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舉案說法|離婚協議約定財產給子女,能否行使撤銷權

發布時間:2020-04-28  來源:中國法制新聞網  字體大小[ ]

  

  張某與白某原為夫妻關系,后協議離婚,雙方婚后所生一子為甲。離婚協議中約定,夫妻共同所有但登記在張某名下的涉案商品房一套歸男方張某和兒子甲各半所有,男方須與離婚后一周內在房產證上加上兒子的名字。后張某拒絕將房屋產權過戶至兒子甲名下,白某遂向法院提起訴訟(甲作為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要求張某按離婚協議之約定將房屋登記為張某與甲共同所有。

  此案開庭時張某抗辯稱,其在離婚協議中關于將甲登記成為涉案房屋共有人的約定屬于無償贈與,故根據《合同法》第186條之規定,其有權行使任意撤銷權,撤銷該贈與約定,故要求駁回甲的訴求。

  

  白某將財產給予甲的行為是具有人身屬性的關于夫妻財產處分或分割協議,并非《合同法》上所規定的贈與合同。離婚財產分割的目的在于促成雙方當事人協議離婚,與夫妻雙方的身份關系密不可分,其中給予子女財產的約定也與解除婚姻關系、子女撫養權的歸屬、債務的清償等條款密切相關,這些具有明顯的人身屬性的條款互相牽制,不能單獨割裂來看。在本案中,該約定與離婚協議應為部分與整體的關系,離婚協議一旦成立即為生效,而不能將財產給予子女的約定單獨割裂出來進行定性。故法院對張某的抗辯不予認可。

  婚姻作為一個組織體,具有內部關系和外部關系,在通常情況下,婚姻法調整婚姻內部關系,即夫妻之間的關系;財產法調整婚姻外部關系,即夫妻與第三人之間的關系,也就是夫妻以共同財產與第三人交易時的關系,此時才有財產法調整的空間。而本案雖然涉及到第三人,但是該第三人系雙方的未成年子女,同樣屬于婚姻家庭關系中的成員之一,并且未成年子女“受贈”財產的同時也伴隨著父母之間就子女撫養及其他財產的分配約定,兩者之間實際形成了對價關系,該約定與離婚協議是一個整體,而不能割裂開來,所以判斷該財產處分約定的效力也應在親屬法上找到依據。(楊帆)

中國法制新聞網責任編輯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江苏竞彩e球彩走势图 汉游天下棋牌手机游 …? 贵航股份股票 下载血战麻将 股票基本面分析 棋牌游戏中心? 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单机离线捕鱼达人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五 黑龙江22选5开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