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點滴愛心匯成河:網上慈善,不必再盯著大款

發布時間:2015-01-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字體大小[ ]

  動動手指,不消一分鐘,捐款完成。掌上募捐已成為新的慈善方式。網絡與慈善的混搭,迸發出驚人的力量。網絡慈善利用互聯網的無邊界、傳播廣,你十塊我二十,聚沙成塔,更大限度匯聚救助力量。

  原標題:網上慈善,不必再盯著大款(民生調查·關注網絡慈善(上))

  動動手指不費事 百八十元不嫌少 點滴愛心匯成河

  網上慈善,不必再盯著大款(民生調查·關注網絡慈善(上))

  本報記者 劉 念

制圖:張芳曼

核心閱讀

動動手指,不消一分鐘,捐款完成。掌上募捐已成為新的慈善方式。

網絡與慈善的混搭,迸發出驚人的力量。網絡慈善利用互聯網的無邊界、傳播廣,你十塊我二十,聚沙成塔,更大限度匯聚救助力量。

個人或組織發起、公募支持方認領、網站推廣,這種模式在保證公開、誠信的同時,也通過隨手轉發,調動、激發起身邊的正能量。

從今天起,本版推出網絡慈善系列報道,以饗讀者。

網上做慈善,高效又方便。

1月4日,中國扶貧基金會接手新年首個慈善項目:4歲男童普普(化名)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躺在千里之外,急需8000元的手術費。

1月6日,“八千元救先心病兒”項目上線。1月8日,錢募齊了。1月9日,普普順利地進行了手術。

湊齊這8000塊,不是靠哪個大款或老板出手,而是騰訊公益樂捐平臺發起項目,把孩子的情況與需求,傳達給眾多微信用戶,他們通過便利的支付方式,你10元,我8元,湊齊的。

比起8000塊,還有更多的。本報之前通過網上募捐,為遼寧見義勇為少年張鑫垚湊齊了多達20萬元的善款,只用了短短6天。

就這樣,只需動動指尖的手機募捐,降低了公眾參與慈善的門檻,改變了傳統慈善模式。

信用有保證,支付有渠道,監督能跟上

當網絡,尤其是移動互聯網遇上慈善,對后者來說,可謂是如虎添翼。

以救助普普為例。主要步驟有三。第一,上網發起項目。北京彩虹橋慈善基金會的張昀,在騰訊公益樂捐平臺上,發起了“堅強的彝族小男孩”項目。事實上,只要提供身份、資質的證明,個人與組織,均可擔任募捐項目的發起方/執行方。

第二,項目要等待公募支持方的認領、審核。公募支持方,均為在騰訊公益注冊過的具有公募資質的機構,以公募型基金會為主。“彝族男孩”項目就是被中國扶貧基金會認領下來的。

第三,項目上線后,微信用戶點開微信錢包中的騰訊公益板塊,就可以查看項目詳情,想捐款,點“我要捐款”進行微信支付,還能分享到朋友圈,邀好友一起捐。手指一動,善款捐出。

這,就是掌上募捐的基本模式。有具備公募資質的基金會等機構,進行信用背書,讓人捐得放心;有網絡公益平臺,提供便捷的支付渠道,不必因為額度小、銀行遠而卻步,讓人捐得省心;想知道錢花哪兒了?還能在網上及時查看動態,讓人捐得舒心。

“這個世界的改變,不能只靠少數人的大努力,還要靠多數人的微付出。”騰訊公益產品運營總監孫懿認為,“這就是掌上募捐的理念”。

騰訊基金會副秘書長李玉霄介紹,目前,在騰訊公益注冊的公募機構有50多家,每天遞交申請的項目在30個左右。2014年,共有1018個項目借助掌上募捐,募得善款超過1億元。

“項目審核分三步。”中國扶貧基金會項目合作部項目主管介紹,“一看發起方、受助方是否具有資質、證明;二看內容是否合乎法規、公序良俗;三看項目預算是否合理。這三步下來,審核通過率約在80%左右。”

李玉霄表示,騰訊公益上各基金會認領的項目,審核通過率在50%以上,“沒出現過經審核的項目因造假而被叫停的情況。”

根據不同項目的情況,中國扶貧基金會設立了不同響應機制。比如“彝族男孩”項目,其響應機制為二級,即通過微信朋友圈、電腦端騰訊公益樂捐平臺進行推薦。響應機制最高可達四級,將追加新浪微公益、支付寶等基金會可用的全部渠道。

社會不缺溫情,掌上募捐調動身邊正能量

像“彝族男孩”這樣的項目,騰訊公益樂捐平臺上有上千個。每個項目的籌款額度,少則數千,多則數十萬。這些錢誰在管?怎么用?咋監督?

第一道關,必須是公募基金會。“所有善款首先進入基金會唯一指定的賬戶,并錄入基金會財務系統。”中國扶貧基金會項目合作部主任助理王毅說,“根據票據、緩急,將善款逐次撥付。”

2014年6月24日,北川抗震英雄沈遠奎,不慎墜入沸水鍋。中國扶貧基金會得到線索后,聯合了綿陽市青年社會組織服務中心、綿陽晚報等多家機構,在騰訊公益樂捐平臺發起掌上募捐。僅僅一夜,40萬元的籌款目標就已經過半,但募捐卻戛然關閉——沈遠奎因傷重不幸去世。“有網友說,自己捐的錢是救命用的,人已過世,就該退款。”王毅說。

王毅等基金會工作人員,與家屬、發起方等共同商量善款用途。最后,決定建立遺屬遺孤的贍養與成長基金。然后,中國扶貧基金會、發起方連發4則公告,對協商情況進行說明,同時開放了退款渠道,但“沒有一個網友要求退款”。

“有人說社會冷漠,沒有愛心。但一個個掌上募捐項目卻說明,社會并不缺溫情。”王毅說,“關鍵還是看怎么做,怎么把正能量調動起來。”

一年間,手機募捐者占比從三成增至八成

掌上募捐,早在蘆山地震后就開始出現了。

2013年4月19日,成都的一些慈善工作者建立了“成都公益圈”微信群。次日,發生了蘆山地震。兩個月后,重建工作啟動。群里一位同仁,見仁加村還缺一間志愿者宿舍和社工活動室,便在微信群發起掌上募捐。僅過兩天,6000元的籌款目標即告達成,兩間板房有了著落。

作為那次募捐的執行人,王毅感慨:“我們開始意識到,移動端與公益結合,將煥發巨大的活力。”

2014年初,微信支付在微信紅包的助推之下興起,掌上募捐的能量也由此被進一步激活。“掌上募捐,既可信,又易行,適應了公眾的心理和習慣。”中國扶貧基金會項目合作部項目主管丁潔說,“我們從網絡平臺了解到,2013年蘆山地震,手機捐款者占三成;2014年魯甸地震,手機捐款者占八成。”

借助掌上募捐,中國扶貧基金會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績:2014年,基金會在騰訊公益樂捐平臺共支持項目149個,籌款近1600萬元。

李玉霄介紹,樂捐平臺上的項目,由個人、草根組織、公募型組織發起的,分別占35%、20%、45%左右。“今后的致力方向,一是要擴大個人、草根組織的參與空間;二是要進一步開發‘一起捐’這樣的互動功能,讓正能量可以人際傳遞,產生連鎖效應。”

《 人民日報 》( 2015年01月13日 15 版)

中國公民全民新聞網摘編伍開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计划 甘肃新11选五所有号码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 云南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36选7开奖结果黑龙江 一分快三走势图app 金来源配资 北京体彩11选5走势图 2018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山东11选5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