至今不知李某自殺原因

  澎湃新聞了解到,事發后,小欣和小雨的家屬被安置住在不同的地方。直到29日下午,雙方家長才一同前往27-20房間,取回兩人的遺物。此外,自殺男子李某的家屬既沒有前往殯儀館認領遺體,也沒有向小雨和小欣的家屬表達過歉意。

  “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李某為什么要跳樓,也不知道李某家里還有什么人。”小雨的表姐介紹,警方曾告訴他們已派人前往湖北進行調查。

  盡管如此,霍兵仍選擇了原諒。

  29日下午,霍兵買了三束花,一束獻給女兒,一束獻給小欣,另一束獻給李某?;舯f:“就算他賠我一百萬、兩百萬,我的女兒能回來嗎?我愿意放下,未來的路還很長。”

  霍兵說,家屬趕回來后,沙坪壩區政府安排工作人員為他們提供食宿、協調處理相關事宜,給予家屬充分的關心和幫助。“特別要感謝他們,幫助我們這一家人。”

  不過,讓家屬不解的是,廣電新藝堂培訓學校至今無人來看望家屬,也沒告訴他們小雨培訓及考試的相關情況。小雨的家屬說:“我們的要求也不過分,無非就是想要對方一個態度。”

 

事發現場,擺了不少市民獻上的花。

  法援律師:將前往武漢調查李某遺產狀況

  12月29日,李某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遠方親戚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李某的父親早年與妻子離異,李某是由其叔叔帶大的。

  12月29日下午,澎湃新聞記者前往李某戶籍所在地——武漢新洲某小區。記者多次按門鈴,無人應答。

  前述李某親戚介紹,李某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爺爺奶奶去世后,與其叔叔生活于此。

  對于李某跳樓一事,他表示并不知情,“很驚訝”。

  隨后,該親戚打電話給李某的叔叔。李某的叔叔在電話中稱,他已前往重慶。該親戚并未向記者透露其他情況,也未提供李某叔叔的電話。

  澎湃新聞獲悉,霍兵已委托重慶康渝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曄提供法律援助。

   陳曄告訴記者,自殺男子李某行為已經涉嫌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但鑒于其已經死亡,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將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但在民事責任上,李某的繼承人應在繼承的遺產范圍內予以賠償,如李某的繼承人放棄繼承的,該遺產應直接用于賠償。

  陳曄表示,其團隊下一步將前往武漢,調查李某的遺產狀況和繼承人身份情況,并根據實際情況考慮將酒店公寓的所有人或管理人追加為被告,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陳曄說,現實中很多的自殺者并沒有多少遺產可供執行,因而往往會出現路人無辜被砸死,既不能懲罰加害人,被砸身亡者家屬也無法獲得賠償的境地。

  陳曄表示:“事實上,國外早有被害人補償法,用于救濟刑事被害人的家庭,我國尚未立法,但政府可以考慮先以民政的方式救濟,以撫慰被害人的家庭。”

中國法制傳媒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