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給你最溫暖的擁抱
貫徹落實中央紀委四次全會精神 一體推進追逃防逃追贓
不同行業復工復產難癥結在哪? 李克強開會逐一解“結”

麻醉醫生隔空寫給父親的信沖上熱搜 平實語言講述醫者不易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鳳凰網-中國青年報  字體大小[ ]

   平實的語言,父子兩代醫生的隔空喊話,20年的成長與思考。

  近日,一則特殊的期刊論文刊登信息, “刷爆”了醫務工作者的朋友圈。

  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于26日在其官網以中文形式發布了一篇中國學者的文章——《給父親的一封信》。

 

  這是《柳葉刀》首次以全中文的形式,

  展現中國學者的論文。

  背后的故事令人動容......

  父親的突然去世讓他一夜長大

  據悉,《柳葉刀》于今年設立Wakley—Wu Lien The(伍連德)論文獎,旨在提供中國醫生表達自己的觀點和對醫療實踐的關注的渠道。該期刊共收到130份投稿,其中入圍論文12篇,以匿名形式由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投票小組進行評選,譚文斐的《給父親的一封信》就此脫穎而出。

  《柳葉刀》官網表示,此次收到的論文均較好地展現了中國當代醫生面臨的問題,描繪了大多數中國醫生在日常實踐中面臨的巨大壓力。


這封信中寫道,父親是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但在1974年和1993年,各發生了一次醫療事故:一位患者術后誤吸窒息、一位患者動脈瘤二次破裂,死在手術臺上。

  在這兩次事件中,出面解決糾紛的院長被人毆打,全院停止工作三天;

  另一次則導致全院停止手術一天,滿城風雨,他的父親也一夜之間雙鬢斑白,而當時已經擬好的副院長的任命也被收回。

  這些事情,讓當時還是高中生的譚文斐暗下決心,高考堅決不報醫學院。但“誰也無法抗拒命運的安排”,他最終還是成了一位麻醉醫師。

  據解放日報·上觀新聞報道,譚文斐其實原本是“文青”,懷揣著導演夢想,但父親的突然去世讓他一夜長大。

  《給父親的一封信》全文↓

  父親大人:

  您好!見信安。

  昨夜沈陽驚雷四起,暴雨如注,恰逢畢業20周年聚會,大學的朋友圈里20年前年輕的模樣已經模糊不清。我雖身在沈陽,不能參加聚會,但是許多陳年往事,就像傾盆的大雨注入流淌不息的渾河水,激起的不是漣漪,而是許多不能釋懷的回憶。

  1974年7月8日,您作為術者完成的胃大部切除手術,患者沒有完全清醒,誤吸窒息死亡;當時遵義市畢節專區醫院劉院長出面解決糾紛,被患者家屬毆打,全院停止工作三天。

  1993年1月16日,您作為術者完成的顱內動脈瘤夾閉術,患者麻醉拔管時嗆咳,血壓急劇上升,導致動脈瘤再次破裂,患者死在手術臺上;當時醫院主管副院長命令全院停止手術一天,滿城風雨,您一夜之間雙鬢斑白。

  這兩件事您并沒有正式和我深談過。1974年的事情是在我出生之前,但是每次您的大學同學聚會,都會有人不經意地提起,大多數時間他們也是為了回憶您年輕的時候手術技術超群。雖然一畢業就跟隨大連醫學院南遷,但是絲毫沒有影響您28歲就成為優秀的普外科術者完成各類手術;每每提到您28歲就完成胃大部切除術時,我都看到您黯然神傷,在一旁默默地苦笑著。

  1993年的事情我還記憶猶新,因為這件事情不僅對您的職業生涯產生了戲劇性的影響,擬好的副院長的任命件被收回了;而且這件事情讓我暗下決心,1994年高考,堅決不報醫學院。

  誰也無法抗拒命運的安排。

  1999年我本科畢業,分配到大連市第三人民醫院做麻醉醫生。

  2002年我考取沈陽中國醫科大學麻醉學專業研究生,畢業留校,從事臨床麻醉工作。

  2008年5月9日,我做完總住院沒有多長時間,作為夜班的領班醫生負責所有急診手術麻醉,責任與風險并存。

  夜班接班不久,骨科急診二開手術,頸間盤膨出切開內固定術后出血,壓迫氣道,同時患者四肢麻木的癥狀加重,需要緊急探查止血。麻醉誘導后,患者通氣困難,脈搏氧飽和度報警的聲音由高亢變為低沉,患者的面容由蒼白變為青紫,氣道壓力持續走高,我遇到了麻醉醫生職業生涯中最不愿意面對的尷尬境地:患者無法插管,無法通氣!

  眼見心率走低,馬上心跳驟停,三個麻醉醫生已經啟動緊急預案,準備環甲膜切開通氣;我仔細檢查了一遍麻醉機,發現是通氣螺紋管路的問題,改為呼吸球輔助通氣后,患者轉危為安。

  手術結束后,在更衣室里,術者黯然神傷,默默地苦笑,像極了您大學同學聚會時的樣子;我在一旁默默地流淚,術者看到了安慰我說,不是成功了嗎,怎么哭了,我說,沒事,想我爸了。

  2012年2月15日,我剛剛從美國留學回來半年,輪轉婦科麻醉。

  負責麻醉的病人是本院職工的母親,80歲,診斷是卵巢巨大囊腫,擬行開腹探查術?;颊呔哂谐D甑墓谛牟〔∈?,所以當天我的所有注意力都是保證患者的血流動力學穩定。

  老奶奶進手術室后,心臟麻醉的功底提示自己,建立有創動脈監測,很順利就完成了。老奶奶說,昨天一夜未眠,肚子脹得厲害;看看她巨大的腫瘤,如同六月懷胎,我安慰她,一會兒麻醉后可以好好睡一覺了。老奶奶還是抱怨肚子脹。我有些不耐煩,示意助手準備麻醉誘導。

  鎮靜藥物剛剛推注一半,老奶奶突然開始噴射性嘔吐。原來,巨大的腫瘤壓迫,術前一天的食物全部淤積在胃腸道,常規要求的8小時禁食水時間對她是遠遠不夠的。緊急搶救,反復吸引,氣管插管,再次吸引氣道;雖然搶救很及時,但是當天老奶奶還是送到重癥監護室,恢復了兩天,平安出院了。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可以回到1974年,仔細研究那個胃大部切除患者的病歷。雖然您一直強調是返流誤吸造成患者死亡,但是從麻醉醫生的專業角度,我更懷疑是硬膜外麻醉復合過量的鎮靜藥物造成的患者呼吸抑制,因為1974年縣醫院里能實施全麻的麻醉醫生還是很少的。

  我還可以回到1993年,當然要帶上現在才有的強效阿片類藥物瑞芬太尼,掌握好藥物劑量,患者帶著氣管導管可以睜眼睛,握手,而沒有嗆咳??赡苁虑榫蜁徍?,看不到您做醫生受到的委屈和自責,我可能會欣然報考醫學院,因為麻醉技術的進步,會冰釋很多我們父子隔閡。

  命運的指揮棒始終在我們父子職業舞臺上熠熠閃光。

  1977年,您下鄉到畢節大方縣雙山區醫院做外科醫生,每天做完手術,夕陽西下,術后康復的患者陪您在河邊聊天喝茶;2016年,我主動申請援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城地區民風淳樸,每天手術麻醉結束,我都會到小河邊走走,想象著您1977年的樣子,耳邊是您的教誨,做醫生,要解除疾病,造?;颊?。

  最難忘的其實還是1998年5月3日,您在彌留之際,把我叫到身邊,對我說,雖然爸爸知道你不愿意做醫生,但是,畢業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還是做麻醉醫生吧,外科醫生離不開麻醉醫生,麻醉工作風險高,沒有人愿意從事,你是我的兒子,我希望你能勇挑重擔。

  今年是我從事麻醉工作20年,愿您安息。

  兒:文斐敬上

  2019年7月24日

  譚文斐:

  父親和我的故事一直在我心里

  據公開資料顯示,如今的譚文斐是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麻醉科副主任、中國醫師協會麻醉學分會青年委員、中組部第8批援疆干部人才。

  譚文斐在接受采訪時說,從想清楚題目到寫完一共只花了1個小時,因為“父親和我的故事一直在我心里”。

  12月5日,譚文斐接到《柳葉刀》的電子郵件,通知他獲獎。“挺高興,但并沒有特別大的情緒波動吧。”他說。等到文章正式刊登,“我也感覺還好,也還是上了一整天的班嘛。”譚文斐笑著說。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譚文斐還說:“只是我15歲的兒子知道這件事情后非常高興,今天告訴我,他也想當醫生,給我嚇到了。其實我不希望他當醫生的,太辛苦了,但他現在對醫生這個職業很感興趣。”

 

  對于近年來,傷醫事件引發廣泛關注,譚文斐說:“老百姓對待醫生和面對死亡的看法需要轉變,救死扶傷是醫生的本職工作,但我們不是神仙,無法讓人起死回生,大家應該尊重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

  譚文斐希望大家看到這篇文章后,可以更加了解醫生面臨的種種壓力,也希望鼓勵工作在一線的醫生同行繼續秉承著救死扶傷的信念認真工作。

  這一消息很快引發熱議,話題#麻醉醫生隔空寫信給父親#一度沖上微博熱搜:

  不少網友評論,淚目刷屏......

 

  一封家書情,

  兩代行醫人。

  父子二人以醫唯命,

  字里行間,

  有兩代醫生的艱辛和堅守!

  致敬!

中國傳媒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