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關于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論述選編出版
堅定信心 打贏兩場硬仗——代表委員寄語兩會
兩會前夕這場特殊的發布會透露這八個關鍵信息

白恩培被曝“怕媳婦” 周永康曾讓其照顧周濱

發布時間:2015-01-14  來源:鳳凰網-第一財經日報  字體大小[ ]

  1月13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信息稱,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云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據知情人介紹,白恩培很多貪腐和違法違紀行為的發生源于其妻張慧清。因為白恩培“怕媳婦”的名聲早已在外,而在青海由服務員出身的張慧清,到云南后迅速升為正廳級的云南電網公司黨組書記。

白恩培關系圖

資料圖:白恩培

  原標題:白恩培“兩宗罪”:礦業尋租和土地開發

  張流常

  1月13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信息稱,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云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經查,白恩培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從這則消息的字面意思看,白恩培涉嫌受賄罪。綜觀白恩培在云南主政10年的經歷,其涉嫌貪腐尋租的主要內容,應該在礦產和土地開發兩方面。

  禍起其妻

  據知情人介紹,白恩培很多貪腐和違法違紀行為的發生源于其妻張慧清。因為白恩培“怕媳婦”的名聲早已在外,而在青海由服務員出身的張慧清,到云南后迅速升為正廳級的云南電網公司黨組書記。

  云南省政協原副主席楊維駿告訴本報記者,在白恩培到任云南一年多的時間后,即有署名“倒白委員會”的舉報信舉報白恩培違法亂紀。隨后云南省成立專案組,對此事進行查辦。因為舉報信使用了云南省委的信箋紙,很多省委干部遭到調查。最終,一名處長因此獲刑十余年。

  此外,楊維駿還從有關信源處獲悉,云南一家民營公司,曾在白恩培女兒滿月期間被張慧清索巨額“紅包”。該公司老板未滿足這一要求,遂以集資詐騙罪名遭到調查,之后被判處無期徒刑。

  另有舉報資料表明,在昆明市委原書記張田欣曾主政的文山州都龍錫礦亦出現了張慧清的身影。其曾致電有關部門,照顧一家大型礦產企業加入對獨龍錫礦的利益分割。

  第一宗罪:礦業改制尋租

  白恩培在本世紀之初主推云南國有企業改制,其中礦業改制為之后的云南亂局埋下諸多伏筆。主要涉及都龍錫礦、蘭坪鉛鋅礦和云錫集團。

  2014年11月25日,云錫集團原董事長雷毅在云南保山中院受審,罪名為受賄罪。據公訴機關指控,其在云錫集團的配股增發、股權收購和轉讓、礦山勞務承包、房地產開發等業務中收受、索取了十余人近3000萬元財物。

  而從雷毅履歷中可見,其職務不斷升遷之時,正是白恩培主政云南期間。雷毅擔任省政府副秘書長期間,跟隨原副省長孔垂柱與白恩培交往甚密。到白恩培調離云南之前,雷毅被安排到在云南礦業中舉足輕重的云錫集團做“一把手”。

  知情人表示,雷毅與白恩培之間存在很多利益輸送。

  雷毅曾經參與的都龍錫礦改制,在早年,由白恩培主推,張田欣密切配合。其中,多重貪腐尋租線索指向了白恩培。這一礦山的改制更是張田欣落馬的重要原因。

  蘭坪縣鉛鋅礦賤賣,曾遭到楊維駿舉報,主要內容是白恩培在其中有貪腐行為。

  2000年前后,按照白恩培的指示,以四川商人劉漢所控制公司為第二大股東的宏達集團,順利收購了蘭坪鉛鋅礦。宏達集團當時以1.53億元收購了上述礦業60%的股權,而該礦開發之初,經云南有關部門測評,價值在1000億元左右。

  劉漢的背后有周永康的支持,多家媒體已公開披露這一信息。而周永康之子周濱與云南礦業有不可分割的利益關聯。本報曾獨家報道,權威信源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周永康甚至曾致電白恩培,讓其照顧周濱。

  第二宗罪:土地開發

  白恩培主政云南后所推行的第一戰略“大”字當先。其中,“大昆明”發展思路的主要內容就是要建成“一湖四片”“一主四輔”的城市格局。

  之后,不僅出現了“大昆明”,全省也隨之高唱“大”字,諸如“大大理”“大曲靖”“大紅河”。而一系列非法侵占農田、非法拆遷事件相繼出現。最著名的是昆明福海社區拆遷而引發的“公上訪”事件。

  楊維駿說,當時多名失地農民要求政府出具拆遷和征地手續無果后,幾十次上訪,均被置之不理。他無奈調用了云南省政協的一輛公車,帶村民到省政協和國土資源部門上訪。

  昆明原市委書記張田欣任職期間,延續了“大”字戰略,其主導開發的“古滇王國項目”,違規征用了大量耕地甚至是基本農田,并引發了晉寧縣的大規模“警民對抗”事件(詳見2014年7月14日本報《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被查或涉土地案》一文)。

  據知情人介紹,在云南諸多土地開發的項目中,都直接或間接地出現過白恩培的身影。而其中具體的利益輸送關系有待司法機關進一步調查和公布。

  延伸閱讀:

  早前一財網起底白恩培:

  白恩培涉周永康案 奢華住所曾遭舉報

  從政三十年,自陜北“將軍縣”“書記縣”清澗縣走出,做過柴油機廠和卷煙廠廠長,歷任內蒙古、青海和云南主要領導,不足40歲便成為中央候補委員的白恩培,在2014年8月29日,被宣布了其仕途的終結。

  這一天晚間18時左右,中紀委監察部網站上,連續登發了三名省部級官員被調查的新聞,其中云南省原省委書記、十二屆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現任副主任委員白恩培名列其中,因其“涉嫌嚴重違法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截至目前,云南省已經有三名副部級以上官員被查或被處分,分別為白恩培、原副省長沈培平和昆明原市委書記張田欣。此外,還有云南省原副省長孔垂柱因患艾滋病而自殺。

  白恩培被查,坊間傳言已久。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了解,白恩培事發前被舉報的主要內容涉及礦產、土地、項目工程、違法人事安排等問題。

  可靠信源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白恩培被調查過程中曾交代,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和調任中央后,曾致電他,希望他能夠對與周永康之子周濱關系密切的蘭坪縣鉛鋅礦收購項目給予關照。該礦產后被以劉漢為主要利益代表的宏達股份以超低價格收購。

  與蘇榮、蔣潔敏任職交叉

  即將迎來其68歲生日的白恩培,1946年9月出生于陜西省的清澗縣袁家溝村。

  清澗縣為關中要地。該縣雖為國家級貧困縣,但在新中國的歷史上赫赫有名。

  白恩培出生的袁家溝村,毛澤東曾居住于此,并在這里寫下了著名的《沁園春·雪》。

  除了培養了戰爭時期的60余名將軍而得名“將軍縣”外,清澗及附近地區的白氏宗族還在新中國成立后走出了多位省委書記,其中包括山東原省委第一書記白如冰、江西原省委第一書記白棟材、福建原省委書記白治民以及白恩培和其他省部級高官。

  據報道,白恩培與后升任中組部副部長并曾任中紀委委員的白治民(已于2007年病逝),為嫡親侄叔關系。

  白恩培也是其祖籍中第一位“落馬”的高官。

  19歲,白恩培就讀于西北工業大學航海設備與自動控制系。畢業后,他并沒有從事所學專業,而是進入陜西軍區農場進行鍛煉。

  之后,從延安柴油機廠車間調度員做起,成為該廠廠長和延安卷煙廠廠長。

  37歲時,白恩培正式步入仕途,成為延安地委副書記。再過兩年后,升任延安地委書記并成為中央候補委員。

  1990年至1997年,白恩培調任內蒙古自治區常委、組織部部長、區委副書記等職務。

  但直到青海后方成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1997年至2001年,白恩培先后擔任青海省委副書記、省長、省委書記、兼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等職務。

  這一期間,在白恩培調出青海之前,涉嫌犯罪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的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中石油原掌門人蔣潔敏,從非常委的青海省副省長,進入省委常委。

  2000年前后,白恩培和蔣潔敏曾一起考察青海省西礦公司,而當時西礦公司的負責人則為已因涉嫌受賄而進入司法程序的西寧市原市委書記毛小兵。

  在2001年白恩培調任云南省委書記后,其青海省委書記繼任者為正在接受組織調查的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

  蘇榮在白恩培之后,也曾與蔣潔敏一起在2003年考察過毛小兵負責的西礦公司。

  再過幾年,毛小兵成為西寧市市長和市委書記。

  知情人表示,其中關系可謂錯綜復雜。

  主推“大云南”

  2000年是云南經濟發展歷史上最不好過的幾年,此間,該省在全國GDP排名中,已經連續兩次倒數第一。

  55歲的白恩培臨危受命,2001年,從大西北的青海省委書記調任大西南的云南省。他之后主政云南十余年,試圖讓這個落后省份走出困境。

  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云南采訪期間從權威渠道獲知,白恩培主政云南后所推行的第一戰略“大”字當先。

  首先云南省政府一位中層領導提出了“大昆明”的發展思路。這一思路幾經輾轉,為白恩培所賞識后,迅速在昆明推開。之后這一思路逐漸成為云南“大城市運動”的雛形。

  “大昆明”發展思路的主要內容就是要建成“一湖四片”“一主四輔”的城市格局。

  在白恩培主持下,省委省政府組織了聯席會議,決定開展“大昆明”戰略。按照這一戰略部署,昆明市委市政府等四套班子辦公樓和大中專院校全部要集中搬遷到新建區域。

  正當白恩培興致勃勃地推行這一發展云南的戰略時,卻意外地遭到了當地一名老干部、云南省政協原副主席楊維駿的反對。

  楊維駿告訴本報記者,他反對的理由有兩點:一,不應當以黨委政府聯席會議的形式召開會議并決定,因為中央早已三令五申,黨政要分開;二,“大”字當先的戰略未經過科學論證,未履行法律規定的程序,屬于盲目開發建設。

  在楊維駿的堅持下,昆明市規劃部門等政府機構召開了兩次論證會。但楊維駿仍然認為,論證會存在很大瑕疵,沒有科學、公正論證。楊維駿甚至專門撰文批評白恩培的戰略,認為不能人為造城,要尊重城市發展規律。

  但楊維駿的建議并未引起白恩培的重視。

  之后,不僅出現了“大昆明”,全省也隨之高唱“大”字,諸如“大大理”“大曲靖”“大紅河”。而一系列非法侵占農田、非法拆遷事件相繼出現。

  其中,最著名的事件是因為昆明福海社區拆遷而引發的“公車上訪”事件。

  當年,因為“大昆明”戰略,位于該市西山區福海社區的韓家灣村被納入拆遷范圍。

  楊維駿說,當時多名失地農民要求政府出具拆遷和征地手續無果后,幾十次上訪,但均被置之不理。無耐,他調用了省政協的一輛公車,帶領村民省政協和國土資源部門。

  隨后,省政協老干部處的兩位負責人來到楊維駿家中,質疑他用公車帶農民上訪違反規定。“哪條規定不允許我這么做?”在楊維駿的這一質問下,上述負責人無言以對。

  雖然之后省國土資源廳有關負責人承諾對上述事件進行調查,但最終也未能給出明確結論。

  昆明原市委書記張田欣任職期間,延續了“大”字戰略,其主導開發的“古滇王國項目”,違規征用了大量耕地甚至是基本農田,并引發了晉寧縣的大規模“警民對抗”事件。

  上述事件,亦是楊維駿多年來持續舉報白恩培的主要材料之一。

  據知情人介紹,在白恩培主推云南大開發戰略后,國內很多房地產商躍躍欲試。

  其中,以黃如論為董事局主席的世紀金源集團在云南斬獲頗豐。

  公開資料顯示,2004年,世紀金源集團捐資1400萬元支持云南省教育事業;2005年,捐資人民幣1400萬元給予云南省教育事業與云南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作為教育基金和人口獎勵基金。

  對于世紀金源集團在云南的慈善項目,白恩培多次高度贊賞或直接作出批示。

  除了慈善項目,世紀金源集團在昆明的主要房地產項目是當地著名的世紀城。2009年的騰沖國際旅游度假村項目開盤,之后西雙版納的“版納濱江果園山莊”項目落地,都成為世紀金源在云南的驕人成績。

  據昆明市商務局網站2010年的消息,世紀金源集團在云南的主要開發領域是縣級城市和旅游地產的開發。

  除了世紀金源集團外,國內及云南本地的很多房地產開發商的項目也風起云涌,諸如未來城、華僑城以及石林等地的大型旅游地產項目都是在這一期間開始投建。

  目前,尚無證據表明白恩培與有關房地產投資商有利益輸送關系,但楊維駿表示,據他了解,白恩培及其妻家屬肯定有從部分房地產項目中非法獲利的情形。

  云南關系網一角

  云南省被查處的省部級官員中,原副省長沈培平是第一個。

  與沈培平關系最為密切的則是已因為艾滋病而去世的云南原副省長、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孔垂柱。

  在孔垂柱于地方任職期間,沈培平多年擔任孔的大秘。直到孔升任副省長時,仍不忘記將沈培平提拔到省政府副秘書長的位置,以為其進一步升遷鋪路。

  孔垂柱在白恩培主政云南前,一直在廳級官員的級別上徘徊。

  在白恩培調任云南省委書記不久,2003年,孔垂柱才得以升遷,成為副省長。

  從公開報道可見,白孔二人關系甚為密切。白恩培多次會議和外出調研、考察過程中,除了省委秘書長之外,隨同人員排在之后的經??梢娍状怪拿?。

  沈培平在被調任省政府副秘書長不久后,即被外放到原普洱市為市長,在白恩培離任云南前不久成為該市市委書記。這為其進一步被提拔為副省長奠定了基礎。

  知情人士表示,僅憑孔垂柱副省長的權限,沈培平是無法順利實現這種仕途格局的,而若被外放為地方大員,非白恩培同意和支持不可。

  此外,昆明原市委書記張田欣與白恩培的關系如何呢?

  張田欣從文山州書記的崗位上,被提拔為副省級的省委宣傳部長,知情人認為,受益于白恩培,因此二人關系可能比較密切。

  但楊維駿回憶說,在一次春節團拜會上,張田欣在明知楊維駿持續舉報白恩培的情況下,曾向其耳語:“我也是農民出身,我支持您!”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楊維駿后來得知,在地方工作多年的張田欣對當時宣傳部長的這一職位并不滿意,心有怨言。“他與白恩培并非真正的嫡系。”

  奢華住所曾遭舉報

  白恩培主政云南后,其住所問題也曾沸沸揚揚。

  在云南省委大院里,有一棟小樓,本來居住著當地幾位副省級官員及家屬。

  白恩培在看中這一小樓后,其他領導被迫搬家。隨后,該樓開始翻蓋重建,但建好后不久,再次被推倒重來二次翻建。

  楊維駿表示,省委省政府大院里,不止一人表示,上述小樓被二次重建的原因是,比白恩培小十幾歲的妻子張慧清不滿意。

  小樓在二次重建后,奢華程度已經嚴重超出一名省委書記的居住標準,樓內家具全部為意大利進口。

  這一嚴重超標舉動,遭到云南省監察廳一位領導的舉報。隨之,社會輿論沸沸揚揚。

  事后,云南省委一位負責人給出解釋,樓內家具和樓體翻建費用是白恩培自己出資幾十萬元完成。

  此事最終不了了之。

  張慧清是白恩培的第二任妻子,目前任職云南電網公司黨組書記、副董事長。

  新華網云南頻道8月15日消息,張慧清當天率領公司黨風廉政建設對照檢查月活動檢查組到昆明供電局,對該局黨風廉政建設進行調研檢查。

  據楊維駿介紹,據他多年來的了解,白恩培和張慧清相識于青海。

  在青海之時,張慧清并沒有擔任政府或國有企業的高管,默默無聞。

  但隨白恩培來到云南后,進入云南電網公司,同時還有一個社會兼職。楊維駿說,張慧清早些年的年收入便有幾十萬元。

  張慧清工作的單位云南電網公司備受白恩培關照。

  在2008年,南方電網公司的一次抗冰保電的行動后,白恩培親自視察和慰問該公司,而張慧清也并未回避白恩培的會見,與其他公司領導一起參加。

  此舉也更為明顯地為張慧清在公司樹立了威信。

  張慧清在云南電網的高管職位,使得白恩培一直在云南飽受詬病。

  而云南省委省政府大院里很多人都清楚,白恩培“怕老婆”。

  或涉周永康案

  作為對白恩培最堅定舉報者之一的楊維駿的舉報事項中,還有一條備受關注的問題:白恩培曾參與賤賣蘭坪縣鉛鋅礦案。

  因涉嫌黑社會性質犯罪,目前已經被湖北省高級法院判處死刑、尚待最高法院死刑核準的四川商人劉漢,曾是收購蘭坪鉛鋅礦的主角。

  楊維駿所獲得的材料顯示,亞洲最大的鉛鋅礦蘭坪鉛鋅礦市值5000億元左右。

  若該礦被低價購買,其中利潤連城。

  當時生意已經風生水起的劉漢,便盯住了這一項目。

  2000年前后,劉漢想通過政商關系頗深的原上市公司珠峰摩托董事長何冰,結識云南高層。劉漢清楚,要想按照計劃購得蘭坪鉛鋅礦,非“拿下”云南“一把手”而不可得。

  2001年,白恩培調任云南后,劉漢與何冰一系列的公關工作剛剛開始不久,何冰便因為由中紀委查辦的一起走私罪而身陷囹圄。

  然而劉漢所儲備的另外一個重大社交關系,起到了更為關鍵的替補作用。

  在此之前,因為賠本收購四川九頂山旅游項目(詳見本報4月18日《周濱和他的小伙伴們》一文),結識了四川省委原書記、中央政法委原書記周永康之子周濱。

  楊維駿及另一不久前從云南省要職退休下來的高層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證實,白恩培曾向有關調查部門交代,為了蘭坪鉛鋅礦的順利交易,周永康曾親自致電他,希望照顧劉漢等人購買行為。

  劉漢等人至此開始與白恩培密切交往,甚至成為座上賓。

  劉漢等人在收購該項目之初,曾遭到云南冶金集團原董事長陳智的極力反對,陳智為此曾上書白恩培等主要領導,但他并不知道這一收購行為背后的復雜背景。其反對的意見,如泥牛入海。

  有了白恩培的指示,以劉漢所控制公司為第二大股東的宏達集團,順利完成了收購事項。

  公開資料顯示,宏達集團當時以1.53億元收購了上述礦業60%的股權。即使不按楊維駿材料顯示額5000億元價值估算,據云南媒體公開報道,該礦開發之初,當時經云南有關部門測評,價值也在1000億元左右。

  白恩培在這一收購行為中所非法獲利情況,必將隨著對其調查的進一步深入而明確。

  白恩培此次被宣布調查表明,中央反腐圖譜中,再次完成了重要一個步驟。

中國全民法制法治新聞網摘編亓淦玉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發表感言: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更換。
温州人赚钱36计有声小说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下载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云南11选5规律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喜乐彩开奖第2019051710 福建11选5遗漏 快乐双彩中奖规则及奖金 18号七乐彩 快3大小单双技巧 体育彩票排列三平台